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女全收

      早上八点多,任飞和这些雇佣兵团驱车再次出发,前往了加纳首都阿克拉。

      刘莹通过监视刻印,发现这群人,前往了阿克拉独立广场。

      任飞坐在车上,看到了其中一个雇佣兵下车去了广场中间的一个长椅上,和一个穿着严实的人说了什么。

      雇佣兵回来后告诉任飞,詹姆斯敦渔港有一个工人说曾经看见过红色陨石坠落。

      一群人,二话没说,直接驶向詹姆斯敦。

      经过一番寻找,找到了那个渔场工人。

      几个五大三粗的雇佣兵围住工人,询问红色陨石的坠落地。

      渔民开始被这些人吓住了,不敢做声,最后还是任飞用平和的语气与工人交谈:“这位兄弟,麻烦问下您最近有看到一颗坠落的红色陨石么,如果您看到了,麻烦告诉我们这个东西对我们很重要,感谢!”

      渔场工人有点担心,但是看任飞态度平和,也逐渐放下了戒心,回复到:“就在我们的渔场后面的沙堆滩上,那个地方的土都被烧黑了,不过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人问过了,估计已经被拿走了吧。”

      这些人一听,有些着急,连忙让渔民带路去坠落地。

      果然,宝石已经不见了,有人先他们一步。

      雇佣兵突然暴怒拽着渔民的领子:“说,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渔民赶紧回答:“昨晚,昨晚他们就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任飞赶紧劝和说:“别这样,这个渔民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不要这样。”

      雇佣兵放下渔民,问任飞:“这怎么办?”

      当任飞正在苦思冥想时。

      渔民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我听见他们说要去撒哈拉大沙漠的库西山。”

      “库西山?撒哈拉沙漠,敢骗我们你就死定了”雇佣兵凶狠的说。

      渔民说:“我也是隐约听见的,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啊”。

      任飞说:“走吧,准备物资去撒哈拉,那里地处荒漠,十分荒凉,大家做好准备,我们去库西山。”

      目前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看来也只能去撒哈拉大沙漠一探究竟了。

      任飞和雇佣兵们准备好物资准备出发,和任飞一辆车的雇佣兵队长意味深长的朝后车望了一眼,并做出一个斩首的手势。随即向沙漠出发。

      后车雇佣兵没有马上跟上,而是下车跟随渔民,希望去渔民那里搞点水喝,渔民也没有拒绝,带着雇佣兵前往工作的小屋。

      渔民先进入了屋子,雇佣兵紧跟其后,两人进屋后,雇佣兵把门缓缓关上,在渔民取水的过程中从袖口抽出一把三菱军刺。

      说时迟,那时快,雇佣兵一个前冲将军刺刺入了渔民身体,渔民应声倒地不起,倒地的瞬间,雇佣兵本来想快速出门跟上队伍,但是尸体倒在地上的时候不是“彭”的一声,而是那种刺耳的玻璃碎片的声音。

      雇佣兵察觉不对劲,欲开门逃出,当他打开门后,竟是一片有门那么高的镜面,镜面里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影。

      雇佣兵转身回头看,并没有人。吓了一跳的他,骤然发现,屋子的墙面逐渐脱落,呈现出一层层的镜面,每个镜面都告诉雇佣兵自己身后有一个人。

      但是雇佣兵不断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任何踪影。

      雇佣兵破口大骂,拿出自己的冲锋枪对镜面扫射,被扫射破碎的镜面马上又重新愈合,:“出来,有本事出来,让老子见见你的真面目”。

      雇佣兵打完了自己的子弹。

      从镜面里的人微微张开口:“如你所愿”。

      所有的镜面都钻出一个人影,每个人影手中都有一枚锋利的玻璃碎片,所有人做出了同一动作,将碎镜片向雇佣兵投掷。

      雇佣兵无法躲闪,被镜片穿透了全身,死状凄惨。

      所有人影又同步的回到了镜子里,然后其中一面镜子走出一个人,是那个雇佣兵,好像复活了一样,除了动作稍显僵硬,和原来的并无差别。

      镜面人推开房门,朝雇佣兵的车队走去,混入了雇佣兵队伍,所有人并未发现任何破绽。

      渔民的房屋里,有被碎片穿身的雇佣兵,和被杀死放在在床下的渔民的尸体。

      后面的车辆很快跟上,那个镜面人向雇佣兵头领报告渔民已经死亡。

      两辆车一并前往撒哈拉。

      两车经过舟车劳顿,到达了绿洲和沙漠的交界处,绿洲的一面绿意盎然,另一面荒凉无比。

      车辆驶入了荒漠中,朝着库西山前进,由于车上的物资带的比较齐全,路上没有休息,直接到达了库西山脚,任飞和雇佣兵们下令开始扎营。

      此时已经是黑夜,漆黑的长夜里,生起了一团篝火,众人铺好帐篷,准备休息。

      任飞躺在帐篷里,翻了个身,总感觉哪里不适,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任飞的直觉没有错,刘莹正在离他们的不远处,用印记查看任飞队伍里的一举一动。

      宁静祥和的夜晚一直持续,到了半夜三点的时候,一个负责守卫的雇佣兵大喊:“天哪,死人了。”

      所有人惊坐而起,一名雇佣兵被碎片割断喉咙,血染红了土地,各个雇佣兵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所有人都在质疑,因为这么荒凉的沙漠不可能有人来的,做这种事的一定是内部人。

      雇佣兵们互相怀疑,突然一个雇佣兵说:“任飞,是不是你,我们之中惟有你离死的人最近。”

      任飞马上说:“不是我啊,我一直在睡觉啊,况且我杀他的动机又是什么呢,我没必要啊。”

      这么一说,倒也真是这样,大家对任飞的怀疑去除了,但是现在所有人都不敢入睡。

      刘莹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有些惊讶,队伍里内讧,她是没有想到的,但是她的视角仅限于任飞,她也无法探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任飞绝对会很安全,因为她给任飞施加的是二级保护禁咒,一般人绝对无法打破。

      任飞一队共十人,现在还有九人。

      早上亮天后,任飞召集人集合,发现有一个雇佣兵还在帐篷里睡觉。

      他拉开帐篷,拍拍那人,发现怎么叫也叫不醒,量了一下鼻息,可怕的是,这个人也没有了呼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