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华人网

      直面八歧,神乐才真正明白了那种力量的差距。

      没有打的必要,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就算玉子本体亲自降临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两败俱伤。

      双手结印,透明气团包裹在手上,神乐伸手一扯,事实证明灵魂也不是八歧的弱点,突然的灵魂刺痛让八歧瞳孔放大愣了一瞬。

      “妖乱华·千花。”

      成千上百道刀芒飞出,在八歧一个脑袋上留下无数难以愈合的创伤,再次尝试了一下后,神乐果断放弃了继续攻击的想法,没有任何意义。

      灰色火焰迎面而来,八歧被独臂将军刺穿的脑袋再次恢复原样,这点神乐并不意外,强大的生命力吗,大妖的标配能力。

      古朴卷轴从袖子中飞出,封魔卷帙展开,一条条锁链从中探出锁住了八歧的八个头颅。

      “封魔术法有三七,两者相合,既成封魔之卷帙!”

      神乐双手结印,庞大的灵力注入封魔卷帙当中,锁链顿时变成猩红的色泽,从这形态来看,这个咒具很有可能是九舞雷藏制造的。

      八歧挣扎起来,奈何锁链就像长在了他身上一样,吸允着他的鲜血为自己供给力量。

      汗水片刻之间浸透了衣衫,顶多一个时辰八歧就会冲破封印,封魔卷帙还不足以镇压一位顶级大妖,如果是天皇一脉的青铜鬼门倒是可以尝试一下,当然也只能封印被打残的顶级大妖,但是镇压八歧一天时间还是可以的。

      封印已成,神乐扭头就走,缩地术连续不停的使用,她必须赶快逃到足够远的地方,八歧这怪物可是很记仇的。

      至于路上的难民,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就算搭上她的性命也徒劳无功,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自己的命了。

      森林中的一块河边空地,原本的人类禁区现在却聚集了许多难民,神乐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巫女的服饰让难民不敢靠近。

      独臂将军·伊藤泽城在手下武士的搀扶下重新追上难民队伍,下一刻第一眼就看到特立独行的神乐。

      是那位巫女……北海道绝对没有这个人,但是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怎么说也应该去道谢一番。

      辞退扶着自己的武士,带着外人显然是不礼貌的,而且从那巫女的作为来看也是个喜欢清净的人吧。

      就在伊藤泽城一瘸一拐的靠近神乐时,面前的树后突然转出一位妖异的女子,而下一刻他就看见了女子头上的一对醒目的角。

      鬼族!而且是非常强大的鬼,比他曾经斩杀的那只好像还要强大!

      “武士,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吗?”

      看着浑身紧绷警惕着自己的伊藤泽城,绯云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比起伊藤泽城的全身心的戒备,绯云要显得随意不少。

      “我可是神乐巫女的式神,本本分分善良的妖怪哦~”

      这句话连鬼都不相信吧,绯云即使没有刻意,身上也无时无刻没有散发着血腥味,可以说就是笑一下都能吓哭小孩子的存在,这样的妖怪又怎么可能是善良的?

      “请不要败坏神乐大人的名声,这位大人这边请。”

      雪樱冷冷的瞪了绯云一眼后恭谨有礼的让出一条路来,看上去热情,其实伊藤泽城完全能感觉到那种不近人情的冰冷,只有在提到她口中神乐大人时才有所变化。

      神乐……这个名字很耳熟,敢以神乐为名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家,只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总之伊藤泽城对这一行人的评价就是很奇怪的强者,希望她们的主人能靠谱一些。

      式神都这么风格迥异,还能期待主人是个正常人吗?伊藤泽城走上去却发现神乐并没有理她,轻微的鼻鼾声好像是睡着了吧……

      也不能怪神乐,最近本来就没有睡好觉,刚刚又打了一架,一歇下来就犯困也是能够被理解……大概吧。

      没有去打扰睡着的神乐,因为这样绝对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伊藤泽城退了回去安置起难民。

      没有太多时间休整,在询问了雪樱是否跟着后,伊藤泽城带着难民们再次踏上了逃难的路途。

      看着远去的难民,雪樱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群蝼蚁而已,真不知道以九舞的实力为什么要护着他们,人类的强者总是莫名其妙的。”

      绯云站在雪樱身旁,这一次的神色倒是正经了不少,雪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一种羁绊,正是这种羁绊束缚着他们。”

      “既然是束缚,那就挣脱不就好了?”

      绯云不解的歪了歪脑袋,这是她第一次和雪樱心平气和的交流,而不是不超过三句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挣脱不了的,如果挣脱了这道枷锁,人类也不过是妖怪的一个种族罢了。”

      就像妖怪中的鬼族和大天狗一样,人类也会成为与他们一样的存在,而不是可以与妖怪相媲美的人类。

      绯云手指绕弄着头发,眉头紧皱,最后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系,对此雪樱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去解释什么。

      “这个枷锁是什么?”

      在绯云看来,能够束缚住无数人类强者的枷锁,难道是大源级别的禁忌阴阳术之类的东西?可是就算是这一级别的禁忌也不可能束缚住整个人类,要知道人类可是一直在研究这些禁忌,想要束缚住他们可比杀了他们难多了。

      “这个枷锁名为爱。”

      雪樱不知想到了什么,扭头看着躺在青石上熟睡的神乐,脸上的笑容中充满了幸福。

      爱这个字绯云更是无法理解,奈何雪樱也没有细说下去的打算,和一个野兽去讲解爱这个字,不过是对牛弹琴,绯云和她不同,她本来就是人类,只不过变成了妖怪而已。

      任何由人变成的妖怪和自然孕育出的妖怪都有本质区别,雪樱如是、刀牙鬼也是。

      “接下来是一场恶战,如果你威胁到神乐大人,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雪樱话锋一转,眼神无比危险起来,可以说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彻底信任过绯云,这个疯子做出什么事来都不会让她意外。

      “你有这本事吗?小雪女~”绯云调笑起来,压根不在意的样子。

      漆黑的雪花飘落,雪樱灿烂一笑,这笑容好像要冻结灵魂一般,冰冷无比。

      绯云收敛笑容,神色开始郑重其事起来。

      “放心,在我找到答案前,我会保护好她的。”

      想要获得她这种家伙的尊敬,只有表现出相等的实力,也许她一直低估了雪樱的实力。

      她也是一个隐藏颇深的怪物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