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狼干大香蕉

      祝修一直没说话,莫凉也很耐心的等待。

      突然,矜贵的少年郎弯了他的膝盖,低下了他最高傲的头颅。将所有骄傲与自尊都打碎在这一拜服里面。

      “圣君大人,祝修求您放过祝词与姜曦。”

      跪在地上的人紧咬着牙关,双眼噙着泪水,用着最屈辱的动作去求一个他最恨之入骨的人。

      久久都没有得到回应。

      祝修也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终于,莫凉一声轻笑。

      “祝修啊,你还真是好骨气,我用了那么多手段都没有让你的傲骨屈服,现在你却为了旁人来求。”莫凉起身,走到祝修面前。

      从懒散到高傲,只是一瞬间的变化。

      矜贵的少年保持着臣服的姿势,双眼只能看到莫凉的鞋面。

      “虽然说放了她们只是本座一句话的事,可是祝修,本座凭什么放过她们两个?”

      “是姜曦先闯入我们的焚月界。”

      祝修抬头,看到了圣君高傲的表情。

      “祝修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圣君肯放了她们。”祝修低伏着头,止不住的哀求。

      “真的吗?”莫凉半蹲下身子,轻抬起祝修的下巴,强迫祝修看着自己。

      少年郎眼神清澈纯粹,眼中却有恐惧和哀求。

      莫凉在牢里看见祝修的时候祝修眼中都没有这种眼神。

      莫凉用着蛊惑的口吻缓缓说道:“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

      是要看祝修的诚意。

      祝修垂眸,似乎是用了毕生的勇气,缓缓靠近莫凉的脸,然后在莫凉的唇上如蜻蜓点水一般的掠了一下。

      少年的桃花眼尾泛红,眼角的小痣带着妩媚的风情。

      莫凉愣了一下,然后起身,撤了隔音屏障。

      “折疏,通知左副使。让他和祝词长老比试一场。”

      莫凉转头看着祝修:“别说本座没给她机会。陆君辞只是金丹修为,祝词若是还比不过,那也不怪本座了。”

      祝修却颤着声音拜伏道谢:“多谢圣君。”

      九死一生,这一生是他用身体换来的生机。

      “叮!祝修好感+2。”

      oooooh,好感终于上升了,开心。

      莫凉心里悄咪咪的开心。

      “宿主,我早说了,你放了姜曦肯定能让祝修开心。”

      莫凉搬了一把椅子到外面的演武场看陆君辞和祝词的比试。

      祝修表情紧张的站在莫凉旁边。

      虽然他清楚陆君辞不是词姨的对手,可是在事情没有成定局之前,一场关乎性命的豪赌,祝修还是会纠心。

      陆君辞看着面前的元婴:“……”

      他怀疑莫凉是想借祝词的手除掉他。

      唐权与莫凉轻声说道:“圣君,您让左副使与祝词比试,不怕左副使出事吗?”

      莫凉自己剥了一个橘子,下意识的给唐权分了一半,然后再分一半塞进祝修的嘴里。剩下的全喂了嗷嗷待哺的自己。

      莫凉咬着橘子含糊不清的说道:“不会的。祝词她不敢。”

      姜曦还在莫凉手上,祝词怎么敢伤了陆君辞?

      就算她派一个开光跟祝词比,祝词也不敢伤了她的人。

      莫凉冲台上的陆君辞喊:“左副使!虽然你与祝词长老差了一个大境界,但是你如果连五招都挡不住,那就太丢本座的脸了。”

      陆君辞:“……”

      他可以挺过五招吗?

      祝词听着莫凉的话若有所思。

      莫凉到底是在暗示她放水让陆君辞挺过五招还是要怎样?

      唐权倒是隐隐约约的明白了莫凉的用意。

      谈话间,祝词和陆君辞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唐权的目光始终落在陆君辞身上。他也想知道,被莫凉亲自培养的陆君辞,实力到底有多强。

      祝词率先起势。

      抬手间,空中的灵力波动越发强烈。

      “领域!”这位元婴长老冷斥一声。

      分明是白昼,演武场上却是黑幕降临。

      陆君辞被困于此处,感觉周身灵力都停滞了,身处于祝词所布置的领域,实力会受到一定的压制。

      从来就没有元婴对阵金丹的时候会布出领域,为什么?因为不配。

      区区一个金丹还不值得元婴如此耗费心神。

      只有上次什么都不懂的莫凉抬手就对熊口使出了领域。

      祝词是太谨慎了,这一场关乎性命的比试,马虎不得,一抬手就是领域。

      “元婴境的修士可以布置出属于自己的领域。身处于自己的领域,自己的实力会相对涨一些,同时对方的实力会被压制。”

      她以为唐权不知道领域是什么。所以就在场上当起了解说。

      这些天她也看了不少书,一些知识她还是懂一些。

      唐权不语。

      祝修看向莫凉:“如果两个元婴期的领域碰上呢?”

      莫凉:“那要看谁的实力更胜一筹了。实力更强的一方,自身的领域相对就强,弱势领域碰上强盛领域就会破碎。”

      陆君辞身处于一片雾蒙蒙的黑暗之中。

      虽然看不见,陆君辞却感觉这里处处是杀机。

      他不知道祝词的剑气什么时候会朝他劈过来。

      突然,陆君辞眼光略过一阵寒芒,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一闪,祝词的剑气削断了陆君辞的几缕发丝。

      还没等陆君辞反应过来,瞳孔间却看见有千万支飞剑朝着陆君辞的刺过来。

      每一柄剑都带着无尽的杀气。

      陆君辞急速往后退,同时不断捏决防御。

      可是飞剑每过来一寸,陆君辞的防御决就被破掉一层。

      这场比试打的陆君辞有些憋屈。他还没有找到祝词的藏身之地,就被压制的喘不过来气了。

      金丹与元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陆君辞!注意幻境!”唐权忍不住皱眉提醒道。

      莫凉下意识的看了唐权一眼。

      然后唤出系统。

      “系统,帮我看看唐权是什么修为。”

      028飞速上线,“稍等,正在查看……”

      过了一会。

      “元婴后期。”

      正在喝茶的莫凉听到这句,呛了好几下。连连咳嗽。

      唐权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是一个金丹中期,没想到居然藏了这么多。堂堂一个元婴后期跑到她这个地方来窝着,什么用意?

      还好她有挂,不然就被唐权给骗过去了。

      莫凉古怪的瞧了唐权一眼,只不过唐权的目光都落在陆君辞身上,没有注意到莫凉的眼神。

      “系统,那你再帮我看看唐权今年的年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