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视频解析短视频

      茫茫戈壁中空旷无比,天地尽头处,隐隐约约有一条黑线,只是离得远了,不仔细看根本瞧不清楚。拉近距离看,一道黑色的山脉,在万里黄沙中犹如一条静止的黑龙,山脉从中截断,中间有个山口。来到山前发现,说是山,不如说是两块超大的黑色石头更为恰当,这两块巨石直径都至少上几万米,只在沙海中露出浅浅的一条脊背,更大的部分都埋在地下,也许在下边,两块巨石本身就是连为一体,而山口可能只不过是巨石上的一个裂缝而已。而在两块巨石靠近中心位置,有一座巨型建筑,建筑物经过数百万年的风沙侵蚀,表面依然光滑,纹理清晰。整个建筑呈规则的六边形,似六芒星阵,从底部往上数,正好六个六芒星阵,越往上占地面积越小,形似同心圆。相邻两个六芒星阵之间,以台阶相连,而台阶正好位于星阵顶角处。每个台阶有三十六级,每级六米高。星阵边缘有类似于护栏一样的建筑,护栏上有雕刻,风化严重,无法辨认。每个星阵拐角处,各有一个六米高的石墩,每个石墩上有一座建筑雕塑,因岁月侵蚀严重,有些甚至塌陷,已经无法辨认具体的形态了。最顶端的平台地面上,依稀可见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等图案,但底端的平台上并无任何图案。顶端平台所有图案皆朝向正中心的一个凸起的小平台,此小平台上圆下方,高约十米,小平台上成品字形摆放三样物品:一个外形看起来像水滴,一个上面放的九色土,一个上面放着一块陨石。三样物品所组成的三角形内部,雕刻着各种奇怪的图案、图形,像是某种法阵。从高空上看,整个六芒星阵,加上外围的两个巨石,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祭坛。

      春秋国对祭坛的解释为是一种独特的建筑类型,是用于祭祀活动的台形建筑。祭祀制度起源于原始社会的自然崇拜和原始农业,祭祀对象为天地日月、社稷和先农等神。最初在林中空地上举行祭祀,逐渐演变为用土筑台,再由土台演变为砖石包砌。祭坛是古代用来祭祀神灵、祈求庇佑的特有建筑。先人们把他们对神的感悟融入其中,升华到特有的理念,如方位、阴阳、布局等,无不完美地体现于这些建筑之中。祭祀活动是人与神的对话,这种对话通过仪礼、乐舞、祭品,达到神与人的呼应。

      此时的逍遥叹正气喘兮兮的靠在最高层的六芒星阵一个石墩雕刻下,从底层爬上来那个累呀!无法理解到底是哪个混蛋设计和建造的这个祭坛,你雄伟点、壮观点那是好事,至少还有风景可看,但你建那么高是什么情况,欺负我人矮是吧!关键这不是营养问题,已经上升到种族高度了。缓过气来以后,逍遥叹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卷轴放到地面上,展开,静等下一步指示。

      两天前,逍遥叹等人经过激烈的讨论后,同意接受了这个绝对有巨大风险的任务,并告知了前来等待答案的战也,没想到对方没有给逍遥叹告别众人的时间,直接传送到这祭坛大约十万米之外的一个地点,告知自己大致方向和一个卷轴,留下一句到祭坛顶端后,寻一个隐蔽角落,展开卷轴即可,到时自会有人相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们跑了。水球诚信严重缺失,这他丫的也没有诚信道义,说好的到地点就如实告知在哪?说好的带自己到祭坛万米之外,你他丫的送到十万米外是啥意思?说好的在自己前行的路上,相差十万八千里好不好,你是路痴,还是你是路痴?没天理呀!我忍,再忍继续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出招。。。

      来了。卷轴发出刚开始微弱的光芒,慢慢的呈现出一道影像,灰蒙蒙的天空,残垣断瓦之间,一道身影端坐其中,黑色的衣服包裹全身,灰色披风迎风起舞,长发披肩,一柄法杖随意扔在一旁,略为白皙的肤色,大众化的面孔,整个人让人感觉阳光、豪爽。

      “您好,我是逍遥叹,不知道如何称呼您。”作为没钱没势没实力的小人物,手脚要勤快,嘴巴要甜点,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逍遥叹脸上露出自认为十分迷人的微笑。

      “小家伙,笑的自然点,不然一点诚意都没有。我现在可还没有过归天的想法哦!”

      “。。。你是哪位?让我来这鬼地方有什么事?”

      “这就对了嘛。自然点多好啊,就你刚才那样,一巴掌拍死。。。好了,不说笑了。逍遥公子,你可以称呼我为罚,至于我的全名,你还是不知为妙,听的人受罪,说的人也累,既长又拗口,没有一个小时是说不下来了。另外,我就是战也口中的大祭司。”

      “你家到底是有多尊贵啊!一个名字就要念一个多小时,疯了吧。”千奇百怪事情逍遥叹也见多了,听多了,这么奇葩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果然应了那句话,天下之大,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

      “果然不死心呐!既然你们做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了。逍遥公子,你觉得这祭坛如何?”罚的影像缓慢升高,离逍遥叹所在平台约三四十米的高度停下,环顾四周,而后又回到卷轴之上,凌空而立。

      “不错。看这祭坛的痕迹,应该有上千年的历史了,维护保养下应该还可以用。对了,我信天信地,就是不信鬼神,不要想着让我帮你摆上贡品,召唤什么魔王神王之类的,即使我愿意,人家也不鸟我啊!纯属也是瞎折腾。”逍遥叹由刚开始的为奴为婢,瞬间来个女大十八变,吊儿郎当的不给对方面子。

      “确实,还不够格。这祭坛看着也挺旧的,要不,你给他清理清理,好歹也来了一趟不是,要尊重先民。虽然你不信鬼神,表达起码尊重是应该的,要是哪天遇到了呢?”

      “没事,这么久都没人来啦,不差我一个。估计当年建造这个祭坛的子孙后代已经死绝了,那不干嘛不来祭拜一下。即使还留几个种,应该也落魄到数典忘祖的地步了。人家的后代子孙都不管,我还没这么无聊。”逍遥叹坚决不做,爬上来都累的半死,清扫祭坛这种活,非累死自己不可,刚才自己已经试过了,此地无法动用星力,严重压制星境以上的力量,每次活动付出的体力是正常的百倍以上。逍遥叹有一种感觉,在祭坛不简单,就像是小说、电视剧里最常用的套路,祭坛底部或者内部封印着某种怪物,祭坛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现在只想离开,越早越好,小命要紧。

      “逍遥公子,你不是一直在等任务吗?”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逍遥叹。

      “这就是任务,清理祭坛,还是修复祭坛?”逍遥叹疑惑着,反问道。

      “你说呢?之前战也不是给过提示吗?”罚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逍遥叹不懂,经暗影提醒,是懂非懂的问:“祭坛的麻烦在于禁制,同一水平上走动比上下移动明显减少,而同一平台上的上下小幅度移动,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只是清理祭坛的话,三两日确实可以完成。但如果是修复祭坛的话,祭坛所用的石材和两边的岩石很像,我有个大胆的猜测,当年这里应该是一座完整的山,后来选择这里建筑祭坛,发现这座山石材不一般后,便就地取材,将整座山掏空,并分割两成半,取出的石料,混合其他特殊材料,建成了这座祭坛。你现在如果要我修复的话,需要重新从这山里面取材,用于填充破损。但是开凿石头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更何况要修补,所以修复祭坛不可能是此次任务。那么真相只有一个,清理祭坛。罚,我分析的对不对。”逍遥叹越说越清晰,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暗影等人结合现状和影视小说的规律,均认为此次破案成功。

      罚没有直接回答逍遥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逍遥叹看到后,更加确认自己分析的正确性,带上刀剑,二话不说,开始了清理工作。。。五日后,低头瞭望着一尘不染的祭坛,逍遥叹成就感油然而生,虽然说多浪费了几天时间,但这都是在计划范围内,不予考虑。再一次召唤出罚,逍遥叹直接了当的要报酬。

      “逍遥公子,你任务都还没做完,我凭什么给你报酬啊。”罚四下看了看称赞清理的很干净。

      “看这护栏,一尘不染。这地面,光滑如镜。这图案,栩栩如生。连你自己都觉得很干净了,任务怎么可能没完成呢。说说看,还有哪里是我们没有清理的,不就多花点时间嘛,小意思啦!”逍遥叹故作大方的说。

      “清理?我当时只是让你清理一下,可没说这是任务哦。”罚一脸的惊讶。

      “。。。”如果条件允许,逍遥叹绝对有杀死对方的冲动。

      “说吧,任务到底是什么?”忍,忍者神龟,神勇无比,忍者神龟,披荆斩棘,忍者神龟,所向无敌,充满神奇力量多神奇。

      “其实吧,任务很简单的,对你来说举手之劳,就是。。。把祭坛给我砸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