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床戏

      一个月后。

      船上众人无比兴奋,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下海,即便是老水手,也不过在江里面混饭吃。

      这一路上,有了知府令牌果然无人阻挡,即便偶尔有尽忠职守之人上船检查,看到船上的情形后,也会毕恭毕敬的放行,皇家气派已拉满。

      李平陆负手站在船头护栏,心里也是思潮起伏,幼年时爷爷总是给自己讲一些英雄故事,而自己最爱听的便是楚霸王传记。

      只是爷爷一提到霸王,总是黯然神伤,到后来他只有偶尔会说起项家的一些事。

      李平陆记忆力极佳,这些零碎的小事,都被他组成了一条完整的信息链。

      事情是这样的,项羽死前几个月,预感自己将要失败,正逢李真来到军中汇报情报,他就把自已的儿子项虞托付于李真。

      李真在项羽死后,教授项虞武功,项虞十几岁后,渐渐知道自己的父亲死于刘邦,但彼时刘邦已死,他便去刺杀吕后。

      结果被吕后手下高手打成重伤,眼看就要去见自己的父亲,一人从天而降,斩杀顶级高手三十二,大内侍卫五千四,将项虞救出。

      项虞报仇失败后心灰意冷,不愿与仇人同处一国之中,便泛海东渡,寻找新的根据地。

      十几年后,项虞凭借自己的实力,在一个叫乌龙岛的地方建立楚国,自号东楚霸王,他派人来接李真,李真婉拒了,不过两家的关系一直没有断。

      四年前,李指剑不告而别,以李平陆对爷爷的了解,能使得动他的人,左右不过项家,其实他并不急于找爷爷,只是结婚大事,不可不让他得知。

      李平陆如果想找到楚国,只能先找到乌龙岛,少不了多方打听。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没有头发的人在海中飞速前行,他肩膀根本没有动,这就很奇怪。

      等李平陆看清楚之后,才发现,那人是骑在一条鲨鱼之上,顿时童心大起,他刚想喊那个人,鲨鱼却走远了,只得作罢,走回房屋,看见珠儿面色潮红,双眼紧闭地躺在床上。

      李平陆感到很奇怪,因为平日珠儿这时候饭都做好了,今天他照常卡饭点进来,却吃了个寂寞。

      不过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珠儿到底怎么了,李平陆摇动她的肩膀,喊道:“珠儿、珠儿...”

      嬴珠儿虚弱地睁开双眼,对着李平陆勉强一笑,可怜地说道:“安哥,珠儿是不能陪着你了,珠儿先走一步了。”

      李平陆心中一震,但还是面带微笑道:“珠儿,你会好的,安哥会照顾好你的。”

      嬴珠儿突然变得双眼无神,喃喃道:“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你为什么不要我死。”

      “你为什么不要我死!”

      李平陆被她吓一跳,完了,珠儿中邪了。

      小时候爷爷曾说过,大海之上游魂最多,其中不乏恶鬼,专喜欢挑老弱妇孺下手,珠儿这几天伤心离开父兄,精神一向不好,又是初次登船,水土不服。

      每天还要强打精神陪自己笑,给自己做饭,伺候自己生活起居,可苦了这妮子,自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何曾受过这种罪。

      李平陆冲上去紧紧抱住珠儿,珠儿拼命挣扎,力量比平时大上十倍,李平陆更加坚信珠儿被恶鬼附身,但自己空有功力,却拿恶鬼没辙。

      如果恶鬼找上自己倒好,凭着自己的无尘剑心,高深内力,让它魂飞魄散不是难事。

      只是恶鬼附身珠儿,自己不免投鼠忌器,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愧疚,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地照顾珠儿,一直是她照顾自己。

      中了邪的嬴珠儿见挣脱不了,就一口咬在李平陆的肩膀上,李平陆面色不变,心里快速思考对策,却是一筹莫展。

      他气沉丹田,大喝一声:“蒙神念何在!”

      很快,蒙神念来到房外俯首待命,却不敢进入房间。

      “快进来,帮我想想办法。”

      蒙神念快速冲进房间,看到了无比骇人的一幕,夫人面目狰狞,满口银牙深深咬进了老爷的肩膀,老爷的鲜血顺着她樱桃小口,淌了一身,把后背都染红了。

      他上前就要分开二人,李平陆沉声道:“不要过来,珠儿中邪了,我叫你来,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办法,如果没有就去和其他人集思广益。”

      下一刻,蒙神念去甲板上召集所有人,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要求大家最快时间想出办法。

      可这些人论见识哪能比得过蒙神念、李平陆他们?也都是一筹莫展,众脸懵逼。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撞船上了,水手们连忙伸头去看,只见船头下面的海水被鲜血染红,一个人慢慢爬了上来。

      一个水手呵斥道:“什么人,干什么的!”

      只见那人约莫三十多岁,头上没有一根头发,长相普通,穿着一身崭新道袍,手里却捏着一串黑红色珊瑚佛珠,淡淡道:“这船上有鬼。”

      蒙神念闻言,连忙上前抱拳,恭声道:“先生果然高人,我家夫人正是被恶鬼附身,咬着老爷不松口呢。”

      那怪人说道:“带贫道去。”

      进入李平陆的房屋,只见李平陆已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嬴珠儿兀自趴他身上咬着不放,看到那怪人,目露凶光,扑上来就要咬。

      那怪人喝道:“好一个恶鬼,看贫道收你。”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指点在嬴珠儿眉心,一缕紫光从他手中慢慢注入珠儿脑中。

      随后,只听一声凄厉惨叫,一股黑气从嬴珠儿脑后飘出,浮在半空之中,逐渐显出人形,果是个女鬼!

      那女鬼长得还算美貌,全身未着寸缕,隐秘部位被黑雾遮挡,看不分明。

      那怪人啧啧叹息,好像很遗憾一样。

      他随即捏下一枚佛珠,下一瞬已钉在女鬼眉心,那女鬼凄厉惨叫动弹不得,怪人冷哼一声:“让你害人,贫道让你灰飞烟灭!”

      他大喝一声道:“天火诀!”,由佛珠为中心蔓延大火,瞬间把女鬼烧得连声惨叫,一船的人都听得分明。

      那女鬼被烧成一股白烟,道士张开嘴巴,缓慢将白烟吸入腹中。

      只见他眼神一亮,赞叹道:“大补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