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子性爱免费表演XXX

      祁龙轩闻言转过头,问了声:“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苏君衡无奈,看向虞桑雪道:“虞师妹是真不知道高阶神符的厉害,要不是乌兰依有筑基法宝护身,加上她又刚掌握符术不久,否则这一击,乌兰依就算不死也得废了,以后还是不要送虞师妹这种大威力的神符了,免得她下手没个轻重,闹出了人命就糟了。”

      “苏师兄~”

      虞桑雪委屈巴巴,嘟嘴道:“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我。”

      苏君衡颇有君子之风,并未因为虞桑雪一撒娇就心软,郑重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法学殿在五殿之中威名极盛,之前老五为了你,搞得法学殿威名扫地,他们正愁没处发泄呢,老五再怎么任性有师尊护着他,你不一样,知道吗?”

      “哦。”虞桑雪闻言低下头,黯然道:“雪儿知道了,谢谢苏师兄。”

      “行了,不提这些扫兴的事了。”

      见场面有些尴尬,祁龙轩伸了个懒腰道:“雪儿你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想再休息一下。”

      “嗯。”虞桑雪起身,有些不情愿道:“那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看你。”

      “好。”

      祁龙轩微笑点头,在她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又道了声:“法学殿的人要敢找你麻烦就来找我,哥给你撑腰。”

      虞桑雪猛然回头,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重重点了点头道:“嗯,哥哥对雪儿最好了。”

      等到虞桑雪走远了,苏君衡才摇头道:“你是不是有些太纵容这丫头了。”

      祁龙轩深呼吸了一下,略有感慨道:“她自南疆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哥哥被劣根者所杀,我在河洛城见到她时,她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是我救了她,她既然认了我这个哥哥,我便是她的亲人,要为她遮风挡雨,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苏君衡心有所感,叹了声道:“是啊,人生在世,是该要有必须守护的东西,否则只是一味地活着,岂不是太无趣了。”

      “看来苏师兄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吧?”祁龙轩似乎嗅出了点味道,嬉笑着说。

      苏君衡笑了笑,不置可否:“不打扰你休息了,你且躺着吧。”

      苏君衡走后,屋子里又剩他一人空空荡荡,只能望着天花板发呆,这样的日子实在不好受。

      说来祁龙轩这半年来已经是第二次重伤卧床了,好在百无聊赖之际,还能找荆紫川说说话解解闷。

      一见四下无人,祁龙轩忙将神识沉入体内,针对昏迷的这几天发生的一些状况,急着想要找荆紫川了解下。

      “妖儿姐,知道那天突然出现的那道兽吼,是什么来头吗?”

      “从那吼声的恐怖威慑力来看,至少是散仙级别的仙兽,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应该是她。”

      听荆紫川话中之意,似乎对那东西的来路有点了解。

      然而灵修峰盛名之下,竟还有不知死活的仙兽敢招摇过市,祁龙轩一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荆紫川仰头望天,神情一阵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声音幽幽道:“灵修峰位居极东之地,观音竹林的最深处,便是连接东海的苍岚江,据说当年‘天衣神相’于瀛洲海域斩杀的海翼雷龙,原本是一对,雄龙死后,雌龙便将老巢迁往苍岚江,伺机报复灵修峰门人,早年许多靠近苍岚江猎兽丹的弟子,都遭到过不测,后来灵修峰几位高层出面,在苍岚江与那雷龙大战了一场,据说是将那雷龙重伤,之后就再没听说那位的消息了。”

      “海翼雷龙?很厉害吗?”

      祁龙轩痴痴而问,他只听说当年天衣神相越阶击杀海翼雷龙,轰动修界的事,但不知这雷龙究竟什么来头。

      如今听荆紫川说起,应该就是这家伙了,不然以灵修峰的盛名,高阶灵兽唯恐避之不及,哪还敢上门挑衅。

      荆紫川白了他一眼,像看待一个白痴:“海翼雷龙乃上品仙兽,世间兽族,无论妖兽、魔兽、灵兽,龙族的血统都是最顶级的,这海翼雷龙乃东海瀛洲的霸主,传承自上古雷神夔龙一脉,要真是这家伙卷土重来,灵修峰恐怕有得头疼了。”

      “不见得吧。”

      祁龙轩不以为然道:“真要这么厉害,当年怎么就被叶云飞给宰了,难道灵修峰这么大,还找不出一个比叶云飞更厉害的人来。”

      “哎,跟你说也白说。”

      荆紫川满脸不屑道:“海翼雷龙是顶级水、雷双属性仙兽,成年之后实力可媲美散仙,只要不离开水面,灵修峰就算再派多少高手都无济于事的,苍岚江水域复杂,一旦潜入水底根本无迹可寻,灵修峰要是敢追到水面下,无疑是送死,当年叶云飞能斩杀雷龙,也是运气使然,要不是雷龙误入三才奇门阵,在海上,就是十个叶云飞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那这么说,当日咬我手指头的那条四脚蛇,便是那海翼雷龙的幼崽咯?”祁龙轩忽然想起那条四脚蛇来,目光尽是贪婪之色。

      “嗯。”荆紫川道:“应该是被相思弓上的神雷之力吸引来的,海翼雷龙乃顶级雷属性仙兽,天生对雷电有着狂热的喜爱,若能利用相思弓上的神雷气息,将其诱捕,对你日后的行动,将是极大地助力。”

      “嘿嘿~”祁龙轩不厚道的笑了笑:“那可要从长计议了。”

      “闭着眼睛傻笑个什么劲?被打傻了吧?”

      正在祁龙轩喜提诱捕计划的时候,房门叽呀一下被人推开了,鹤龟年冷淡的声音传来,吓得祁龙轩忙将心神收敛。

      好在灵魂的交流玄妙无比,鹤龟年根本察觉不出什么。

      “嘿嘿~师傅,您老人家下次进来能不能先敲门呀?”

      “哼~”鹤龟年撇了他一眼:“怎么,干什么亏心事怕为师知道么?”

      祁龙轩赔笑道:“瞧您说的,我哪有事敢瞒着您呀。”

      鹤龟年被他磨的一点脾气没有,骂道:“都伤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怕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吧,且让为师看看来。”

      鹤龟年说着,手掌作势就要往他头上探去,祁龙轩动又动不了,只好仍由鹤龟年冷嘲热讽,求道:“师傅,我都伤成这样了,您就别取笑我了。”

      “长记性了?”

      “长记性了,下次不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