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午夜福利片在线播放

      此时大殿上鸦雀无声,就连刚才的宰相岑长倩也不发一言。

      “大家都有什么建议,说说吧”武则天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人摸不清其心意。

      这时,唐玄录也想起来了,在原有历史中是有过记载,相王李旦担任太子后,屡次被武氏诸王陷害,甚至被诬告谋反,最后连身边的太子妃都被陷害致死,以致他后来有点心灰意冷、数次让出皇位,看来这正是其中的一次,就是不知道此时武则天心中到底是如何思量的,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见大家依然不发一言,武则天目光扫过李旦问道:“相王,这事与你有关,你且先说说吧。“

      李旦听了这话,顿时跪下连连叩首,诚惶诚恐的说道:“儿臣惶恐、儿臣有罪,竟然惹来天怒人怨,孩儿不知,还请母亲大人责罚”。

      “你且起来吧”武则天叹了一口气冲着他招了招手,然后又扭转头望向武承嗣问道:“魏王,你怎么看?”。

      武承嗣赶紧双手抱拳叩拜道:“启禀圣母神皇帝,臣以为百姓上表擅议皇家传续大事,此风不可涨,需对领头之人严惩不待,至于,上表议论之事,还请圣上决断。

      武则天听罢不置可否,又望向其他大臣。

      这时御史中丞格辅元出列叩拜道:“启禀圣母神皇帝,臣也以为应对领头之人严惩不待,至于小民议论神都旱灾乃上天示警,此乃妖言惑众、一派胡言,想我大周鼎立以来,各郡县报来天灾无数,如若都是上天示警,那天兆岂非多焉”。

      “嗯,言之有理”武则天点了点头,又问道:“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

      这时,张嘉福也走了出来,叩拜道:“启禀圣上,臣以为百姓之言不可不防呀,想我我大周鼎立,百废待兴,京城首善之地如此大旱,恐为不轨之徒、前朝遗臣和反贼利用、挑起民变,危及社稷呀。“

      “此言亦是有理,不错,还有哪位大臣说说高见呀”武皇的目光接着向后面扫去,所过之处,众大臣无不低下了头。

      最后武则天的目光落在了唐玄录的身上,开口说道:“鸿胪寺少卿太玄真人,你来说说吧”。

      “我”唐玄录没有想到武则天竟然会问到自己,一时手忙脚乱,脑子飞快的开始转动,只见他双手抱拳叩拜道:“启禀圣上,臣以为,今冬大旱乃是时节常态,与天兆无关,正如春有百花,夏有酷暑、秋有果香、冬有大雪一样,神都地处北方,初冬时节向来干燥,无雨也是正常,只是今年厉害了些,无需过于担心。“

      “哦?太玄真人,你还识得这天象?”武则天接着话锋一转又问道:“朕听闻你擅长卜算,不如你来算算今冬何时下雨呀?”。

      “这....这.......“唐玄录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心道我要是知道什么时候下雨,我真成神仙了,可这话不敢讲,正在他踌躇之时。

      叶法善上前解围道:“启禀圣上,风雨雷电皆是上天旨意所化,岂能让凡人算得去”。

      “此言差异”叶法善话音未落,这时武承嗣又走了出来,先是向武则天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臣听闻,有道之士能够沟通天地,向上苍祈雨纳福,想太玄真人已修成人仙,如能求来大雨,岂不大善”。

      “嗯,不错、不错”武则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兴奋的冲着唐玄录问道:“太玄真人,你可会祈雨之术”。

      听了这话,唐玄录当即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当时只顾着拉风、吹牛皮吹破了天,这下可好,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可现在不回答也不行。只能老老实实的应道:“启禀陛下,臣法力低微,不懂得这呼风唤雨之术,还请陛下海涵”。

      听了这话,武则天不由的面露失望之色。

      这时武承嗣又眼珠子一转冲着唐玄录说道:“不知太玄真人,可有俗家名字”。

      唐玄录不由的心道:“这武承嗣怎么回事,还跟自己杠上了”。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臣俗家名字叫唐玄录,乃是先师体玄先生给起的”。

      “唐玄录?”武承嗣接着念道:“以“唐”为姓,好像有点不妥吧,以前朝为姓,莫非你还心向前朝”。

      “我日,我日你大爷”,听了武承嗣之话,唐玄录不由的火冒三丈,心道:“武承嗣,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非要置我于死地。”

      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武则天,唐玄录当即跪下叩首道:“启禀圣上,臣不敢、臣不敢,人之姓名,乃父母、长辈所赐,臣无法更改,如若更改,岂非不孝,况且微臣已经出家,乃是方外之人,名字已无关紧要了?”

      这时相王李旦也站了出来求情道:“还请母亲大人看在太玄真人曾为孩子治病的份上,饶过太玄真人吧”。

      叶法善等人见此也纷纷上前为唐玄录求情。

      看到李旦和众大人为唐玄录求情,武则天面无表情,可心中却在感慨万千:“哎,四子呀,娘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呀,如若再不下雨这可难办了,为了天下的稳定,必定要找一个替罪羊。最好是能求得天降大雨,解除旱灾,才能皆大欢喜。况且这唐玄录私下与太平相合,丢了我皇家脸面,正想整治一番,我倒要看看他是否真的有些能耐,如若能办成此事,他和太平之事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武则天目光环视群臣,冷冷说道:“众臣听令,着凤阁侍郎李昭德严审闹事领头之人,对谣言惑众之事严惩不待。着叶法善在城南建一高台,由太玄真人在高台之上向天祈福,直至降雨为止,钦此。

      听完武则天的诏令,众臣的面色不一,有同情、有悲戚、有幸灾乐祸,武承嗣嘴角更是露出了一丝阴笑:“太玄呀、太玄,不要怪我心狠,谁让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且说,大朝会后,唐玄录就被一群士兵簇拥着回到了通元观,美其名曰,协助太玄真人祈雨纳福,实乃暗中监事。

      唐玄录心中虽然忐忑,但该吃吃、该睡睡,他还有一个杀手锏许愿术没有使用,看来这回大出血已在所难免,就是不知道能否求来降雨。

      三日后,城南高台已建成完毕,唐玄录也被众军士带到了祈雨之地,正要上台,太平公主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也不管周围人群异样的目光,一下子扑进了唐玄录的怀抱,痛哭起来:“玄郎,对不起,这都怨我,那武承嗣曾经追求于我,我没有同意,不想他竟然迁怒于你,我这就向母亲求情,请她放过你”。

      看着眼前哭得如同梨花带雨的太平,唐玄录微微一笑,擦去了她的眼泪,柔声说道:“平儿,没事,我没有怪你,这可能是上苍对我们的考验,况且,你怎知我不会祈雨之术?您且等上几日”。

      “嗯,我相信你。“太平公主重重的点了点头。

      从这天开始,唐玄录开始吃住均在高台之上,他大概估算了一下手中的愿力点,现在大约有4万点,虽然看起来很多,但对于祈雨这种改变天象、改变很多人命运的许愿术,心中还是一点底都没有,他想再观察一阵,是否能够瞎猫逮住死耗子,碰上一个下雨天,又或者是在一个阴天的日子里使用许愿术祈雨更稳妥一些。这时,他无比的怨恨自己为什么在现实社会没有接触过人工降雨设备,如果现在能够具现出人工降雨的设备,不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而此时的太平公主也开始着急了,已经整整5日了,天上还是一点下雨的征兆都没有,唐玄录也被困在高台之上整整5日了,太平公主曾远远的眺望过一次,唐玄录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憔悴,风餐露宿让他的头发看起来凌乱不堪、整齐的衣袍也开始出现破烂。

      于是她开始不管不顾的跑到了武则天的寝宫向母亲哭诉,武则天先是不肯见她,但见她执着的跪在自己的宫门前已经一天一夜了,武则天的心也终于软了,她让下人将太平召了过去,摸着她的头发,语重心长的说道:“太平呀,母亲从来没有见过你为一个男人如此的付出,但有些事情,娘作为帝王也不得不去做,你可知,这次百姓上表又是为何,如果这神都一直大旱又会怎么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