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加油站APP

      众人回到小民房,一夜无话,各自睡去,第二天清晨起来,沈洛书吩咐人送来早点,众人聚在桌前吃了起来。

      时北海边吃边对李太平说道:“今天要不要去鸿运赌坊看看?”

      李太平嘴里嚼着包子说道:“算了,是我先逗人家苗东城玩的,算扯平了,不计较了。”

      王凯问道:“什么事就扯平了,昨天晚上那阵势可是冲着我们的脑袋来的。”

      李太平又大口吸了一口粥说道:“盐的事,算是忽悠了苗东城把,你别管了,你和老毒物要的东西我可一件没少,什么时候有结果啊!”

      王凯不屑的说道:“那才花了几个钱,科研的事,谁知道什么时候有结果。”

      李太平被呛了一下大声说道:“妈的,那可是老子想用来装修,买家具的钱,都给你个死秃子了,要不是人家看上了南哥,我们到这会连张床都没有。”

      宁语山这个时候说话了:“胖子,要搞盐田就这两天吧,晚了等秃子那边设备弄好了,我没空招呼你了。”

      李太平翻了白眼说道:“行行,你们都是爷。”说完眼睛一转,把手里的包子一口吃完,站起来走到裴男南身边。

      “南哥,要不今天你跑一趟沈府,去叫沈洛书过来商量盐田的事,顺便和她说说,让她把我们的房子装修了吧,一事不烦二主了吧。”李太平一屁股挤开照可离,坐在裴男南身边,贱贱的说道。

      裴男南笑了笑,没理李太平,喝完碗里的稀饭,站起来拍拍李太平的肩膀走了。

      李太平见裴男南走了,站起来大声说:“要不我去,说是你的意思也可以啊。”

      裴男南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边走边举起手,对着李太平竖起中指,李太平切的一声:“老古董,没礼貌。”

      又看了看对面的叶凌风,笑嘻嘻的说道:“老兵,要不你。。。。。。。”

      叶凌风都没等他说完,站起身说道:“你们两个快点,今天跑步的数量要增加。”说完也朝门口走去,罗山林和时北海,三口两口吃完,跟了上去。

      李太平对着叶凌风的背影,也比划了一个中指,看着王凯又去盛稀饭,赶紧拿起碗,走过去说道:“秃子,你给老子留点,草,没了,谁他妈吃这么多。”

      裴男南来到医馆,抬头看着那块“蝉城县第一人民医院”的牌子,笑笑摇了摇头,走进了医馆,开始给病人看病。

      在将近中午,看完了第七个病人以后,裴男南听到外面有很大的喧哗声,于是站起身往外走去。

      只见医馆外面,七八个人在和医馆的大夫大声争论些什么,地上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裴男南走上前去问道:“出了什么事,地上的人怎么了,为何不抬进去医治?”

      一个大夫模样的人对裴男南说道:“裴先生,这人非说是昨天吃了我们的药,然后肚子痛了一个晚上,还拉稀。”

      裴男南一听,连忙要往前走,想去看看那个生病的人,那个大夫模样的人拉住裴男南说道:“裴先生,你别去,他们就是县里的一群混混,专门敲诈勒索。”

      裴男南说道:“不管是什么人,先看看病人再说。”说完挣脱那人,向前走去。

      来到几个人面前,裴男南说道:“你们先不要急,我来看看病人,不管是什么原因,先治病要紧。”说完就要往前走去帮地上那人把脉。

      一个壮汉拦住裴男南说道:“你们就是些骗钱坑人的大夫,还想坑我们,你们赔钱。”

      说完,一伙人开始起哄大喊:“庸医、庸医赔钱赔钱。”

      裴男南说笑笑说道:“行,我先看看他怎么了,也好知道赔多少不是?”

      那个壮汉见裴男南这样说,也就不好在阻拦,让他过去了。

      裴男南给那个正在呻吟不止的男人把了把脉,又摸了摸那人的额头,发现这个人没有任何异常,于是心中明白站起身来。

      见裴男南起身,那个壮汉问道:“怎么样,准备陪多少?”

      裴男南摇摇头,平静的说道:“这人脉象有力,平稳无异常,表明他没有病。”

      壮汉大怒喝道:“你个庸医,昨天还说的很严重骗我们的钱,今天看到我们来了就说没事,兄弟们把他的招牌砸了,让这个庸医滚出我们蝉城。”

      说完后面一个精瘦的汉子,轮着棍子就砸向医馆的一个大夫。

      裴男南挡在那个大夫身前,一手接住木棍说道:“我说了他什么事都没有,你们不要闹事,快快散开。”

      那个精瘦的汉子向把棍子抽回来,但是棍子被抓住怎么也抽不回来。

      旁边有冲出一个人,拿着锄头对着裴男南就抡了过来,裴男南微微侧身,让过锄头,那人扑了个空,人往前倒。

      裴男南一拉拿棍子的人,两个人便撞在一起,然后裴男南在一推,两人便往后倒,坐在了地上。

      壮汉勃然大怒,一个拳头就打了过来,裴男南手掌抓住拳头,往左边一扭,那个壮汉便转过身,裴男南在壮汉的屁股上一脚,装还也和前面两人一样,坐在地上。

      裴男南有点生气,语气严厉说道:“不要闹事,要不我不客气了。”

      三人站起来,知道不是裴男南的对手,壮汉用脚尖踢了踢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旁边一个妇人突然大声哭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说道:“你们害了我丈夫,还打人,大家来看啊,有没有天理啊。”

      旁边的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小女孩也开始哭的死去活来,一时间好不热闹。

      裴男南有些手足无错了,面对这样的妇女、老人、小孩,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几个人的哭声也越来越大,那个妇女站起来就要往裴男南的身上撞过去。

      一只肥手,按住撞过来女人的头,又一脚踢向那个女人的脚,女人失去重心一个狗啃泥摔在地上。

      然后走过去,对着大声哭泣的十多岁小女孩就是一个耳光,力气不大,但是还是把小女孩打蒙了,那个老太婆也被这个耳光给弄呆住了。

      见三个女人都不哭了,那个人站起来,走到那个装病的人的旁边,低头看着他,突然,那人抬起一脚对着地上的人的手指踩了上去。

      啊!一声嚎叫声,那人抬起头看着为首的壮汉,脚下还在不断的揉着那只手指。

      来人正是李太平,他要去沈府,路过医馆,来打个招呼,被他看见了这一幕,心里愤怒的想“行啊,苗三爷,给脸不要。”于是走上前去,有了刚才那一幕。

      李太平对着围观的人说道:“有病看病,没病都给我该干什么,干什么,之前在县衙门口还没打够你们吗?”

      街上有人眼尖,认出了李太平说道:“走吧,走吧,这就是那个冒充省府大人的人,这家伙什么人都敢打。”

      另外有人说:“你知道什么,药就是他们带过来的,没有他们我们早死了。”

      李太平见没有人动,再次大力一脚跺在地上那人的手上。

      杀猪般的惨叫再次响起,李太平大吼一声:“还不散是吗?”

      众人纷纷离开,见人群散开,李太平再次看着那个壮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数十下,你不走,我就杀了你们!”

      说完手往后面一伸,照可离递上来一把钢刀,李太平接过钢刀,轻轻的搭在壮汉的脖子上开口数道:“一、二、三、”

      还没数下去,几个人便搀扶着,跑掉了,李太平追出去,手中的钢刀用力一甩,插在前面不远的空地上。

      转过身对着照可离大声说道:“叫罗山林过来,妈的苗东城,老子和你讲道理,你真以为我是好人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