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吧,春暖花开

      “什么?”金阳大惊失色,颤中穴一阵疼痛,真气开始不受控制。

      若是往常,这种走火入魔的情况,大不了坐下调息一番。

      现在却是不行了。

      身处阵法当中,牵一发而动全身。

      轰!

      赤红阵法一闪一灭,空中金蟾影子彻底消失,散为满天星辰。

      散逸能量爆炸开来。

      霎时间,漫天红光。

      金阳的身影像是破布一般飞天,又重重落到地上。

      “哈哈哈!!”陆谦畅然大笑,心中快意至极。

      随后用出最后一点真气,召唤出一个纸人。

      看看这家伙死没死,没死就补刀。

      先大卸八块,之后想怎么嘲讽就怎么嘲讽。

      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还是懂的。

      嗖!

      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如灵动的游鱼一般,几个闪烁间来到陆谦面前,没入额头。

      “嘿嘿,老夫还有后手,你的身体,老夫要了。”红光传来一股意念,竟然是金阳的一丝神念。

      红光的速度太快,陆谦根本反应不过来。

      并非轻敌,面对一个练气后期的高手。

      他该做的都做了,架不住这个老狐狸如此多的后手。

      红光进入脑海当中,陆谦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意念从外部进来。

      想要鸠夺鹊巢。

      自己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

      识海,是一片黑蒙蒙的混沌。

      不知深浅,不知时间。

      金阳逐渐感觉到这幅身体,正在一步步与神念相融,一种掌控感油然而生。

      “这幅身体一般,但也勉强够用。”金阳暗暗想道,随即心中闪过一丝怨恨,“等老夫出来,必定将你们全部大卸八块。”

      回想一生,自己真是坎坷起伏,大起大落。

      他最恨陆谦,最紧要关头让自己功亏一篑。

      恨不得将其抽筋扒皮,灵魂丢入阴火之中焚烧三百年。

      当然,现在身体是自己的,总不能把自己抽筋了。

      正想着,金阳意念进入识海最深处,

      只有占领了此处,才能真正掌控身躯。

      事已至此,陆谦再无翻盘可能。

      虽然略有波折,但他还是最后的赢家。

      夺舍一副躯体只能用七年,毕竟是外来户。

      这七年的时间再找其他方法续命。

      一切皆有可能。

      “咦?这是什么意象?”

      进入识海最深处,环境骤然一般。

      暗无天日的世界,灰蒙蒙大地横跨一条金黄长河。

      金黄河水缓缓流淌,贯穿古今。

      识海深处有着人类心底最真实最美好的幻想。

      大部分是鸟语花香的世界,或是某种最渴望的事物。

      即便是大奸大恶之人,内心也有一片纯净。

      为何陆谦会是这幅模样,难道此人真就如此阴暗?

      哗啦!

      忽然,河水翻腾。

      一只金黄鳞片,模样似鱼似龙的异兽探出头来。

      磨盘大小的竖瞳盯着金阳,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随后惊喜。

      哗!

      异兽驾着浪花飞来。

      “这是什么?识海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金阳亡魂大冒,心中涌起一股极度危险之感。

      顾不得那么多,转身就跑。

      先离开陆谦身躯。

      他现在十分后悔,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选,为何偏要意气之争。

      哗!

      风涌,异兽瞬间出现在金阳面前,身躯盘绕数圈,眼神望着金阳,似乎在说;来了还想走?

      “好疼!”

      金阳眼前一黑,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吞下金阳意念之后,黄泉观想图内部风起云涌。

      蛟龙身躯急速壮大,漆黑真水源源不断生成,过了一会速度才慢下来。

      世界又再次恢复平静,好似什么没有发生。

      陆谦悠然睁开双目。

      “陆道友,你没事吧?”唐冰关切道。

      于慈和韩冰璃也在一旁。

      “没事,出了点小状况。”陆谦脑海忽然出现一段信息。

      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等回去再看。

      陆谦从包裹中拿出一些益气散,递给众人。

      五通观主目光闪躲,显得很是客气。

      白阳城的人死的就剩下他了,这让他如何不感到害怕。

      五通观主虽然是练气中期高手,但修炼的五鬼搬运法并非制敌之术。

      若是这群人想对他动手,只能束手就擒了。

      所以他把姿态放得很低。

      还有一个人躲躲闪闪,陆谦疑惑道:“燕兄,你何为躲闪?”

      “咳咳,有点不好见人,请神术的后遗症。”燕兴烈转过头来,身上长满密密麻麻的虎毛。

      “原来如此,在下回去看看有何药方,帮你弄掉毛发。”陆谦忍俊不禁。

      这请神之术果然神奇,是否真的有神呢?

      鬼吃香火,神食蜡烛。

      应该是某种鬼类吧,陆谦心里想道。

      一行人打坐调息,修养完毕。

      太阴采真水导引法(入门:750/1000)

      功法刻度暴涨三百点,还差一个月多月的修行就步入小成。

      这次任务简直赚大了,总共增长七百点熟练度。

      果然杀人放火来钱快。

      若是一昧苦修,恐怕一年才能小成。

      “回去道观复命吧,圆满完成任务。”于慈眉开眼笑,这一次虽波折,至少没有伤亡。

      韩冰璃点点头,收起长剑,跟在众人身后。

      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升起。

      朝日初升,天边一片赤红。

      “陆道友,你难道提前发现金阳对我们动手,所以才下的毒?”韩冰璃忽然发问。

      “那倒没有,我虽然猜出金阳身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不知道你还提前下毒?”韩冰璃美眸睁大。

      “以防万一嘛。”

      天知道这老魔想干嘛,而且修炼这续命功法的,哪有一个是好东西。

      若是真将友军毒死了,别人也不知是他,黑锅都让万明背便是。

      回到山下,众人的马也没了。

      估计是被偷,或者让金阳弄死了。

      于是众人各施手段离开。

      “诸位道友,我先走了,山门前汇合吧。”

      韩冰璃几下轻点,浑身萦绕剑气,几下轻点,消失在众人视线。

      燕兴烈仿佛化身虎豹,在丛林中穿行。

      剩下唐冰和于慈两人不擅身法,只能运足真气行走,比一般马车略快。

      两人走着走着,发现不见陆谦身影。

      “咦?陆谦道友呢?”于慈东张西望。

      “在那?”唐冰不太确定指着前面道。

      只见前方升起一阵氤氲黑雾。

      雾气中,八名样貌恐怖纸人抬着白色轿子,腮边通红,脸带诡笑,速度轻快。

      一步一晃,悄无声息。

      阴风阵阵,黑云茫茫。

      阴森怪异,宛如鬼王出行。

      好一个逍遥鬼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