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湿透

      这些老人目光呆滞,不知道是在为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人感到突兀,还是因为陈晨能够看到他们而感到好奇!

      冰冷的天气,凌晨的夜晚,一件件红色的花棉袄,一张张干瘪的老脸!

      大月高悬,众目睽睽下的陈晨,如坐针毡,如鲠在喉,往前跑,相当于冲人堆里去了,可回头往后跑,自己大老远的来干嘛来了?原地站着不动,被这些老人当猴一样盯着更不是一档子事儿!

      想来牛骏当初去租赁摩托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出事的,眼前就差临门一脚,不能后退!

      打定主意,陈晨软着腿往前迈了一步,那些老人们的眼神也似乎跟着动了一下!

      “你们好!”实在不知道怎么办,陈晨脑子一短路,竟然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穿着红棉袄的老人们好像更好奇了,有的歪着脑袋看他,还有的彻底转过身来。

      陈晨喉咙发干,又咬牙往前迈了一步,他记得,李桃七好像离开后,就是往前面的方向去了!

      见老人们不为所动,陈晨逐渐大胆!

      接下来是第二步....

      第三步....

      ......

      慢慢的走进人堆里,陈晨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他们的脸,但老人数量实在太多,把村路围赌的水泄不通,只能尽量躲让!

      这些老人有的瞎了一只眼睛,有的口眼歪斜一脸哭相,有的额上有疤,有的头上有包,还有的整个脑袋像被根绳子拴在没骨头的脖子上一样悬挂在胸前........

      这里一片阴寒,毫无生气,他们都曾是被儿女抛弃的老人,看着他们身上头破血流,个个带伤的样子,不知道生前吃了多少苦,遭过多少罪!

      虽然可怕,又顿觉可怜!

      陈晨在他们中间躲躲闪闪,老人们只是眼睛一直跟着他动,倒未曾有难为他!

      眼瞅着就要穿出这里,陈晨心生欢喜,却又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唢呐鼓声!

      回头一望,从那村头路上的延绵黑暗里,竟然走出一个迎亲大队来,他们也穿着一样的大红棉袄,前排几个老头仰首挺胸卖力的吹着唢呐,中间一些老太太腰上缠着红纱巾,面容呆滞的手舞足蹈,队尾的老爷子个个脸色煞白,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腰间长鼓......

      这几十号人马缓慢而行阴气森森,簇拥着一顶枣红轿子,哪里还有一点喜庆气氛!

      见长队到来,这些刚才盯着陈晨看的老人们终于收回了注意力,纷纷往两边靠拢让路!

      陈晨被夹在他们中间动弹不得,只能压低脑袋屏气凝神,亲眼目送这些冷着脸办热闹的迎亲人马从身边经过。

      陈晨忽然明白了,刚才和李桃七出门后离老远就听到有鼓乐声音,那应该是他们刚刚出发,现在八成是接人回来了,陈晨又胆颤心惊的盯了眼中间的木轿,见那红色轿帘上绣着一个熟悉的土凤凰,两边悬着的针织麦穗随着节奏左摇右晃,能够确认,这轿子正是魏老太的那一顶!

      牛骏会在里面吗?

      李桃七消失有一会儿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计划,陈晨不敢轻举妄动,正盘算着,忽然见得,路两旁的这些个老人们,开始一齐的往天上扔撒纸钱!

      大片的纸钱哗啦啦的被扔上天去,又被寒风吹落,陈晨没有准备,怕被谁发现自己不一样,也只好装模做样的学着他们的动作,右手往上不停摆动,假装也在参与。

      几分钟后,迎亲队伍终于从头到尾逐渐走出这里,陈晨也趁着有路,一溜烟的跟了出去。

      但他没想到,这轿子是往山里抬的!

      这些人走路轻飘飘的,踏过的雪地一点痕迹也没有,唯独留下一条人脚踩过的新鲜痕迹。

      应该李桃七!!

      陈晨似乎看到希望,踩着他的足印坑,累的气喘吁吁,一口气爬到了半山腰的位置发现,这脚印延绵到一根大树下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他仰头往树上看了看,又扫视一眼四下里被大雪覆盖的荒凉山坳,惊奇的发现,在东边不远处,似乎有个不同寻常的大山洞!

      那洞口黑漆漆的,周围堆了不少发臭的狍子山鸡,看着就不像是个吉祥的地方。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陈晨趟着过膝的大雪慢慢挪动过去,大洞从里往外冒着阴风,钻骨的冰凉,瞬间打穿了他厚重的羽绒大衣。

      洞里蜿蜒曲折,到处结满了蛛网,好在岔路不多,辗转过几个弯道,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较为开阔的平地,洞顶有个豁口,正好能洒下一些月光。

      红轿子停放在一处石板上,牛骏孤身一人穿着他那身衣服耷笼着脑袋跪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整个大洞里没见着魏老太,更没有李桃七!!

      终于找到人了,见好兄弟瘦了不少,陈晨口舌发干,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牛骏!”

      牛骏一碰就倒,虽然他顶着两个黑眼圈昏睡不醒,但好在人还活着,人找到了,怎么出去还是个问题,眼下没什么好办法,陈晨只能抓住他的两个肩膀,尝试着把他背起来!

      牛骏人高马大,重有一百七八,压的陈晨腿脚打颤,汗如雨下!

      大雪封山路,人鬼下山难!

      陈晨背着牛骏,两步一倒,三步一摔!踉跄着步伐,艰难的爬下山去!

      过程难是难了些,却好在一路出奇的顺风,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要想顺利回家,徒步是肯定不可能的,正想着办法,忽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喊叫!

      陈晨心头一惊,扭头一看,好家伙!那深得他信任的李桃七终于出现了,只不过跟他出发前信誓旦旦威风八面的样子判若两人,此刻的他,竟然被一群穿着红花棉袄的老头老太们追逃乱窜,狼狈之极!

      李桃七两条大长腿捣腾的很快,尽管身处危机见到陈晨救出牛骏,竟然还能满意笑的出来,他跑到陈晨身边,驻足回头一望,上气不接下气的嘱咐:

      “别管我,回招待所,让那大胡子开车领你赶紧们走!”说完,他又“妈呀”一声,继续往前逃命了!

      陈晨分身乏术,但看这人一步窜出那么老远,也勉强能够自保!只好尽全力把牛骏背了回去。

      大胡子司机的房间正好挨着门口,陈晨也顾不上别的,抬脚就是一顿猛踹!

      半晌后,大胡子穿着背心裤衩,骂骂咧咧的打开房门,见陈晨浑身粘满树枝雪屑背后还背着人,直接就被吓醒了!

      “您这大半夜的是干嘛去了,这人谁啊?”

      陈晨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勉强抬手往外指了指车子:

      “大哥,路上再给你慢慢解释,能不能赶紧带我们回城,我这兄弟快断气了!”

      大胡子来这一趟生意还没来得及谈,但他为人仗义,知道轻重缓急,不啰嗦,赶紧从陈晨背上把人接过来抬进车里。

      片刻后,车子启动,望着村口越来越远,也终于离开了这个恐怖噩梦般的老古桥不孝村!

      陈晨瘫软在副驾驶上,回忆之前的一幕幕恐怖景象,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惦念那个李桃七除了腿长逃命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高深的本事!

      大胡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的出来事态严重,他双手把着方向盘,时不时的看看陈晨,又看看后座上满脸发黑昏睡的牛骏!

      “大哥,你有火吗,我想抽根烟!”待陈晨体力稍微缓和过来一些,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哎这不好意思,我不抽烟!”

      陈晨点了点头,转身把牛骏身上的衣服扯了过来,从他衣兜里掏出火机,连带着,还正巧顺出了一张照片!

      那是他前几天在雪糕里吃出来的小一寸,牛骏好奇心大,舍不得扔,还一直留着。

      大胡子瞥了一眼看见照片上的人,吃了一惊:

      “兄弟,您这朋友什么人啊,怎么还认识他呀?”

      陈晨闻言一愣,举着照片问:

      “什么意思,你也认识?”

      大胡子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哎呦”一声道:

      “还真他娘没认错,是他,这人叫周贯福!”

      “周贯福!”陈晨也跟着叨念一声。

      “他是谁啊?能跟我说说吗?”

      大胡子眼睛盯着前方的山路,忽然惆怅的叹了口气:

      “原先在我老家那边住的,这小子可不是啥好人呐,犯了不少事儿,最严重的,是杀了人家一家三口呢!”

      听了这一句,陈晨立马晃了个神儿:

      “一家三口?........是不是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个小女孩呢?”

      大胡子“嘿”了一声,“您也听说过呀,那您知道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吗?”

      陈晨顿时紧张起来,那末班车上怪异的一家三口与自己环环相遇,总觉得有些古怪,没想到今天碰见个明白人了。

      大胡子见陈晨很感兴趣,喝了口矿泉水润了润喉咙:

      “好,来的路上,我给你讲了这不孝村的故事,那咱们回去的路上,老哥我就再给你讲讲那惨绝人寰的三口灭门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