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超级强国

      斌离开学院的柳席,打算핉先去离学校最近的黑石ዋ城瞧瞧,等离开执法队巡逻的范围。只穿过一片森林,耳边就隐隐传来喊杀之声。

      “不是这➖么巧吧吝?刚出来就碰上厮杀。”柳席手握剑柄,脸上浮现一抹古怪的神情,心中很是好奇。本就出来历练的柳席,决定去看看。

      不一会儿,已经能看到一伙人厮杀的场景,柳席在一块巨뻓石后隐藏起来,看着正在厮杀的众人,猜测着他们的修ႋ为情况。

      “打斗间没有斗气铠甲,斗气纱衣,看起出手强度,都是斗者,牲倒是对我完全没威胁。”柳席看着这场厮杀心想。

      …………

      此时,葛虎自己的手下鄠不断被杀死,包括他自己剩下了四人,而血刀佣兵团还有⦏五个人,心中⃦都感到绝望了。葛虎看着血䨁刀领头的赵凯,戾声䒛吼道“赵凯,你当真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我大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哈,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等这次灭了你,我们大䀘当家的在灭了你大哥,到时候这뵁黑石城就是我们血刀佣兵团的了,你以为你还콤跑的掉吗!”赵凯一脸狰狞的狂笑道,手中的动作也没停,一刀劈向葛虎的脖子。

      葛虎后☰退一步躲开赵凯这致命的一刀,反手一枪刺向赵凯的心脏,心中虽然绝望,嘴上却不认输。

      “你休想!”

      데 赵凯一刀挡开葛虎刺来俧的一枪,继续嘲讽道“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活着回去吗!”

      “别做梦了,你就乖乖的去死吧!”赵凯继续挥琲刀,趁葛虎不备,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伤亡不断增加,겐不一会儿葛虎的手下全部死亡,而赵凯也不好过,他这边也只剩下两个人。

      葛䲭虎看到手下全部死亡,今天就已经没襧打算活着回去,看着对面的赵凯和孙五,当即下定了决儰心。

      ﵡ “碎叶鈞枪!”

      赵凯看到了这气势磅礴的一枪,心中涌出一抹恐惧,不想蜢硬扛这一枪,ꦮ便直接躲开了。

      葛虎看着四处躲ﷹ避的赵凯,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这一枪本来就不䗧是刺向赵凯的,一枪贯穿了旁边的孙五。

      而赵凯看着葛虎这一枪刺死孙五,脸上浮现恼怒之色,对着葛虎吼道“你该死!⏧血刀斩!”

      看到这一刀,葛虎弃了枪,随手抢过一把刀,䌿一脸疯狂的冲了上去,用肩膀硬接了赵凯的斗技,同时将手里的刀捅入了个赵凯身体里,几乎同归于尽。㼕

      …………

      柳席看到最后同归于尽的二人,这是柳席第一次看到这片大陆如此惨烈的真实,厮杀和争斗永无休止!

      柳席走向那同归于尽的二人,看着这些鲜血淋漓的尸体,用力晃了晃脑袋,说道“我果然还是不适应啊!”

      좏 “救...我.....救......我…………”硬接了赵凯血刀斩的葛虎,被劈断了半个肩膀,幸运的残留着半口气。如果没有人救他,他难逃一死,这时候却模糊的看到了一道人影走到他的面前。他不知道这是谁,但求生的本能让他开檳口求救道。

      “哦,还活着。”柳席听到这求救声,一脸的惊讶。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在ਿ眼前!罢了,举手之劳而已!

      柳席上᷈前拔出了砍入肩膀的大刀,简单的处理止住了血,从纳戒中取出一枚二品回血丹给他喂下去。

      葛虎吞下丹药后,一股温暖的热流扩散㞫开来,全身的伤口都在缓缓结疤,特别是肩膀上的伤口,肉芽不断蠕动,同样开始愈合。

      等到肩膀基本愈合쑄后,葛虎就醒过来了,尽管因为ᮼ斗气耗尽并且大量失血,身体非常虚弱。

      葛虎醒鸆来后,看着旁边站着的,提着一柄宝剑的俊美少年,一脸的惊讶。这是哪家的公子?感受到身体伤口基本愈合,心中更缡是惊讶,读好厉害的丹药,騯心中浮现一抹贪婪。

      “多谢恩公!”葛虎一脸郑重的拱手对柳席说道。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听到被救的人道谢,請柳席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他说道。꫶

      “我㴈叫葛虎,是黑鲋铁城龙虎佣兵团的二当家,不知恩公是哪家的子弟?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如果有用的着我葛虎的地䤽方,尽管开口!”葛虎一穰脸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柳席。

      “我叫柳..庆,出来历练一番,增长见识。”说到名字时,柳席稍鏮停顿了下,回答道。

      “既然如룺此,我想请恩公来我黑石城做客,我一定好好招待恩公뤷,以报答恩公救命大恩。”葛虎突然间变得更加热情了,脸上洋溢着憨厚的笑容,极力的邀请柳席去黑石城。

      藅柳席看着眼前热情的葛虎,心中涌现出一抹怪异的情绪,不过他本来就想去黑石城,就同意了。

      葛虎简单收敛了他手下的尸体,就在他的带领下,二人一起前往黑石城。

      一路上,葛虎一路上都热ﰁ情的柳席介绍他和他大哥葛龙组建的龙虎佣兵团,一只正直的䷇维护着黑石城的秩序。

      遣一直到赵海带着血刀佣兵团来到黑石城,开始不断挑衅他们龙虎佣兵团的地位,连他今天都遭到了血刀佣兵团的伏杀,若不是柳席相救,他怕是已经死了,所以要好好感激柳싽席的救命之恩。

      一路上,柳席对葛虎讲的故事,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彂偶尔还会䈲提问。

      “没想到你和你大哥一直在维护黑石城的秩序,真是厉害啊!不知道你大哥是什么修为?”

      “那是自然,我虽䛐然只是八星斗者,但我大哥那可是五星斗师。那可恶的血刀大当家赵海也不过四星斗师!”葛虎说到他大哥葛龙时,是一脸的自豪,说到他们的死对头赵海时,就是咬牙切齿,一脸的ⷣ狠厉。

      走到黑石城时,已经是金乌西坠볲,天色愈发暗淡了。

      不过有葛虎在前面带路,倒是很顺利的进了城。

      “柳庆小兄弟,前面就是我龙虎佣兵团的驻地了,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就在我龙虎佣兵团住下,今晚我们不醉不归!”葛虎在回到黑石城后,明显更加的放松。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听着葛虎再次热情的邀请,柳席心늟中的怪异感觉更强了,不过心中不去,就答应了。

      走到一座巨大的府邸前面,守着大门㴲的两个壮汉在看见葛虎后,立刻喊道“二当家好!”

      “好,大当家的现在在哪?带我前去。”葛虎神情自然的问道。

      ᷇ “请随我来。”大门左边的小弟说道。

      来到一处大堂,还未̼进去,躋就传来一阵豪迈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是二虎回来了。”

      出来后看到葛虎浑身破破烂烂,还有明显的伤疤,眉头紧皱,一脸的怒气。

      “是谁?二虎,谁把你伤成这样?”

      “是血刀佣兵团的赵凯,我在鬿今天回来的路上被他伏击,除了我之外,所有兄弟都死了。对了,大ᙟ哥,多亏了这位柳庆小兄弟,路礌过救了我一命,否则怕是我也回不来了。”葛虎听到葛龙的询问,一脸愤怒地回答原因,之后一脸庆幸的对着葛龙介绍着柳席。

      “是吗!多谢柳庆小兄弟了,我从小和二虎相依为命,你如今쮭救了二虎,就是我兄弟二人的恩人。”葛椗龙听完郑重的对柳席说道。

      “是葛虎兄自己命硬,我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听着葛龙郑重的话语,柳席对着两兄弟的印象倒是不错,知恩图报,但是回答的还是很谦虚。

      当晚

      葛龙和葛虎准备了一桌酒菜,说是要与柳席畅饮。

      䀐“来来来,柳庆小촨兄弟坐这里,今夜我们不醉不归。”葛龙坐在主位上,豪迈的说道。

      柳席顺势坐了下来,在葛龙葛虎两兄弟的劝说下,也是举魇起酒杯准备喝一点。 鸝

      不过就在柳席举起酒杯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瀬,柳席举起酒杯时,稍稍闻了下。脸上隐晦的露出了一丝寒意,心中微冷。퇹“酒里有迷药,作为쓘四品炼药师,辨别药性是本能。”

      柳席举起酒杯,看着主座上豪迈大笑的葛龙,旁边作为热情的葛虎。柳席脸上自然是露出温和的笑容,心里却不断冷笑,“看来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

      “二虎,폸快来和我一起敬柳庆兄弟一杯。柳庆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干杯!”葛虎站起身说道。

      柳席痛快的干了,葛龙和葛虎相视一笑,也是喝下了杯子里的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等柳㘉席觉得时间成熟的时候,轻轻晃了晃脑袋,然后结巴的说道“我...怎쇲么...有点...晕?”

      “哈哈哈,是这酒劲太大了,没事。”葛虎大笑着说道。然后就看到柳席晕倒在桌子上。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葛龙,不由摇了摇头,喝下了杯子里的酒,说道“果然启是个雏,这么快就趴下了。”

      “大哥,这可是个肥羊。看他那柄宝剑,还有手上那枚纳戒,肯定有好东西。今天我吃的那枚丹药,效果非凡啊!”葛虎此时也是一貅脸阴笑着说道。

      “估计又是哪个势力的公子哥儿,故事听多了,年轻气盛就出来乱弛跑,不过到了我这黑石城,就别想出去了。”葛龙听完,也是一脸冷漠着说道。 

      “谁别想出去了啊!”平静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此时柳席正笔直地坐在椅子上,一脸冷漠的看着二人说道。

      “你...你...你怎么可能还醒着。”首先表示震惊的용是葛虎。

      “没想到你竟然没着道儿!鼹不过也没关系,你以为你还出的去吗?来人。”葛龙紧紧盯着柳席,平静的说道。

      不过这二人却没有一点担心,也是因为柳席这年轻俊俏的脸,哪怕一脸冷漠,也没半点威慑力。

      “是吗!看来是要打一场了。”柳席冷笑着回应གྷ,从纳戒中取出宝剑,一寸一寸的抽出来。

      这是外面葛龙葛虎安排的人也㾈已经冲了进来,一群斗者而已,不足惧!

      柳席站起身,踏着飞鸿步就冲向那群斗者,大量的斗气顺着经脉流向宝剑,剑身上仿佛燃烧一般亮起了一道道明黄色的火焰。 짠

      “烈焰剑法!ᄥ”

      盻如同热刀切豆腐,这群斗者手里的刀和枪,起不到丝毫阻挡,砍断他们的武器后,顺势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致命的伤口。

      不一会儿,珉再无一人能站起身,看的此时坐在桌上的那两个人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你竟如此实力!不过事到如今,你必须死!”首先反应过来的是葛龙,看到如此场景,就知道今天这事䘻不能善了。反应过来迅速下了决定,取出长枪一个起跳就冲了过来。

      紧随其后的ド葛虎,也是反应过来,看着已经冲上去的葛龙,眼中发狠,也提똚着枪冲了过来。

      怟这两兄弟实力虽然不如柳席,但这股子狠劲着实毒辣,招招狠毒都是以伤换命的打法,确实给了柳席很大的惊讶。

      不过柳席心中倒是越发兴奋,他出来不就是为了经历这些抱着必死决心的搏杀吗!没有使用超出斗师境界的쐻力量,单纯使用剑术来与这两兄弟搏杀增加实战经验。

      不过葛龙葛虎这两兄弟倒是越打越心惊,“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打了这么久斗气也不见变少,反倒是招式之间越来越熟练了。”

      两兄弟对视一眼,当即决定使用最后一招杀了柳席。

      “碎叶枪!”

      “碎叶枪!”

      柳席看着他们兄弟二人间狂涌的气势,冷笑一声。

      䙹“烈焰鯼焚天!”

      柳席所持宝剑上火焰涌动,随着柳席的挥砍,火焰划出一道火焰剑气,—瞬间淹没了葛龙和葛虎。两声惨叫过后,这虚伪的兄弟俩彻底失去生机,变成了两团黑乎乎的焦炭落在地上。

      柳席持剑挽了个剑花,将宝罜剑收入剑鞘。看着这满屋的尸体,轻呼了一口气。

      “呼~”

      这是柳席ﴣ第一次杀人,没有鲜血淋漓,因为在柳席的宝剑撕퀁裂他们身体的同时,火焰就将他们的血液蒸发了。屋子里反倒有一股血肉被烧糊的味道,令柳席有些反胃。

      柳席不再看屋内的景象,转身ங推门而出,这下是真湋的要找个住的地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