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川步兵

      “或许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了,对于目前的星之塔来说,还在沿袭几百年前的老旧教学制度的我们已经不能适应日益增长的学徒数量了。”

      朱利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咳嗽几声,平和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诸位,我们需要革新,星之塔需要革新。”

      沉默,依然是沉默。

      所有塔主眼中都流露出思索的神色,可没有一个人在这时候开口说话。

      革新,意味着变革,变革,意味着新事物的产生。

      他们都分外清楚朱利安口中的“革新”究竟意味着什么,也都知道他们的态度在此刻该是多么重要。

      没有人会傻到在这时候贸贸然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即便是再怎么看好朱利安都不行!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对星之塔负责,需要对星之塔所有的金币系超凡者负责。

      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种程度的“革新”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或许你太着急了,朱利安。”希尔路亚终于打破了沉默,柔声说道。

      “是的,我知道。”出人意料的,朱利安居然点头承认了。

      他再度抬头,眼神似乎穿过厚重的塔尖直达天际的星辰,“我并不知道我们的抉择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或许是星之塔在我手中繁荣,或许是星之塔在我手中衰败,但不管如何,诸位……”

      他收回了视线,环顾在场的众人,认真地说道:“请为星之塔的将来思考。”

      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无奈的笑意,自嘲说道:“或许这的确就是一种讽刺,星之塔作为金币系超凡者的圣地,作为预见未来的权威,我们作为全大陆顶尖的预言家和先知们,却不敢为星之塔的未来占卜、预言……”

      一方面是不能,整座星之塔本身就因星光而笼上了一层命运的迷雾,更何况塔中还有着数以万计的超凡者,更别提还有诸多禁制和其他秘密。

      想要占卜这么一个庞然巨物的未来,即便是在场的诸位塔主连同朱利安齐心协力,以耗尽星之塔星辉和香料库储备为代价,说不定都未必能够成功举行仪式。

      期间牵扯的命运线过于庞杂,几乎不是人力所能理清和查看的。

      而另一方面,同样也是不敢。

      是的,不敢。

      在场的诸位都是研究命运的金币系超凡者,都深刻领会到命运的反复无常与恒定不变。

      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都将在未来的某一刻注定发生。

      他们所获得的,不过是未来的某一个片段,可他们谁都不知道其结果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耗尽资源所获得的,不过是一个注定要发生的事件而已。

      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事件的发生而妄图想要改变一二,最终才导致了这事件的发生。

      这,也正是“已知即未知”的一种解释。

      “朱利安,这件事,或许我们需要时间。”一个副塔主出声说道。

      “我知道,这的确需要时间,但同样,我也知道拖延……”朱利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记得,一年之后,我们就要举行星术交流会了吧?”

      星术交流会,其起源于古早时候的星之塔,那时候的先贤们会在每年的固定一段时间内举行一场交流盛宴,也可以认为是一场最大规模的公开课。

      只要提前报名,就可以获得相关资格在所有人面前交流和分享自己的学识和成果,也能从旁人的讲述中收获另一种思路和别样的知识。

      当然,那是古早之前的,随着时间愈发靠近现在,星术交流会的举行间隔也在不断延长,从一开始的一年,变成两年,随后变成三年,又是五年……

      直到现在,星术交流会上早就不再像之前的那般热闹了,尽管依然还在举行,也依然会有海量的超凡者慕名前来,可终究还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味道。

      每一位塔主都有要事缠身,很少有时间和精力肯参加这样大规模的活动,也很少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学识。

      当然了,就算他们愿意分享,他们这个层次所能接触到的知识和超凡气息,对于普通的超凡者来说也不亚于是某种剧毒。

      而另一面,也正如朱利安之前所提到的,整个星之塔在这近百年的时间内,其实已经陷入了一个看似平缓的瓶颈期,没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所有的发现、改进都是建立在之前的理论框架之中,无非是后人对前人研究的修修补补而已。

      哪怕时隔五年,能够放在星术交流会上可供交流的,恐怕也不是很多。

      而至于星之塔之外,还能指望那些零散的金币系超凡者提供多么建设性的创意和思路?

      尽管朱利安本人都想要见到这样的情况出现,可历史上已经记载了相关的事件。

      在近三百年来,有两百多人曾经在星术交流会上提出过与主流理论截然不同的想法和思路。

      但其中接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多半连灵性排斥与灵性不变这两大基础定律都没有了解过的奇才,至于剩下的那点,所讲述的内容多半最终也能重新回归到传统理论中,只是其中的某些特别案例而已。

      在没有雄厚资源和成熟理论体系支撑下,大部分所谓的异想天开终究只是仅存在于脑海中的奇思妙想而已。

      这也正是星之塔必须存在的意义,它必须成为金币系超凡者的灯塔,为那些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们提供依稀的亮光和心灵上的慰藉。

      “星术交流会……”诸位塔主听着朱利安的话语,互相对视着,暗中交流着眼神。

      不得不说,现在的朱利安令他们感到有些陌生,甚至令他们感到似乎很难摸清楚他的想法。

      “或许,就在明年,在明年的星术交流会上,我们决定下一任星之塔塔主吧……”

      朱利安轻描淡写地说道,像是在说着诸如“晚饭吃什么”那般轻松写意。

      在场的诸位超凡者不禁呼吸一滞。

      开什么玩笑?

      每一届星之塔塔主的任期平均下来,起码有十年以上。

      而朱利安才成为星之塔塔主几年?

      他就这么轻易地将塔主的地位交出去了?

      “诸位,我说过,这是变革……”朱利安依然站在众人的视线中,轻声说道:“而变革就会有牺牲,作为星之塔塔主的我,作为率先提出变革的我,理应付出代价。”

      在众人古怪的眼神中,他笑着说道:“诸位,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知道你们会有压箱底的手段和知识。

      将心比心,我也知道你们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

      那么,就用下一任星之塔塔主的席位作饵。

      钩直饵香,愿者上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