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藏

      和守在门口的剑斗罗打了声招呼,谢淳思考着后续计划,缓步前往大皇子的寝宫,眼看快走到的时候,刚好看见小侍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青,清河兄回来了吗?”

      “殿下已经回来了。”小青低着脑袋,迅速从他身边走过。

      “你这是...干嘛去?”谢淳瞟了一眼她身后拎着的黑色袋子。

      “扔垃圾,嗯,帮殿下扔垃圾。”小青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说道。

      谢淳眼神微妙,但也没在意,这小侍女总不能是把千仞雪鲨了装进袋子里了吧。

      进门后,千仞雪正端坐于大厅的椅子上,手中的《天斗史记》一页一页的向后翻,时不时在上面记上几笔。

      叶泠泠和宁荣荣两人围在窗前,上面是十几种各式各样的花,两人正努力的...插花?

      “好家伙,你们两个真把皇宫里的花摘了?”谢淳记得之前来的时候这地方可没这么多种类。

      “雪大哥说可以的。”宁荣荣连忙用一旁的千仞雪做挡箭牌。

      “几朵花而已,小淳你不用在意。”千仞雪随口说道。

      “我就随便说一句而已,不用这么大反应。”谢淳确实只是感叹一下种类之多。

      “噢,你和我爸爸刚才说什么了?”宁荣荣强装镇定的问道。

      叶泠泠闻言也看了过来,秋水般的眸子满是担忧。

      “什么都没说,就聊了聊家常,比如你平常在七宝琉璃宗的事情。”谢淳准备一笔带过这个话题。

      “骗人,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就聊了这些,他是不是说我什么坏话了。”

      “没有,宁叔叔还是很爱你的,一直在我面前夸你。”

      “真的吗?他真的这么和你说吗?”宁荣荣一脸惊喜的问道。

      “真的。”谢淳寻思着他都昧着良心说到这了,总该放过他了吧。

      “他都夸我什么了?”宁荣荣追问道。

      “......”

      这......要不还是实话实话算了,但想了想刚收的两千黑心钱,反手把金主卖了也不太好。

      “荣荣你天赋高,长得又很可爱,虽然性子有些高傲,但这副大小姐性子也是在宗门养成,时间长了总能改过来的。”

      “爸爸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是真的。”谢淳点了点头,如果说几句这种昧良心的话就能拿到两千金魂币,他能喊到七宝琉璃宗破产。

      宁荣荣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莲步轻移,在大厅内来回踱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在她走了两个来回之后,谢淳放弃了继续观测下去的想法,转而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不要过来啊。”宁荣荣见他上前,连忙后退了几步,缩到了千仞雪的后面。

      “什么鬼?哪来的这么大反应,我又不会吃了你。”谢淳没搞明白她突然犯什么病。

      宁荣荣经过刚才一小会的思考,心里已经得出了结论,自己那个老爹什么时候在外这么夸过她,肯定有什么问题。

      再联想到眼前这个人的天赋......不会是让自己成年之后嫁给他吧。

      等等,也不一定,毕竟他还没研究出七宝琉璃塔进化的方法,再怎么说也不至于让她来抵债。

      “那个,我晚上就和我爸爸回七宝琉璃宗,这段时间打扰你们了。”宁荣荣迟疑了一会,很快找到了最稳妥的方法。

      “荣荣你要回去了吗?”叶泠泠不舍的望着她。

      “一直在外面玩也不太好,总要回宗门学一些东西。”宁荣荣迅速找好了理由。

      “也是呢,毕竟以后七宝琉璃宗还要交到你的手上。”叶泠泠认同般的点点头。

      “哈?”在旁边听了半天的谢淳愣了一会,“你要回哪去?刚才宁叔叔还让我照顾你一段时间来着,想让你在学院多学点东西。”

      “啊?”宁荣荣顿时瞪大双眼,这下彻底完了,前途一片灰暗,一想到自己的未来会变成这样......

      少女重新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了打气,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你们先聊,我去找爸爸谈谈。”

      “泠泠你陪她一起去吧。”

      相比之下,叶泠泠算是比较稳重的了,单独把这个小公主放在外面,谢淳确实有点不放心。

      “好。”少女没有丝毫迟疑的点了头。

      “辛苦你了。”谢淳忽然觉得这么指使眼前的少女也不太好。

      “没关系的。”叶泠泠柔软的目光正对上他的视线,让谢淳心中一颤。

      “那...我走啦?”

      “去吧,小心些。”谢淳目送眼前的黑裙少女出门,一转头就看见千仞雪在盯着他。

      “几天不见,你就开始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别瞎说啊,我没有。”谢淳眼角抽了抽,“而且你一个男人的外表嘟起嘴来感觉好恶心。”

      “嘁,那走吧,我的房间还蛮大的。”

      “...你下一句是不是就要说‘让我康康’了。”

      “那是什么?”

      “没什么。”谢淳深吸一口气,跟着千仞雪进入了房间。

      反锁好门后,谢淳抬手将魂力结界布置上,转过头的时候,千仞雪已经解除了伪装的技能。

      “不用这么急吧,在外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千仞雪没有说话,上前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谢淳扯开领口看了一眼,好深的一个牙印,伴随而来的是酥麻的刺痛感。

      这是在嘴里下毒了?有内鬼,终止交易。

      等了一会,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感,谢淳又看向气呼呼望着他的千仞雪。

      “小雪儿怎么这么生气,我又哪惹你了?”

      “你之前是怎么对我保证的?是不是说以后会娶我来着?”

      “哪有的......”谢淳下意识的反驳,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七八岁口嗨的也算?”

      当时他是在房间分析大陆形势,后来被萝莉版本的千仞雪烦的不行了,随口就答应了。

      “你不会想反悔吧。”千仞雪警惕的看着他。

      看着眼前少女初具规模的身材,谢淳还是接受不了,他不想年纪轻轻就去和八一老爷一起吃牢饭。

      龙王有一个就够了。

      “小雪儿你才十岁,清醒一点。”谢淳语重心长的规劝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