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调教师的惩罚bdsm

      “好啊宝贝,没问题,那你等一会儿,爸爸马上给你做。”

      凌晨看着软萌萌的女儿,一颗心都化成了水。

      他赶紧围上围裙,开始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起来。

      征战杀伐的隐部战王,就像个奶爸一样,成天洗手做羹汤。

      这要是被隐部的人知道了,一定会惊掉眼珠子。

      安晶嘴上还是不肯叫爸爸,但中午吃完饭以后还是拉着他,让他哄自己睡觉。

      别说是哄睡觉了,要是女儿肯叫一声爸爸,就是让凌晨去摘星星,凌晨也会立马坐火箭上太空。

      一直到中午两点多的时候,安清玉才回到家里。

      她当时没仔细看,后来到公司取的时候才发现。

      这些药材虽然不算珍贵,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找齐的,更别说凌晨在上面还详细的要求了药材的年份。

      现在的药材大多数都是养殖的,要有年份的还真不好找,所以才耽搁了这么多时间。

      安清玉提着一大袋药材走进家里,足足半麻袋。

      凌晨正坐在客厅里,看到她回来,赶紧接过那沉甸甸的一袋子。

      “晶儿睡了吗?”

      “嗯。”

      凌晨一边回答,一边仔细查看着安清玉带回来的药材。

      中药本来就是博大精深,同样的药方,用量不同也会有不同的效果。

      相同的药材,用不同的方法组合。也可以制作出不同的产品。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你先吃饭吧,中午晶儿说想吃糖醋里脊,我就又加了一个素菜,给你留了一些,你辛苦了。”

      凌晨没着急着开始配药,而是先张罗着给安清玉把饭热好端到客厅里,才又把药材提进厨房开始收拾药材。

      安清玉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饭菜,闻着那令人胃口大开的香味,心里不由得一动。

      其实……

      他真的挺不错的,做饭好吃,人也不错,对自己和晶儿也很好,而且也很帅。

      刚想到这,安清玉心里暗骂自己:“争气点,多大的人了,还能被男的诱惑……不对,美食吸引。”

      “算了,不想了,结婚也只是为了晶儿……”

      安清玉在客厅里吃饭,凌晨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鼓捣药材。

      别说根,茎,枝,叶这些不同部位,甚至干湿程度不同都会影响到药的效果。

      等安清玉吃完饭进去的时候,凌晨已经把处理好的药材都投进了锅里。

      一股清新淡雅的药香,从锅里不断飘出来。

      安清玉闻到这股药香,精神为之振奋了一下:“这么好闻?你不会是在做菜吧?”

      “当然不是,马上就好,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凌晨看着她,笑着说。

      说话的功夫,定好的时间到了,凌晨心中一喜,当着安清玉的面打开了锅盖。

      白色的热气蒸腾而出,浓郁的药香更是充盈了整个厨房。

      “大功告成!”

      等热气腾腾的白色雾气散去,凌晨才把锅从架子上端下来。

      安清玉第一时间走上前去看锅里的东西。

      薄荷绿色的透明液体,在锅中微微荡着波澜。

      “这是药吗?你不会是拿着什么菜汤骗我吧?”

      安清玉实在不相信,用那些黑不溜秋的药材,可以熬制出这样澄澈翠绿的药水。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晨偏过头和他说话,却发现两人的脸,离得前所未有的近。

      距离近到,凌晨甚至可以看到她精致无瑕的肌肤上,有着细小的绒毛。

      安清玉真的很美,是那种对男人具有致命吸引力的美,完美而又精致。

      安清玉没有发现凌晨走神,而是看着锅里的药犹豫了半晌,才低声问道:

      “那好吧,这个怎么用?”

      “就和普通的一样,涂在脸上就可以了。不过……你的皮肤太好了,万一没有用可不是药的问题。”

      凌晨一句话,又让安清玉红了脸,赶忙退开:“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再试一试。”

      说完,她就走匆匆进了浴室,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因为现在没有合适的容器,凌晨就把药水装到了碗里。

      洗手间里的水声一停,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端着碗去敲了敲洗手间的门。

      “我帮你把药拿进去吧,刚洗完澡用效果是最好的。”

      安清玉正打算穿浴袍,听到凌晨说的话急忙拒绝。

      “不……不用,你放在门口吧,我自己拿。”

      说话间一不注意,手里的浴袍掉在了地上,瞬间被水浸湿了。

      “哎呀!”

      凌晨听到浴室里的一声惊呼,想也没想,下意识的推了下门。

      结果安清玉粗心了,没反锁。

      凌晨那一瞬间,傻了眼。

      安清玉也没想到会这样,完全没有反应,手里提着湿掉的浴袍,愣愣的站在原地。

      一览无遗的迷人风光,让凌晨根本舍不得离开眼。

      下一秒,湿哒哒的浴袍就兜头朝他飞来,同时还伴随着安清玉又羞又恼的骂声:

      “混蛋,出去!”

      她没想到凌晨会突然闯进来,直接把自己看光了。

      虽然凌晨名义上是自己老公,不过之她并没有想过会真正和凌晨过一辈子。

      但是自己好像除了羞恼以外,其实并没有那么排斥凌晨。

      “赶紧出去,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浴袍下的凌晨咽了咽口水,脑子还没转过来,结结巴巴的道:“那药……”

      “药放下,出去!”

      “走啊,我现在看不到你!”

      凌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被浴袍罩着。

      “等一下,那你别动,我去拿。”

      安清玉红着脸,一边说一边小心走近他。

      她刚洗完澡,好闻的芳香充斥凌晨鼻尖,其实从浴袍下,他隐隐约约能看到安清玉端着药的样子。

      那是一种,别具诱惑力的朦胧美。

      “那,那我出去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凌晨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差点崩溃,慌乱地说了句,然后就往门外退去。

      直到浴室的门被关上,凌晨才把浴袍从头上取下来,大口喘息着。

      奶奶的,差点忍不住了。

      他靠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着眼睛平复心情,等安清玉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浴室里才又传出安清玉略带尴尬的声音:“帮……帮我去卧室拿一下衣服好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