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4mf成年网站

      沧溪升国旗都在足球场,场地宽,能容下全校师生。

      有人说,一个国家军队的纪律,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严肃和势力。

      那么,升国旗,也能够提现一个国家人民的素质与爱国素养。

      此时太阳斜挂在蔚蓝的天空,足球场上站着一个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

      每个同学都站在了自己班的位置上,他们站的整整齐齐,行着军姿,面色凝重地注视着前方。

      每个班站成两列,班主任们站在队伍前方,也少有的站姿严肃,看向前方。

      宋清墨站在女生队伍最后一排,双脚呈八字,抬头、挺胸、收腹,神色庄严的看着前方。

      负责主持的领导拿着话筒,大声喊:“行注目礼,奏国歌!”

      话音刚落,全体师生看向旗手,国歌响起。

      旗手们戴着白色手套,两个旗手扶着国旗,一个在前方面向他们指挥,还有四个分别位于旗台的四个角落面向中间的国旗,手举着,行着军礼。

      “起来!”歌词一响的同时,旗手抛出国旗!红色的国旗脱离控制,绕着旗杆的轮滑随风飘扬,国旗飘荡了一圈,十分壮观!

      看得人内心激昂,十分震撼,心中一片骄傲!

      旗手在看着国旗,转动着轮轴,使国旗上升。

      搭配着振奋人心的义勇军进行曲,我是中国人,我骄傲!

      我有幸生于这片领土,我将用毕生奉献我的祖国!

      这是大多数高中学子的心中向往,坚定了他们更努力的决心。

      甘将热血沃中华!

      升国旗仪式结束以后,校长上台致辞,对高一新生入学表示热烈欢迎。

      之后又讲了一些鼓励高三学子的话,便解散了。

      宋清墨很怕这样阳光直晒,晒得她睁不开眼睛。

      说来也怪,宋清墨升国旗的时候都会认真注视,跟随者国旗移动视线。

      但太阳又总是迎着国旗这个方向,面向她直晒,晒得她一边眼睛半眯着尽量睁开,一边涩的生疼流泪。

      宋清墨不太喜欢拥挤的感觉,打算留在原地等人群散开一些再走。

      “阿墨。”背后响起厉南琛的声音,宋清墨轻叹了口气,转身。

      厉南琛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校服,还打了领带,整个人倒是有一点霸道总裁那味儿了。

      当然,如果他的表情改成三分讥笑,三分薄凉,还有四分漫不经心的话……

      宋清墨这样想着,差点笑出声。

      咳咳!宋清墨正了脸色,重新看向厉南琛,这种事情……霸道总裁本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其实细看,厉南琛这人……也没有那么不堪。

      宋清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讨厌厉南琛,不过相处了这些天,倒是让她对他改观了不少。

      是啊,何必那么带着偏见看人呢?

      厉南琛这人,确实是有霸道总裁的通病,但是对象不是宋清墨,自从那次敞开心谈,厉南琛就再没有强迫过她,相反,对她十分的关心、照顾,还有,尊重。

      宋清墨顾忌的,也只有厉南琛……说,他喜欢她了。

      真亦假来假亦真。真真假假,情情爱爱,谁又说得清呢?

      索性干脆不想,做一个潇洒肆意的人,快意江湖,岂不快哉?

      宋清墨莞尔,“有事?”

      厉南琛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拳头,“我们……一起吃早餐?”天知道刚刚他看到宋清墨的的笑,心跳得多快!

      “噗嗤!”不知什么时候顾烨已经走到了厉南琛宋清墨后方,目睹了厉南琛这不知所措的全程,简直不断刷新他对他这位兄弟的认知。

      宋清墨和厉南琛齐齐看向声源地,发现是顾烨正一手叉腰狂笑不止。

      厉南琛:“……”

      天知道厉南琛制止了想当场和顾烨干一架的想法。这小子太欠揍!

      宋清墨点头,指了指顾烨,“一起吧。”

      顾烨自然没什么想法,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当然,忽略厉南琛黑了的脸。

      厉南琛:……谁想和他一起。不过宋清墨同意了总归结果……很好。

      三人一起走到了食堂,宋清墨询问“本地人”厉南琛和顾烨有什么推荐。

      顾烨建议去三楼,于是三人便去了三楼。

      三个人都吃的面条,宋清墨给他们刷了卡,说是作为他们帮忙搬行李的谢礼!

      吃完之后,互相交换了所在班级,其实是厉南琛询问,宋清墨回答,厉南琛自报班级。

      顾烨和厉南琛一个班,高二(3)班,重点班。

      告别了之后,便回到了各自的教室准备上课。

      宋清墨来到教室,发现气氛不对,就……一股醋味。

      她觉得这就就很莫名其妙。

      无视女同学看着她眼神里莫名的敌意,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个什么,宋清墨径直回到位子上,同桌见她来了,挪了挪凳子,宋清墨进去坐下。

      也不管其他什么事,拿出课本,准备好了草稿纸和本子,手撑着脑袋发呆。

      洛雨还以为宋清墨是伤心了,正在预习的她抬了好几次头偷瞄宋清墨,以至于,宋清墨在神游的宋清墨都感受到了。

      她头微微一片,“有什么事吗?”

      洛雨看到这么漂亮一张脸,脸有点红,结结巴巴回答:“没……我就是、有点担心你。”

      宋清墨皱眉,疑惑地眨了眨眼,“嗯?为什么担心我?”

      洛雨低下头,小声说:“我听到她们在说你,但是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

      说着,她又看向宋清墨,安慰道:“你不要管她们,有些人——”她突然把头转了回去,“有些人就爱说人闲话。”声音很小,但宋清墨还是听到了。

      宋清墨摇头失笑,“我这个人,脑容量本来就不大,每天记了那么多事,哪里有精力去记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说完,翻开桌上的数学书,心里感叹,又来了。

      唉,再来一次高中,总归……心情复杂。虽然怀念读书时代的日子,但怀念的都是事和人,谁他妈……怀念课本和作业。

      宋清墨没有看到,洛雨听到她的话后呆滞一瞬,半晌,弯唇笑了。

      是啊,这个世界事情那么多,我们每天连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那么多闲心去管别人。

      况且……人的成见本来就是座大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