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酷郎男士spa馆

      第鮭四十五章交还是不交

      日初东升,在徐江的命令之下,商队七八十人开始动身。

      直至中午时分,烈日高照,空气中弥漫着不详的气息,直让人感觉不安。

      遬江∗幻尘坐在菡马车之中,观看着黄金峡。黄金峡坐落于几坐大三只间,周围山洞众动,难怪匪徒会在此定居,是居家旅行,打劫必备的好地方。

      “少爷,你在看什么?”小霜儿眨巴眨巴眼睛,也看向窗外。

      “我在看风景呢”江幻尘自然不能告诉她他在观察地势,但凡有危险,࣪至少能找一个安全的路线。

      “哦,风景有啥好看的,一路不都是这样吗”小霜儿很奇怪,不过还是去抱䩣着小狐狸,逗着喵喵,喵喵现在是极其惧怕小狐狸九儿的,整天一副受委屈的样子,打又打不过,小狐狸体型还比它大。

      “九儿,来吃糖葫芦”小狐狸一听霜儿说吃糖葫芦,大眼睛睁得亮晶晶,煞是可爱。

      忽然只听外面嘈杂的声音传来。ဵ

      “打劫,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嘈杂的声音中明显是山贼。

      江ˤ幻尘走下马车,叫小霜儿千万别下来。

      峡谷中全是身穿粗不制作的衣服的山贼,最明显的便是那个手提䧙大刀的独臂大汉。

      没错正是被昨晚抓走的大当家,他永远也忘不了那㴻个蟍人。昨晚那个蒙面㫶人一讋直拖着他来到一群人马面前。抬起头,是一个骑在高大的汗血宝马的黑袍䀹男子,修为深不可测,捏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他只说了一句话“想活还是想死”,当然是活了,黑袍人便命令他今日午时分来阻拦商队,一人不留。

      也正是因为昨晚的憋屈,他义愤填膺,想杀杀人,解解气。

      “滚빋”只飢听领先的马车之中徐江的声音传出。

      “她妈的,老子能受这鸟气,小的们,给我冲,男的杀掉替,女的掳回去热炕”独臂大汉一声振呼。

      “冲啊,”

      “杀啊”

      黃“可笑”马车中一道气릧势爆发养,徐江走出来,灵海境界的气势昳一览뗵无余。双掌一挥,元力离体,形成一道元力掌印冲向冲过来的虾兵蟹将。

      “啊,灵海境”

      “뾐啊,老大救我”

      一声声惨叫声传来,那些最先冲上来的人退飞了回去。 囊

      “她妈的,又是灵海境,啥时候灵海境这么烂大街了”独臂大汉在心䴇里骂骂咧咧,想要撤退,又돮想到那个黑袍人的手段,横竖都是惹不起。

      “看来只能找个机会开溜”

      “兄弟们,不过一个灵海境而已,谁杀掉他怎么奖励三百灵石”

      “什么,三百灵石”周围那些退后的小弟眼睛泛着精光。

      “兄弟们,冲啊”

      흁 “灵石是我的”

      一个个刚才退后的人又冲了上去。

      “不知死徖活”徐江一声冷笑。

      “大家准备迎战”徐江大喊,富锦商队的人拿出武器,运转元力。

      随着駹一阵灰尘飘扬,两方熩人马便厮杀在一起。首当其冲的便是徐江,元力打出,必打飞一个人。

      江幻尘也对上了一个马贼,修为有着筑丹境中期巅峰,自然不是江幻尘的对手,不过江幻尘也没有痛下杀手,只是与其兜兜转转,磨练自己的身法。

      “这小子可真邪性”那马贼心里想到,自己明明差一点就能碰到他,可就是这一点点,永远也碰不到。

      江幻尘那想这么多ᳮ,只是想假ꁣ装样子打一打,也不想换对手,自己也没有随便杀人的嗜好,等着徐江等人解决。

      “小子,有本事别躲”那马贼盯着江幻尘,怒吼道。

      봕“大哥,你看不如쑬这样,我俩假装打一打,你看旁边那些人,整天就厮杀,一不小心还丢掉性命,我想你也不想死在这儿吧”江幻对着马贼道

      马贼思考一番,心里盘算着,这小子修为在自己之上…。

      “行,不过你得给我灵石칶,不然休想”

      “大哥,我轪也穷啊,不然怎么会来压镖欟呢”

      “那还说什么,看招”马贼一声冷笑,䤳举起手中的刀砍去,只不过这次连元力都没释放多少,只是用力气詶纯粹罢了。

      江幻尘笑葦了笑,这小马铆贼到也是个懂事人。

      “杀呀,兄弟们,给ꆼ我冲啊”在场人之中,就数ꅇ他声音最大,也最凶狠,在哪里和江幻尘打的你来ꝇ我往,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样子。

      徐江看着不断冲过来的马贼,心里大怒,手糺中的力道更甚,被他击中的人非死即伤。

      繣“找死”徐江一声震呼,手中元力运转迅速,湎

      “七星剑”说完,一道道剑ꭐ芒飞出,挡在前方的几十号马贼便到飞出去。

      밺周围那些马贼看呆了,立马知道用人数堆积去干点一个灵海境界,实属不可能,众然可能,也需要成百上千的人,不过谁愿意去做这送死的人呢?

      话说如此,便没有马贼敢轻举妄动,皆看向身찵后的独臂大汉,自己已经损失差不多两百号人,朗而对面才死了不过几个而已。

      独臂大汉脸色难看칆,自己向前一步是悬崖,向后一步是猛虎。

      ޑ

      “兄弟们,我不想大家送死,䱤现在,大家य़能逃的就逃,逃…”

      大汉还没说完,只听一声惨叫,瞳孔睁大,到了下去。

      一根细针正插在头上,身后一个身穿袍的男子骂骂咧咧“废物”

      熣“老大”那些马틮贼看向倒下去的独臂大汉,皆都大喊,那些冲上去的᧻人럆也退了回去,死死围住黑袍人。

      “不想死的给我滚开”黑袍人一声冷笑。

      “给老大报仇”周围一众马贼冲了上去。

      江幻时尘注意到在黑袍人出现的鍛一瞬间,徐江脸色难看,死솼死盯着黑袍人。

      只听一声声惨叫,那些冲上去的马贼便到了下去,头上都插着一根针,这完全是碾压,黑袍人绝对是灵海境,还懂螙得使用一些不可小觑的手段。

      “滚,或者死”黑袍人又发出声音。 蛛

      那些剩下的马贼都被吓破了胆,一咕溜跑得比兔子还快。

      “一群垃圾,还得我亲自动手”说完,黑袍人走了出来,一步,两步,气势逼人。

      江흮幻尘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黑袍人,感受到无比巨大的压力,缓缓向人群中退皉去。

      “交出那ষ东西,可饶你们一命”黑袍人对着鐝徐江说道。

      “你只有一人묵?”徐江缓缓说道,

      “我不想听废话,交或者死”黑袍人看着面前这些聚在一起的七八十人。

      ו

      “我来试试你,七星剑第一式幱,落星”徐江一马当先,猛然前冲,离黑袍人十步处䱌猛地劈出一剑,呼啸成风,一道元力斩飞驰兑而来。

      黑袍人看着极速而幅来的徐江,眼中满是嘲笑和轻视,黑袍之下的铜铃般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不见他如何拔针,手中便多出一根银针,泛着淡淡的绿色光芒,向前一扔,便格挡住徐江凌厉的一剑,并不如此,银奐针在破了那道元气斩后还在向徐江飞去。

      徐江速度不减反增,身体如陀螺一般,只见手中剑旋转,发出嗡嗡声响。

      “陨星”大喝一声,只见一身影闪烁,银针被打飞,剑锋所指,便是那怡然不动的黑袍。

      黑袍人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真的没有了下招,双眼还是那样散漫。

      䭤“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也该结束了奝”黑袍人轻起唇语,手中淡淡的黑色元力,让人心悸。动了ᢰ动手指,只见刚才那只飞出去的银针一闪而现,飞向极速冲过来的徐江。쟨

      “砰”当剑尖与针尖碰撞的时刻,发出了一阵惊响,灰尘满天飞扬。 ⥥

      只见一个身影到飞,重重鹡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沫。

      ݗ“灵海境中期”徐江血齿咬紧,五脏六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自己虽也是灵海獹境中期,但却不是一手之敌。

      “交,或者死”银针缓缓飞到黑袍人身边,这一刻所有人安静了,商队七八十人盯着黑袍人和摔在地上的徐江,谁也不敢上前一步,大气都不敢出ꋞ。

      “休想”徐江单手伏地,一只手死死郲按住胸前,努力让自己不到在地上,他知道,今天必弄是难逃一死。

      “桀桀,我想等,但我的主子可不想等”黑袍人发出笑声,让人感觉像坠入无敌的深渊。

      只见他手指慢慢挥动,一声声惨叫发出,七八十人的商鎟队之中便倒下了十几人,毫无反抗之力。

      톔灵海境中期,就连灵海境中期봯的徐教ꦧ头也被一招打重伤在地,有谁还是对手呢?

      ₰ 江幻尘站在人群﫣后面,大脑极速运转,思考着该如何脱身,小爽儿还在马车之中,思来想去没有任何的方法,以黑袍人的手段,但凡自己多动一下,便会以雷霆手段将自己灭杀。

      “交,还是不交?”

      “我,我”看着珀周围到下墲去的兄弟,徐江双眼满是憎恨,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自己뉝的命丢了就丢了,可是룀身边的兄嚍弟还都有着未来啊。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