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好湿好紧

      “哈哈哈哈!”

      一声怪异的傻笑着实把小雨吓一跳,他扭回头,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屋檐下,正冲着自己和客人们傻笑。她的笑声很奇怪,上气不接下气,身子还剧烈的颤抖,虽是笑.....但眉宇间满是愁苦,眼窝里还冒着泪花。

      “英子!你干什么呢?赶紧把你奶奶接回去!吓着客人了!”食摊位的小贩摊主一边忙活,一边冲着屋门口大声嚷嚷。

      “知道啦!”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搀扶起老太太,把她接回了屋。

      “苟三儿,怎么.....你娘也得这病了?”一位用牙签剔牙的客人问道。

      “咳!这有啥奇怪的,又不止我们一家......”小贩摊主一脸无奈。

      他的话,引起了小雨的好奇,遂问小贩摊主:“大哥,老人家这得的是啥病啊?请郎中看过了没有?”

      小贩摊主一脸尴尬,想解释点儿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样子,苦笑着摇头:“请也白请.......”

      “我说这位兄弟,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吧,我来告诉你咋回事?”那位剔牙的客人一抹油渍麻花的嘴,说道:“这病啊,叫笑癫病,是牛首村特有的怪病,百十来户人家里,总有那么一两户得的,不算稀奇。”

      “哦?笑癫病,怎么个说法?”小雨好奇的问。

      那名客人吧嗒吧嗒嘴说:“就是这人啊,莫名其妙的老爱笑,白天笑,晚上笑,睡觉的时候也笑,一开始没什么,越往后越严重......到最后笑得上不来气儿了,差不多也就......哈!你懂的。咳!要说这世道.....哪个村子没点糟心事儿啊?比起那伏凤镇,咱牛首村算是福地了。”

      “就是!”那在一旁收拾碗筷,帮忙打下手的摊主婆娘也嘀咕说:“人这一辈子,怎么也是个死,笑死比哭死强!”

      “哈哈哈哈!嫂子说的不错,是这个道理!要让我选个死法,我也选择笑死,尤其是.....在嫂子怀里笑死!”

      “哈哈哈哈!”

      “咦~~!”

      “呦~~!”

      .....

      人群一下子哄笑了起来,还有吹口哨的,周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那小贩摊主,本分老实,有人调戏自己的老婆,也不气恼,摇头苦笑继续干活!本来嘛!顾客是上帝,偶尔开个玩笑啥的不打紧。倒是他婆娘羞的满脸臊红。

      他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小雨却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中......

      因为生意好,烤羊腿要多等一会儿,切好的猪头肉先上了,葱花香油拌好的卤猪脸,要多香有多香,色泽也诱人!

      司马阳没听小雨他们聊什么.....还深陷在妖骨奇案的思考中,见上菜了,咳声叹了口气,夹起筷子就要吃!

      “咔!”

      小雨用筷子夹住了司马阳的筷子,阻拦住他,惊得司马阳一愣,不知道对方啥意思?

      “哦.....!朱兄,不好意思,您先请!”司马阳一脸尴尬。

      小雨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司马阳这才品出味儿来,原来是.....朱兄弟不让自己吃这肉!

      难道这肉有问题?司马阳一头雾水,懵逼不解。

      “朱兄?”

      “司马兄,咱们先吃饼,肉嘛......留着晚上吃,”小雨沉吟道。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司马阳纵然再想吃这香喷喷的卤猪脸,也只得忍着!虽然自己不明所以,但朱兄弟是高人,他既然说不能吃,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要说小雨初来乍到,对这个妖魔出没的古代世界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何以就断定这肉不能吃呢?他当然有自己的思考!

      方才......那老太太的表现,还有客人的解释,引起了小雨深度的反思,他严重怀疑......这摊主母亲得的,是曾经在巴布新几内亚流行过的库鲁病,又叫“笑笑病”!

      这种病十分的可怕!死亡率100%!无药可治!但最可怕的并不是笑死本身,而是.....发病的原因!是由一种叫“朊病毒”的家伙引起的。

      朊病毒,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病毒,因为没有核酸遗传物质,相当于......蛋白质转录过程中“三级结构”产生的bug,神奇的出现,专门攻击脑神经!其杀伤力堪比狂犬病。

      而朊病毒的产生.....竟然和同类相食息息相关!

      小雨大学主修过生物化学,对朊病毒的“累累罪行”还是比较了解的!

      以前英国人杀完牛后,有些卖不出去的部位,就磨成粉,再做成牛饲料喂给牛,一下子造成了疯牛病!发病的牛......大脑如同棉絮一样烂掉。而人如果吃了这种牛肉,也会产生相同的症状!这就是牛“朊病毒”的“杰作”!

      类似的还有僵尸鹿,疯羊,都是如此!人们吃了它们的肉,也会产生同样的症状!

      另外,耐人寻味的是......不同物种同类相食产生的朊病毒,具有一定的差异性,虽然都是侵害大脑,但产生的症状不尽相同,人吃了它们的肉,临床的反应也并不完全一样。

      而作为最为瘆人的人类相食......得的朊病毒,则是笑笑病!四肢麻木,僵硬,活活把自己笑到呼吸衰竭而死!刚才那老太太,满脸堆笑,眉宇间却是极为痛苦的神情,可想而知......她的灵魂承受了多大的折磨!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人盖杜谢克深入巴布新几内亚,研究所谓的“库鲁病”,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后发现......发病的真正原因正是因为他们有食葬的习惯。

      亲人去世后,当地土著会把亲人吃掉,从而得了库鲁病,而食葬中.....往往是女性来充当“送葬”的角色(以便完成生命的循环)!所以.....发病的人,也全部都是女性!

      正是因为发现了朊病毒,盖杜谢克,获得了1976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似乎冥冥中......造物主定下了“天道”,那就是禁止同类相食!一旦违背了这个“基因法则”,就会遭到报应。

      从这条原则上来讲......岳飞所谓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当真不可取,说不定......会把自己搭进去。

      不过.....这种朊病毒,即使在同类相食的过程中,也不是每个个体都会产生的,就像是那位客人所说.....百十来户人家吧,总会有那一两个,不算稀奇......当年的吃人狂魔朱粲,也没说得库鲁病。

      小雨穿越回的是古代国内,又没穿越去了巴布新几内亚......文化上不存在差异。这里的百姓,更不可能会有那种原始野蛮的习俗。那为啥.....也会得这种病呢?

      难道是猪吃猪,羊吃羊吗?可即使猪吃猪,羊吃羊,得的也不该是“笑笑病”啊?朊病毒的种类就不同!

      那么.....他们真的是同类相食吗?那一个个开朗豁达,有说有笑的外表下面,都是群“披着人皮的狼”?来往的客商,喝醉住宿后,就成了......?

      不应该!这村子挺富裕的,一路所见,家家户户猪羊成群,犯不着那么做!那问题出在哪儿呢?

      有朱兄弟的提点,司马阳自然不敢等闲视之,乖乖的和小雨啃着饼子,喝着米酒,倒是也不错!但他内心困惑啊,极想等饭后没人的时候.....让小雨赐教其中的原委。

      而此刻的小雨,也是脑洞大开,思维天马行空,推理着各种可能!

      他一边嚼着饼子,一边起身移步到那被剐的就剩下了一副骨架的吊羊跟前,反复的打量观摩,然后.....又来到了笼子旁边,看着那一只只被关在里面的羊。

      要说那些羊,似乎也颇有灵性,知道自己迟早难逃一死,一头头咩咩咩的哀伤的叫着,泪槽内也能看见有隐隐的泪花......包括其他笼子里的狗也是一样,蔫蔫的,满脸愁苦绝望的神情,不时发出呜咽声。

      简单的填饱了肚子,司马阳打包起了卤猪肉和两条羊腿,带着小雨.....在村子里唯一一家客栈内定了个干净的房间,两人进屋休息,准备到晚上的时候,返回伏凤镇,围猎那个鬼仙!

      此时此刻,周围再无旁人,司马阳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小雨:“朱兄!是否.....这肉中有毒?可是,我见其他人也吃了,没事啊!”

      小雨微微叹了口气,沉吟道:“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人心?朱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还请赐教!”司马阳懵逼坏了,太想知道答案了,还深深的给小雨作了个揖。

      小雨思虑片刻,打开了牛皮纸包......那两条撒了椒盐和辣椒面的烤羊腿,登时散发出“勾魂夺命”的香气,溢得满屋子都是烤肉香!

      “司马兄,你道法高深,可否看出这肉里的玄机?”小雨沉吟道。

      “玄机?”司马阳移步近前,唏嘘皱眉的盯着这两条羊腿看。

      ps:给力还是你们给力,这么快就500章推荐票了,说到做到,加更一章!

      另外,新书期间,大家方便的话,可以每天追看最新的章节,因为编辑比较看重追读,就是最新一章更新后,24小时内看的人数,追读越多,后续推荐资源就越好。对于一个萌新作者来说,推荐资源好坏,那真的是有决定性的意义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