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色

      江阳城,临江而建,四季如春,九省通衢,是一座商业氛围浓郁的城市。

      城北门外,官道旁,一个小小的打铁铺,炉火炽热,叮当之声不绝。

      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光着膀子,围着防火的油布,汗水挥洒的奋力敲打着。旁边一个老人左手颤颤巍巍的举着烟锅子,眯着眼,舒舒服服的吸了一口,然后满意的看了一眼少年,右手偷偷向着身后摸去。

      “老头,你要是再喝,手可就真废了。”

      少年头也没回的随口喊了一声,老人悻悻的收回了右手。配合之默契,显然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了。

      少年用钳子举起砧板上锻打的马蹄铁,转了几个角度看了看,满意的丢进旁边的水桶里淬火降温。

      “老头,这段时间是风云奇珍展的举行时间,往来客商比平日里多了数倍不止。光是给来往驮马更换马蹄铁,就能大赚一笔。待存下这笔钱,给你找回春阁的名医好好看看,你这手说不定还有治。但是崔大夫说你是喝酒烧坏了脑子,才落下这么个病根。你说你,那破玩意儿有什么喝的。天天还藏,零花钱都给你断了,也不知道你哪里弄来的?”

      老头倔强的一拧脖子。

      “那庸医懂个屁,病因都看不准。我是...我是先手抖,才要喝酒控制的。哼!有了钱就好好存着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回头让李婶给你看看,寻个婆娘才是正事。一帮庸医,你就别费劲了。”

      少年一脸的嫌弃。

      “病了就要看大夫,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是不是就打算这么病着,不便干活,赖上我一辈子了。”

      老人一口浓痰啐在地上,两眼一闭,装睡觉,再也不理少年。

      这时候,一个差不多年岁,黑壮的少年,一身粗布的衣服,急匆匆从城门内冲出,来到这个小小的铁匠铺前。人未到,就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黄烁,快!快!品剑阁招学徒了,你的机会来了!”

      打铁的少年眼中一亮,一把丢下手中的家伙,迎了出去。

      “大壮,真的么?这回有什么条件限制?”

      被称为大壮的少年急喘了两口,平复了一下一路跑来的喘息。

      “主家这回抄着了,风云奇珍会期间,结识了一个北边来的豪客,下了一笔大订单。不过任务重,时间短,主家这才紧急招募一批学徒,负责一些基础工作。只要有铁匠基础就行,不过...你要有准备,只拿赏钱,虽然开的不低,但是不签契约。任务完了,可能就留少量几个。”

      黄烁满不在乎的一挥手。

      “赏钱不低就行,是品剑阁就好。老头,我赚钱去了,你自己收拾一下先回去吧。”

      说着,手脚麻利的封了炉火,然后顺手抄起装钱的钱袋子。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扣扣索索的摸出几个大钱,放在老人身边。

      “品剑阁应该管饭,晚饭我就不回来吃了。这些钱你拿着买点吃的,但是...别买酒!”

      老人手微微一抬,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桌上的几个大钱就消失了。然后也不理黄烁,只顾自己吧嗒吧嗒的抽烟。

      黄烁也习惯了,没说什么,跟着大壮就一路小跑往城里奔。

      品剑阁他早就想去了,可惜作为江阳城最大的兵器制造商,品剑阁即便是招收学徒,都严而又严,只收身家清白的本地少年。黄烁是个外来户,还是个自己都说不清来历的外来户。之前尝试过一次,连初试都没过,就被刷下来了。

      黄烁对这个世界记忆只有两年,身为起点特产穿越者,他穿越之前只是一个过劳死的社畜。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眼睛一闭一睁,就躺在了一片血泊中。几十个死人,血流成河的场景,可是把他这个前世宅男吓的半死,小半年都没缓过来,一闭眼就做噩梦。

      跌跌撞撞在荒郊野外走了四五天,差点成了一个活活饿死的丢人穿越者,才终于在一座破庙遇到了老头。老头虽然落魄,但比他强多了,好歹饿不死。两人相互扶持,终于来到这江阳城,才安定下来。

      老头自称是个铁匠,也在城门外支起了个小小的铁匠铺,成了两人唯一的经济来源。但黄烁多少是有些不信的。倒不是他发现了老头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他的金手指。

      穿越了嘛,总要有点金手指的。也许是上一世一辈子打工,到死也没有什么晋升的机会。强烈的怨念就带来了这个有些不靠谱的系统,打工人福报系统。

      这个系统目前唯一的功能,就是在一处打工场所打够一定时限的工,就能随机抽取打工场所拥有者,也就是老板一项技能。

      这功能也许正对应了每次招出系统界面时必须默念的那句中二的启动语。

      不懈的打工人,终为老板。

      这两年来,黄烁唯一的打工地点自然只有他和老头的小铁匠铺了。而老头作为铁匠铺的原老板,早在一年前,身上技能就被黄烁抽干净了。

      但也就是这些技能,让黄烁对老头的过去,有了那么一丝怀疑。

      他现在拥有的技能包括,凡品锻造术(中级),凡品机关术(初级),精品锐器保养术(初级),精品金属锐器淬毒术(初级)。

      品级代表了这个技能的水准,等级则是需要黄烁自己锻炼,学到的只会是初级。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凡品的锻造术练到了中级,已经超出了老头的水平,起码是老头教他时展露出来的水平。自从大半年前,老头双手开始发抖,就再也没摸过锻锤了。

      黄烁怀疑老头是得了帕金森,作为来到这个世界唯一亲近的人,救了他命的人,也就当仁不让的负责起了对其的赡养。只不过老头会的这几个技能,组合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不过两人相依为命,也颇为有默契的相互不问来历。黄烁也只是闲暇的时候,忍不住猜一猜老头以前是干啥的。但也就是自己猜个乐,从未开口问过。

      也正是因为系统的原因,黄烁对这江阳城内最大的武器制造商品剑阁早已垂涎欲滴了。他馋的不光是品剑阁精妙的锻造技术,还有力量,超凡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