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全彩吸乳怀孕漫画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用来形容如今的芈系那是半分不差。

      军备泄露,盘点缺失,这件事情没有哪一国能够允许。臣子贪财贪权,这对于王者而言还能忍受,但是私藏军备,染指兵权,这就不是贪了,而是反!

      在这一点上,别说损了一个廷尉,若是能让芈系安然渡过这一道坎,再大的损失都是必须的。

      堂上,子楚看着冯去疾欣然领命,冰冷漠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廷尉,城卫军,内史,御史,咸阳令,少史……

      如今城卫军已收归王权,廷尉也已换上了冯去疾,内史本就是王族一脉,少史也同样忠于王族,朝中重臣王族已占大半,朝局基本上稳定,再有什么动荡,也好处置了……

      “冯去疾!”子楚想着,开始准备下一步动作。

      “臣在!”冯去疾当即拱手遥对。

      “军备一事,乃军国大事,更是前线将士征战沙场的凭仗,本王绝不允许被别有用心之人染指!”子楚寒声道:“故此,此番赵使所用之军备弩机,以及那些扰乱我咸阳安宁的猖獗黑衣人,廷尉定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这话,子楚说得很重,也很冰冷,让朝中一些臣子的心里顿生寒意。

      “臣,谨遵王命!”冯去疾郑重其声,双眼灼烁闪光,铿锵有力。

      “蒙老将军!”子楚点头,又朝着蒙骜说道:“城卫军维系都城安宁,此一事上也要与廷尉府多方联系,共同整治,争取尽快将这些可疑人等揪出来,以儆效尤!”

      “喏!”蒙骜的回复利落响亮,更显军人铁血之风气。

      蒙骜旁边的芈系一方,此时各自脸上都带些不自在。子楚这一套组合拳,打得是谁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可是清楚归清楚,要说不舒服那心里也是真不舒服,可要让芈系出面顶撞两句,没人有这个胆量。

      见芈系一副逆来顺受的“娇弱”模样,子楚满意地点头。

      “尔等可还有事务要议?”子楚扫了眼底下众臣,目光不经意间看了下吕不韦,眸光闪动,似有意味。

      这是,吕不韦出列,来到堂中,向子楚拱手说道:“王上,臣有一事想上禀王上!”

      见吕不韦出列,芈宸眉头一皱,心里有些吃不准吕不韦要干什么。毕竟往日里两人的关系那叫一个水深火热,芈宸也怕此人趁机刁难芈系。

      “哦?上卿有话便说。”见吕不韦出列,子楚战术性后仰,坐得更安逸了些,挑着眉,满脸亲和的笑容。

      当即,吕不韦在一众朝臣的注视之下,正身坦然道:“启禀王上,当下诸国混战起,我秦国乃当世最强,却坐视旁观而无所动作,未免过于谨慎。臣有一策,可在此关头,助我大秦扫平东出之障,坐拥关险而拒敌,更可俯视中原之土,掌握出战之机!”

      这话一出,群臣当中隐隐有些骚动。

      熊启等楚系臣子,此时不约而同看向殿中的吕不韦,目光中戒备满满。

      赵使刚走,秦王更是发下那样的国书,楚系的心脏本已经都回肚,但是吕不韦这一番话,又让熊启把本都放回去的心再次给提了上来。

      不理会骚动的臣子,子楚眼睛放光,似乎被吕不韦这话勾起了兴趣,当即追问道:“上卿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当即,吕不韦正色道:“王上,如今魏楚燕赵齐五国皆卷入混战当中,我秦国虽可独善其身,不受战争影响。但若论起来,待五国伐战结束清算战损,秦国未参与其中,事后自然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如今赵齐对抗魏楚燕,不论最终哪一方伐战得胜,必能侵占敌国之土,强大自身,这对我秦国而言,不算善事。故此,但凡有诸国之争,我秦国必定要从中得利。如此此消彼长,方是我秦国自强之重!”

      “可此番大战的战场远离我秦国,我秦国纵然有心要插手其中,也难免掣肘于此,难有所获。若是攻伐魏楚,又难保不会受其拼死顽抗,若一时不慎陷入泥潭,届时脱身再难。”

      “况且,王上曾在旬日前以国书告诸列国,不会参与五国攻伐。若是失约,有损王上声誉。”

      “故此,臣日夜苦思,终于想到一策,可旁观五国攻伐,不参与其中也可获利无穷!”

      话到了关键处,殿内除了吕不韦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异音,所有人都在安静等候,等着吕不韦口中的策论。

      吕不韦喘了口气,眉目一肃,掷地有声:“那便是巧取、豪夺!”

      “……”芈宸斜过眼瞥了下吕不韦,满脸的无语。

      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吗?都这个时候了还大喘气?取啥夺啥一句话讲明了不就行了,非得卖关子。

      “上卿,这巧取豪夺之法,究竟有何深意啊?”好在,许是子楚也有些“急迫”了,忍不住问了句,吕不韦这才连忙讲说下去。

      “赵国如今分两路战线,李牧北上抗击燕国,廉颇南下阻挡魏楚,共整军五十万余,几乎已经动用赵国全部军力,再难顾及其他。”

      “而我秦国可借此机会,令王齕将军率长平守军荡平上党全境,开设郡府,统筹民众,彻底将上党郡融入我秦国之土。赵国疲于面对三国联军,自然无力再骚扰我秦国,等五国战罢,上党郡民早已入了我秦国籍册,赵王纵然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此为巧取!”

      说着,吕不韦自信一笑,紧跟着讲道:“至于豪夺~~”

      “天下诸国,唯有秦韩置身于五国大战之外。韩国弱小,不愿参与到五国纷争,却也不受诸国盟友庇护,孤家寡人,在我秦国面前,不值一提。”

      “如今五国战场交织,难以分力。我秦国大可整兵东出,攻占韩国成皋,彻底打通崤函出口,吞下韩国洛水以西全部土地,包括洛阳都将全入我秦国之手,东周将不复存在!我秦军可拒成皋地利而守,俯临三晋,窥伺中原,以备日后东出!!”

      “五国混战,天赐我秦国良机,得以一整上党全境,灭东周吞成皋,洛阳三十六邑沃土将尽归秦国,天下将不再有周朝天子,秦国发展将再无桎梏,王上将继昭襄王之后,再次将秦国推至又一个巅峰,一统天下指日可待!!这,便是豪夺!!”

      吕不韦纵情讲说,将这番雄图大抒于朝堂,言语中豪放霸气,灭周刮韩,无视五国征战之豪情,彻底点燃了秦人心中的炙炎。

      “好!好一个豪夺!!”子楚拍案而起,神情激动之下,身子都绷得笔直,双目更是凝神放光:“先祖灭西周,迁九鼎,而今我秦国再灭东周,周朝将不复存兮!大秦携两周之疆,日后也定要合天下之土!”

      过后,子楚看向台阶之下的吕不韦,大赞出声:“上卿不愧为我大秦之国柱!好一个巧取豪夺,此番若是功成,上卿功不可没!”

      此话一出,吕不韦顺势请命:“王上,臣愿亲率大军,伐韩灭周,为秦军日后东出,扫平障碍!”

      一旁,见吕不韦一个文弱臣子请命率军,芈宸立马沉不住心,欲要一争。

      韩国羸弱,天下公知。大秦锐士,虎狼难抵。秦国打单个韩国,那更是相当于爸爸打儿子,扫一眼过去韩国就得乖乖把屁股撅过来,呵斥一句韩国都颤栗不已,更别提反抗了。

      所以说,在这个关口打韩国,那就相当于白捡功劳,芈系岂能不争?

      “额……”芈宸刚一抬手张嘴,音儿还没发全,就被上面一声脆响打断。

      子楚本来都坐下了,一听到吕不韦自愿率军出征,忠心可鉴,再度拍案而起,还吓得芈宸一个哆嗦,盛赞道:“好!上卿为国而战,本王甚感欣慰。既然如此,此次伐韩就由上卿亲率秦军,伐韩灭周!”

      “……”见状,芈宸脸皮子一抽,乖乖闭上了嘴,伸出去的手也连忙缩回,吊着碧莲老实站好。

      芈系一众人等冷眼旁观,看着秦王与吕不韦旁若无人般的亲密互动,心里大概都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这功,看来已经内定了呀~~芈系臣子低头不语,牵扯到相对薄弱的兵争,芈系基本上没有话语权。

      堂上,子楚余光扫过,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嘴角微扬,一抹微不可察地笑容从脸上划过,转瞬间消弥。

      子楚看向吕不韦,问道:“上卿,此番出征,你需要多少兵力?”

      “回禀王上,八万大秦锐士足矣!”吕不韦自信一笑。

      这时,子楚看向蒙骜,出声询问道:“蒙老将军,何处可调这八万大军?”

      蒙骜听后连忙回道:“王上,前些日子欲与赵国互盟,已有十万大军整顿好了军备,在函谷关枕戈待发,随时可出征!”

      蒙骜此话一出,芈系都未有所反应,唯独熊启浑身一颤,眼睛蓦然大睁,目光涣散,惊骇莫名,周身甚至开始瑟瑟发抖,被心中的猜想镇住了心神。

      子楚今日上朝,这一系列所动,都像是提前准备好的一样。不论是替换廷尉,还是出兵伐韩,如此大事,几人在一言一语之间竟然毫无间歇,呼之即来,颇有演戏的感觉。

      更有吕不韦之请,芈宸连话都没来得及讲就被打断,子楚更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此请。既然伐韩吞周一事如此重要,若是没有事先商榷,秦王又岂会不假思索,当机立断就同意让从未带兵的吕不韦做统帅?

      王族,定然早就谋划了伐韩之事!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熊启坚定此想。

      “好!”子楚大悦,哈哈大笑:“哈哈哈~~!万事俱备,秦军东出将无可阻挡!”

      “既然大军已准备妥当,那上卿即日便赶赴函谷,趁五国交战来不及抽身,亲率函谷关八万大军迅速侵占成皋以西,固我秦国东出之路!”

      “臣,谨遵王命!”吕不韦高声回应子楚的号令,激动得面皮泛红。

      “王上,函谷有十万大军,上卿大人只用了八万,剩下两万让老臣率领吧,老臣为上卿大人压阵!!”一听要打仗了,蒙骜的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似的,急不可耐。

      虽然此事提前已商定好了,就由吕不韦带兵前往,但是蒙骜还是忍不住出声问了句。

      “我就光带兵转两圈,不打,就不会抢上卿的功劳了~~!”蒙骜心里打算得挺好。

      这时,旁边吕不韦笑着说道:“蒙老将军乃我大秦名将,这等关键时刻要是不让老将军参与,那可真是残忍啊!哈哈哈~~”

      此话一出,王族一脉顿时当堂哄笑,就连堂上的子楚,也都大笑不止。

      蒙骜虽然出声,但只要是吕不韦主帅,那就不影响大局,子楚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是以也只是打趣了蒙骜一番。

      看着脸皮有些泛红的蒙骜,子楚当即笑着说道:“老将军还真是心切战场,既然如此本王就应了老将军之请,让你去压阵!哈哈哈~~”

      此言一出,诸臣又是一片善意的哄笑。

      而芈系一方,此刻却与之显得格格不入。

      芈宸身后,熊启满脸忧心忡忡,艰难地睁开眼,目中尽是不安。

      自从赵使离开咸阳,直到这一刻,熊启才解开了心中的疑团,恍悟了一个惊天大局。

      赵使来前的咸阳风声,子楚前后的态度差异,十万大军的远赴函谷,还有嬴政的所作所为,这几件疑团重重却又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在今天朝议之时串联到了一起。

      熊启满心疲累,僵硬地仰头,看向堂上满脸愉悦的子楚,目中神光涣散,如一潭死水,毫无生气。

      子楚,根本就没有与赵国结盟之意!此前城内放出的流言,以及第一第二次朝议时对待赵使的态度,都是在做戏给芈系看!更准确地说,是做给楚系看的……

      芈系与赵使对立,子楚则趁机谋划伐韩之举,到最后芈系露了马脚,损了个廷尉,赵使也因此被踢出咸阳,秦国有了借口不干预五国混战,能让五国放心陷入战争。

      而对于王族而言,不论是内部朝局的变动,还是对外的伐韩灭周,都占尽了好处。

      这也就解释了,子楚在赵使入秦后的改变根本让人摸不着头脑,是因为这根本就是王族所设的局。

      还有嬴政,即便后儒一直都在合信酒楼的掌控之下,即便知道芈系刺杀赵使一事,但却自始至终只在一旁旁观,没有任何干涉,就是因为需要一个借口,万事俱备后将赵使赶出咸阳的借口。

      甚至后儒会来找自己提出灭口的说法,很有可能就是嬴政派人怂恿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引芈系入局。

      芈宸苦苦一叹,心中充满了无力:“这些天搜集的信息,再加上如今的事态,由此看来,阳泉君府中少的那一批弩箭,八九不离十是合信酒楼所为了……嬴政,子楚,呵呵~~芈系究竟招惹了怎样的存在……”

      熊启愣愣地看着堂上的子楚,突然感觉这个一直以来都了解甚深的秦王,像个从未见识过的陌生人。

      恰逢此时,子楚似是察觉到了熊启的目光,扭头看了过来,在见到熊启的目光之后,子楚眼睛一眯,意味深长地笑了。

      “嗡!!”子楚的诡异笑脸,在熊启看来阴寒入骨,高深莫测,似是为方才的内心猜想落了章,让熊启感到毛骨悚然,脑海陷入难言的混乱。

      熊启愣愣地低下头,魂不守舍,内心空荡寂寥,再也提不起一丝的心力。

      子楚和嬴政究竟如何设局,以及其中的详情,熊启已经不敢去想了。

      以往在所有人看来,芈系是秦国绝对的权贵,是连宗室都无可奈何的存在,凭借着宣太后以来的影响力,即便昭襄王驱四贵,统王权,但背靠历代太后、秦王,芈系依旧是秦国最大的士族,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这,也是所有芈系之人心中的骄傲。在秦国,芈系就是连秦王都不容忽视的存在!

      可是如今,熊启心中对芈系的信心,被一击而碎,再也难以恢复。

      秦王子楚,嫡公子嬴政,这两个人的笑如出一辙,都是那么得诡谲、幽冷,让人感到阴寒入骨。

      芈系家大业大,可是在这两人之下,却无所察觉地中了招,更是犯了致命的过错,露出了最为重要的底牌!

      如今事已定局,城卫军廷尉都归了子楚之手,还有这个吕不韦,等到伐韩归来,又会是王族的一位重臣!

      ——————————————————

      书友交流QQ群已建,群号202050294,欢迎各位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