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色版下载

      西因士睡着后他的血色沼泽就会悄然出现。

      为了不吓着那些敏感又排外的自然人,他自己自觉的喝了一杯浓缩。

      妲斯琪在飞艇上睡得舒服,看着她靠在窗边戴着眼罩,西因士揉了揉自己发干的眼睛。

      西因士恨咖啡,他现在身体很困但精神却很亢奋。

      不知道是不是和航班批次有关,今早飞艇里面的孩子格外活泼。

      听着那些小孩在后排尖利的笑声,西因士自己不能静下心思考。

      果然小孩子都是魔鬼。

      西因士多次回头看向飞艇后方那群放任小孩在飞艇里面翻腾的大人。

      这年头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孩子的监护人绝对不是无辜的!

      西因士恨恨的看着那些毫无自觉的大人们。

      如果哪天公众喧哗属于侵害他人安静休息权。

      西因士一定会把那些放任小孩扰民的家长告上民事法庭。

      走进飞艇的洗手间,西因士俯下身看着低矮的镜子里面的自己。

      红血丝遍布的眼球,干燥的嘴唇还有眼看着就要长出来的胡渣。

      西因士摸摸自己的胡渣子,顺手洗了一把脸醒醒神。

      “您好,有香子兰叶汽水吗?”

      香子兰叶是可以减轻牙痛的一种植物。

      西因士对于这种有着诡异香气的植物喜爱非常。

      他拦下在飞艇内巡逻的空乘问到。

      接过汽水的是时候,西因士看着空乘推着餐车走了。

      他才把冰冷的汽水罐子敷在自己的因为匍匐在折叠桌子上酸痛不已的脖子处。

      扭开易拉罐环,将调味碳酸水送入帅嘴,西因士感受到自己的脑袋瞬间被气泡溢满。

      小孩尖叫、冰凉汽水还有嗡嗡运作的空调,西因士在这个混杂着各个元素的飞艇里感慨人生。

      离飞艇降落还有20min,西因士又疲惫后排的小孩越来越兴奋,他心力交瘁。

      最后他终于等到把妲斯琪摇醒的时间点,西因士比飞艇的空乘提示还准时。

      他不竭余力的把妲斯琪摇醒,他近乎发神经的举动把睡得好好的妲斯琪吓得一身鸡皮疙瘩。

      “亲爱的旅客们,距离目的地辛达理有20min航程,飞艇降落时有轻微气流颠簸,辛达理飞艇为您播报,祝您旅途愉快。”

      妲斯琪在空乘的提示音下醒了,她把眼罩摘下。

      西因士像无聊的小孩,他尽他所能的折磨座位周边的一草一木。

      妲斯琪愤怒的瞪着这个摇醒自己的青年。

      空乘走过来劝西因士把折叠桌收起来,西因士在收桌子的时候回答她。

      “准备降落了。”

      西因士自顾自的打哈欠喊好困,一副欲盖弥彰的模样。

      看似有惊无险的彩蛋回归仪式随着他们乘坐的飞艇抵达辛达理金砂岛附近的起降平台圆满结束。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西因士脚踩回熟悉的大地,这里四周都是飞艇起飞带起来的轰隆隆声。

      出了降落平台,辛达理下午时分酷热气息扑面而来。

      欢迎回到甜蜜老家辛达理。

      刚才还被飞艇降落台的冷气吹得寒毛紧缩的西因士,他一踏出空调区热汗立刻一层一层的冒出来。

      感受到辛达理的温度,感受到沙漠的热情了吗?

      西因士现在已经开始流汗了,看着妲斯琪抬脚就往四通八达的赌场大巴等候点走,他赶紧叫住她。

      “留个联系方式。”

      *“你怎么这么麻烦,刚才为什么不问我?”

      妲斯琪走到半路被叫了回来,她嫌弃他做事扭扭捏捏的。

      她接过西因士的手机,输入自己的添加邀请码。

      “你是梅梅妹妹?”

      看到妲斯琪的社交账号的名字,西因士情不自禁念出来。

      *“是啊,你认证了账号。”

      而比起妲斯琪“梅梅妹妹”这个让人云里雾里的名字。

      西因士的社交账号就相当的官方。

      “四方公会成员认证.西因士”是也。

      “你以后也要认证,四方公会不允许派系编内能力者用私人账号。”

      西因士通过妲斯琪的好友申请接着开始给她备注。

      名字.派系.生日

      是西因士最喜欢的格式,他喜欢列表里面所有人一刷下去都是统一的格式,这样子信息读取方便又美观。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这里不是搭讪技巧,这是西因士的一个硬性作业。

      他要在列表里面那些联系人生日的时候给他们发祝福。

      巴赛勒斯声称这样子可以让他惨淡的人际交往不这么凄凉。

      西因士如果懂得这些人际交往他也不至于如此社交毒瘤。

      *“愚人节后面,4月17日。”

      妲斯琪这样回答到,听到这个日期西因士敲字的手顿了一下。

      “是一个好日子。”

      4月17日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好日子,西因士完成妲斯琪的标注。

      妲斯琪.赌城派.4.17

      *“没有遗漏吧,我要走咯。”

      妲斯琪给西因士标注完,她第一时间就是刷刷对方的个人动态。

      西因士的动态和这个青年高度一致。

      西因士的动态官方且客气,他从来不分享个人私生活,他一般都是把巴赛勒斯的动态毫无保留的转发。

      “没有,再见。”

      妲斯琪和他挥挥手,往赌场大巴那边走。

      在辛达理只要你对所有的赌场大巴经过站点烂熟于心,你在辛达理东西城内穿梭可以不花一分钱。

      西因士看着妲斯琪上了赌场大巴,妲斯琪不得不在车上与他二次挥手——因为西因士一直盯着她。

      看样子妲斯琪要去西城。

      西因士看着妲斯琪走了,他开始往熟悉的方向走。

      飞艇的起降平台在东城和月湖的交界的金砂岛附近,而西因士就住在金砂岛。

      他是被逼无奈才搬去了金砂岛。

      ......

      妲斯琪回到自己在西城的公寓。

      在她打算去大堂搭乘电梯时这栋楼的保安喊住她,说有她的信。

      妲斯琪在电梯里把信拆开的时候,她心里有一个可怕的预感。

      机械城的人没能把会场始作俑者缉拿归案。

      即使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妲斯琪隐隐感觉到那些人不是冲着彩蛋来的。

      ——这一局你赢了,我们下一局见——

      妲斯琪看到信纸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她把信叠好等待电梯抵达楼层。

      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恶,她早该想到。

      妲斯琪站在自己屋门前打开门的时候她心里面这样告诉自己。

      人在江湖飘,没学砍柴先挨刀。

      门打开的时候,妲斯琪看见自己家里养的猫全部都守在门前。

      它们“咪咪”的叫,纷纷卷起尾巴蹭她的腿。

      她的猫咪饿了,它们想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