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同性老汉tv

      黯淡无光的房间中,脸上满布血迹的甘韬,苦涩的冲对面的日籍演员道:“哥,算我求你,直接来真的吧,你这犹犹豫豫的,整得我特难受。”

      本是一场简单至极的镜头,可那个日籍演员,觉得手里的枪管太长,容易扯着他的喉咙,所以一直不敢用力。

      演员不敢用力,导演娄叶又一直叫嚣表情不真实,这可苦了他,不管是谁的咽喉,也受不了被人来来回回的一直鼓捣。

      “甘君,那我用力了。”

      他翻了个白眼,最烦这人叫他甘君,就跟太君似的,国内影视剧中的太君没一个好下场,不是罗圈腿就是弱智低能儿!

      地下通道内,刚逃过一场追杀的司徒,就被日国在海市的间谍头目盯上,这一次他在没反抗余地,被人一路带进这个昏暗的房间。

      司徒的否认被认为负隅顽抗,因此身上又多了层旧伤,新伤加旧伤,让他全身上下变得伤痕累累。

      “既然你不是要找的人,那留着也没用。”

      讲完台词,间谍头目将枪管一路捅到他的嗓子眼。

      “呕,呕”

      干呕声响起,跪倒在地的司徒,嘴角流出一条哈喇子。

      望着脖上露出青筋,匍匐在地,脸色唯唯弱弱的甘韬,娄叶颔首道:“停,行了啊。”

      甘韬长出口气,用手背将眼角的泪水擦去。

      这段镜头结束,离他杀青就剩最后的大结局镜头,好在不用等太长时间,这两天就得拍,倒不是娄叶突然变得勤快,又或者是对他的照顾,而是制片人催的急。

      《紫蝴蝶》的拍摄时长已经达到半年之久,整个剧组上下,大概只有娄叶依旧精神抖擞,每天叼着根烟,两眼瞪圆了瞅镜头。

      演员累,工作人员累,更累的是制片人,因为影片的投资方——海市电影制片厂,对剧组的进度极其不满。

      更加可恶的是,剧组天天在开工,但到底拍的啥,他们完全看不到。

      甘韬也一度怀疑,娄叶是不是已经放飞自我,镜头素材真的太多,他甚至认为后期的剪辑时间,估计要比正式拍摄还花时间。

      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制片人又或者导演娄叶,都是他的顶头上司。

      他这个小演员只能尽力将角色诠释出来,其它狗屁倒灶的事可管不了。

      “罗哥,后天那场大戏还缺群演么?”

      收工后,他换掉戏服找上专职剧组日常事务的副导演老罗。

      老罗接过烟,问他:“怎么,有朋友想过来凑凑热闹?”

      “那倒不是,就是看缺不缺人,要是缺,我就介绍个群头进来。”

      后天火车站的群戏,娄叶一开口就要1000—2000人的群演,投资方那边已经批了条子,他琢磨着让张强也分一杯羹。

      “你早说啊,人早就凑满。”

      老罗讲完,冲着他一笑,道:“要是你朋友手下的人不多,就来吧,在安排个百十人应该没问题。”

      他点头:“行,谢了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这种先是推诿,然后再卖好的事,也不是第一次碰上,无非就是想让他记个人情。

      当然,这也就是张强以前对他不错,换个人,他铁定不干这事,人情债最是难还。

      打完电话,就一直在影视城外等着的张强,一见他就问:“咋样?”

      他道:“没问题。”

      “张哥,上次不是说去混横店么,待不下去?”

      张强闷闷的一叹气:“那边不仅竞争激烈,还啥都管,而且影视城收各种费,加上我手里的人常驻海市的多,一来二去,成本太高。”

      张强讲了一大通理由,他听出来的就一个意思,那边水太浑,混不下去。

      “走,喝一顿去,好久没聚一起。”张强推攘着他道。

      摩托丢在影视城,他爬上张强的二手面包,由着张强七拐八绕。

      看见外面亮着霓虹灯的‘甘军烧烤店’,他咂嘴道:“咋绕到这来了。”

      随着《萧十一郎》、《穿越时空的爱恋》、《少年王》三部剧相继登陆各大电视台,他不在向以前一样喜欢来这边。

      张强呵呵道:“让你哥炒两家常菜,别的地方到哪吃去。”

      他无语,听张强的口气,仿佛吃惯山珍海味,突然开始迷恋家常小炒似的。

      不过按张强的性格,在吃喝上肯定比他好的多,毕竟是个三天两头换床伴的人,吃的铁定不能太不讲究。

      干巴巴的拉开车门,他和外面正忙碌的甘军打完招呼,一路进店冲着里面的两长辈道:“大爷,大妈!嫂子也在啊,我大侄儿呢?”

      上个月,甘军有了儿子,他有了侄儿,老甘家有了第四代男孩,要是放在封建时代,这孩子就是日后的一族之长。

      孩子出生那天,他在拍戏,接到甘军的电话后,他硬是用了三分钟时间,才理清堂哥甘军到底在讲个啥,可见儿子的降临,让他有多兴奋。

      孩子的名字是他取的,大爷的意思,他常年在外,见多识广,而且又是老甘家最有出息的一个,所以直接剥夺了甘军的取名权。

      孩子名为‘铮’,意味着铮铮铁骨的意思,甘军两人没意见,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他也顺势送上了一块纯金打造的长寿锁。

      大妈回道:“睡觉呢。”

      他打消逗逗孩子的意思,将张强叫进屋,两人隔着张长条桌坐了下来。

      张强感慨的望着只一会功夫,就给好几个人签完名的甘韬道:“你可是真火啦!”

      他摇头道:“火啥火,这些学生就是凑个热闹。”

      端着盘子进屋的甘军,一抹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别的地方火不火不清楚,反正在我这,他是真火!”

      “不着急,咱们用祖爷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先火一隅之地,然后以燎原之势席卷全国,在举全国之力让你名满世界。”

      张强一撸衣袖,气宇轩昂的说出一段文绉绉的话。

      他很是惊诧,这还是那个嘴上整天挂着器官,像是二流子的张强?

      他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你可别瞎扯,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我再差也不至于没饭吃。”

      张强懊恼道:“还真挺烦,你说我关系打的也不少,吃喝嫖赌样样能陪人玩得高兴,可关键时候全掉链子。”

      他给张强建议道:“要不你学我哥,开个店啥的,衣食住行永远是老百姓的第一选择。”

      张强撇嘴道:“算球吧,我不是那种稳定的人,咱要么饿死街头,要么飞黄腾达,出入是华贵名府,周围是前呼后拥。”

      他颔首不在劝,张强都是三十多的人了,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性格早已固定,不会因为别人的三两句就改变。

      一旁的大爷笑道:“小张,开饭店挺好的,你看我们周边的饭店,生意好的很,早上还能卖早餐。”

      张强常来这边,大爷,大妈全认识,见他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光想笑。

      张强摆首:“叔,性格决定未来,我和军子可不一样,他小心谨慎的性格天生就适合开店,我这人有点胆大妄为,就爱闯,就爱瞎琢磨。”

      甘军忙的没时间炒菜,他也炒不出啥好菜,没辙,只能麻烦大妈去厨房搞两个小炒。

      一箱啤酒喝完一半,赤红着双眼的张强,突兀的问他:“韬子,电影院有搞头?”

      他随意道:“有啊。”

      张强神经似的一拍长条桌,力度大的将菜盘都垫了起来:“咱俩联手?”

      他眨眼道:“你说真的?”

      张强一脸认真:“没开玩笑!”

      “没钱!”

      他巴巴的灌了口啤酒:“而且,我只想当个演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