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国产牲交大片www.zszhenjiang.com

      江琦骏坐到沙发上,和老爹还有佑叔两个人闲聊了几句。

      “佑叔,今天晚上住下么?”江琦骏询问着司野佑。

      这个时间地铁已经停了,而且佑叔今天又喝了不少酒,也没法自己开车回去。

      司野佑脸喝得通红,高兴地说道:“反正明天我也休息,今天当然住这了。”

      高仓健雄点了点头,对江琦骏说:“阿骏,去把客房收拾出来。”

      “好。”

      江琦骏站起身,走出客厅,朝着二楼的客房走去。

      ……

      高仓家还是蛮大的,有不少间闲置的客房,不过经常打扫的客房也就只有两间,其中一间基本上都是司野佑过来的时候会住。

      房间不用特意怎么打扫,也有干净的被褥,江琦骏只要把被褥铺好就可以了,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江琦骏从楼上下来,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只有高仓健雄一个人正在收拾着用过的碗筷。

      “佑叔呢?”

      “去洗澡了。”

      江琦骏点了点头,走过去帮忙:“老爹,我来收拾吧。”

      “不用,马上就好了,这些留着明天再洗。”高仓健雄把碗筷放到厨房的洗碗槽里,回到客厅后对他说道,“现在还有其他的事,阿骏,你跟我来吧。”

      其他的事?

      江琦骏不明所以,而高仓健雄说完之后离开了客厅,他也只能快步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从客厅出来,沿着过道,来到了楼底底下的一个小房间门前。

      那是供奉着高仓家先祖留下的刀与大铠的房间。

      高仓健雄拿钥匙打开门,率先走进了房间。

      江琦骏跟着他走进了房间,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直到高仓健雄走进房间内将拉灯打开之后,昏黄的灯光才将小房间照亮。

      房间不大,前后也就两叠大小,顶上有一个三十公分长宽的小窗户开着,从外头很难看到里面是什么样的。

      江琦骏很少来这间房间,以前的时候,高仓健雄也不让他进来,只是在睡前他都会来这个房间待一会,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惯例了。

      那个时候的他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偷摸进来过几次。

      右手边的架子上摆放着大铠,赤红色的甲片挂在挂钩上,撑起人形。头盔有金色的角,手甲上也印着金纹,组成复杂的图案。

      但是那柄刀却并不与这身大铠摆放在一起,而是孤零零地放在了房间东面贴着墙摆放在刀架上。

      刀架前还有一个香案,案子上有一个铜制带着耳把的小香炉,上头还有几根已经燃灭的香柄。

      高仓健雄径直朝着刀架那边走去,对身后的江琦骏说道:“以后侍刀的工作你来做,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所以你在一旁先看着吧。”

      江琦骏其实在来这个房间的时候,就想起了昨天答应过老爹这茬子事来着。

      “好。”

      既然已经是答应的事,那也没什么好推脱的。

      他盘着腿坐在了榻榻米上,看着高仓健雄如何侍刀。

      高仓健雄把香炉里的香柄清理出来,然后从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了新的香,点燃后插到香炉上,然后跪坐在香案前,双手拍了拍,合十双手闭上了眼睛。

      江琦骏觉得他这样的举动好奇怪。

      有点像是在神社向神佛参拜。

      又有点像是在供奉死者。

      原来侍刀是这样的么?他还以为只是给刀做做维护、上上油之类的呢。

      香炉内,烟雾袅袅升起,飘向刀架上供奉着的长刀。

      侍刀的香里也不知道加了什么香料,闻起来味道与普通的香并不太一样,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好闻的味道在房间内蔓延。

      江琦骏只觉得这股香味来得快,去得也快,味道很快就淡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这个香味的缘故。

      高仓健雄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起身走向刀架,轻声说道:“失礼了。”

      他将刀具从刀架上取下,右手拿着刀柄,左手拖着刀身,转过身朝着江琦骏看来:“你来给刀做保养吧,会么?”

      “还记得。”

      江琦骏点了点头,道场里虽然训练用的都是竹刀,不过高仓健雄的房间里是有收藏着几柄真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刀,只是现代人打造的刀具,江琦骏也跟着他学过如何保养真刀。

      高仓健雄把刀递给他,然后又去柜子里去取保养真刀的工具。

      江琦骏捧着刀,仔细地打量着。

      这柄刀与普通的日本刀并不一样,它的刀身是直的,而且长度比之一般的打刀更长,足足有五六尺的样子,和比较少见的野太刀长度相仿。

      一般的竹刀长度也就是三尺八九寸的样子,这柄刀比普通的竹刀长了快一半多了。

      他觉得自己要是想要熟练掌握这柄刀的话,估计得适应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另外这柄刀的刀柄和刀鞘都是金属打造,外壳有着灰扑扑的碳化层,有一股久远浑厚的年代感,倒不像是江户时代的刀。

      江琦骏看向刀柄与刀鞘嵌合的鲤口,都有点担心这刀会不会生锈拔不出来。

      他虽然把这柄刀带出去过,不过从来没有将刀拔出刀鞘过。

      “师父,这刀还能用么?”

      “能。”

      高仓健雄很是笃定地回答着。

      江琦骏担心地说道:“我要是拔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折了,不用我赔吧?”

      这好歹也是古董,搞不好还值不少钱。如果高仓健雄愿意拿出去出售的话,说不定高仓家的欠债早就还清了。

      “这刀还不至于脆弱到这份上。”高仓健雄不满地说道,“阿骏,动作快一点。”

      江琦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握着刀柄,也不敢太用力,小心翼翼地把刀茎部位沿着刀鞘往上提着。

      “铿冷冷冷……”

      金属交碰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白亮的刀身一点点地从刀鞘中抽出,刃间泛着冷光。

      江琦骏并没有将整柄刀抽出,而是在刀身三分之一被拉出刀鞘的时候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了刀身上刻印着的刀铭——“八戒”。

      江琦骏:“……”

      原来这是二师兄的刀……不对,二师兄不是用钉耙的么?!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相当精彩,与此同时有一个疑惑萦绕心头。

      为什么这刀上刻着的刀铭是纂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