魔欲风流

      他想起来了,进入这个洞窟之前,介绍中说的很清楚,泥沼鳄好像守护者什么。

      自己竟然忘了找宝贝了,简直不可原谅,对不起自己的拼搏,对不起自己流的血。

      走出移动堡垒,看着已经被烤干的泥沼,呆了呆,拍了拍脑袋,真当是自作孽不可活。

      随手拿出杀猪刀,没办法了,干吧。根据这些怪物藏东西的地方,不是角落就是巢穴。

      强健的体魄加上锋利的杀猪刀,挖起来倒是不满,不过看着这个洞穴的空间,好像工程量不小。

      苦着脸,泥土翻飞中有一个拿着刀不断刨地的苦哈哈。

      洞窟中央,一层薄土之下,一口银色宝箱亮瞎了陈风的眼睛,同时狠狠抽了自己一下,“谁说的不是角落就是巢穴!”

      等等,这儿不会是巢穴吧,那是不是白打了?

      冷静下来,看着眼前的银色宝箱。

      白银宝箱:你真的走了狗屎运,现在能够拿到白银宝箱,如果它不需要钥匙的话,你就发了。

      凑近一看,一把精致的锁挂在宝箱上,好吧,看来并不是欧皇。

      正要把宝箱收起来,一阵动静自头顶传来,心中微动,连忙将宝箱收入个人空间。

      随后,一声巨响,一个瘦弱的男子落在了地上,手中拿着一方罗盘,其上指针不停的转动着。

      “这位朋友,东西在你手里?”对方年纪不大的脸上却是留着标志性的八字胡,不过看似人畜无害的脸上,眼睛中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虽然一头雾水,但是大概率是知道和刚才的宝箱有关,“朋友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朋友,东西交出来,我转头便走。”

      李无心右手托着罗盘,眯着眼说到。

      洒然一笑“你说东西交出来,我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便是有,如何给你。”

      开玩笑,且不说对方是个什么东西,榜单第一挂的还是他陈风的小名,眼前这玩意儿说话不带眼睛的是干啥呢,舞舞喧喧?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便让你知道,我李无心的厉害。”

      说完,手中罗盘一转,

      顿时,一股危险的感觉自脚下传来,不敢大意,瞬步使出,整个人瞬间移动,反向自称李无心的男子杀去。

      见陈风轻易避开了他的攻击,反而向他杀来,顿时脸色一变,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随后不知使了什么法决,自己竟然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陈风一拳打爆了留下的人影脑袋时,自己方才站立的地方。一道暗黑色的气流才冲破地面,这样的威力,足以对他造成伤害了。

      不过,他在这道攻击中却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这,好像与他周身的三道煞气有些相似,不过却又完全不同。

      轰爆了这道人影的头颅才发现,这哪里是人,斑斑尸迹,乌黑的爪子,苍白的皮肤,与那书中的行尸一般无二。

      这才几天,连僵尸都搞出来了,文明的传承当真深不可测,就是不知道这是它地窟中得到的法门还是原来世界传承的。

      小心戒备着,很明显,对这样诡异的存在,他保持着足够的戒心。

      后方劲风传来,转身的同时手中杀猪刀向后砍去,一头行尸被一刀两断,失去了气息。

      “你只有这点儿手段吗,这也敢学人打劫?真不怕丢了你祖宗的脸面。”他在赌,如果是地窟世界之前传承的法门这样的人对自己的传承,祖先,是相当敬重的,只要对方露出马脚,他有信心第一时间干掉对方。

      可未曾等来对方乱马脚,一头浑身紫色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紫僵!”心头大震,若是说行尸普通人还能对付,那紫僵已经属于超凡力量了。

      尸体初步异变,是为行尸,只依靠本能,惧怕糯米,阳光,童子尿,鸡血,黑狗血等。

      百年进化为紫僵,力大无穷,刀抢难伤,糯米,童子尿已经无用,黑狗血,鸡血效果甚微,铜钱剑,雷法,墨斗,才能对付,除了无法在阳光下行走,紫僵已经相当强大了。

      千年为黑僵,一身黑煞气,不惧阳光,此刻只有道法,佛法,雷法,符法,灵木桃木剑等才能对付。

      万年为毛僵,浑身长满长矛,非大神通不可对付,已经初步脱离五行。

      毛僵后为飞僵,飞天遁地,摘星拿月,不过等闲,彻底脱离五行束缚。

      飞僵后为旱魃,不入阴阳五行,不受三界六道束缚,真正的大自在,大逍遥。

      不过,眼前的紫僵,还差的远。

      杀猪刀收起,他不确定杀猪刀是否能破开对方的防御。

      双手呈爪状,向紫僵攻去,至于尸毒?抱歉,我龙血炼体,龙鳞护身,这样的至刚至阳之物,天生就是还未脱离五行阴阳的阴邪之物的克星。

      龙爪手配合着瞬步,一招接一招的向紫僵攻去,每一爪,都在紫僵身体上留下硕大的灼烧痕迹,紫僵只能无能狂怒。

      “这就不行了?我还没用力呢!”

      一句吐槽飘过,随后,劲力运转,双爪直接抓向紫僵,两个硕大的窟窿出现在紫僵胸膛。

      不过,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并未消失,他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能跳出三界六道,五行阴阳的存在,便是弱小时,不打爆它的头,也无法彻底击杀它。

      双手再次向紫僵头颅打去,这一次,紫僵却是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没入一处角落。

      “忍不住了?我还以为你能拖下去呢。”

      随后,瞬步接连使出,再不给他机会,右手提着李无心的后颈,只要他敢有异动,自己顷刻便能扭断他的脖子。

      “现在,我问,你答,说错一句,或者我觉得你说谎,下场你自己知道。”冷酷的声音不蕴含丝毫感情。

      虽说是末世,但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便动手杀人夺宝,末世前也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欺负起来可丝毫没有压力。

      “叫什么?

      怎么找到这个洞窟的,看你的样子是直奔这个洞窟来的,为了什么东西,交代清楚!

      刚才的手段哪里来的?

      手上的罗盘是什么?

      如何隐身的?

      那只紫僵哪来的?”

      没有丝毫可怜,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