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人格

      这天早上八点半,老爸张敬奎收拾好准备去集市上试试,结果张向东闹着非要跟着去。今天他好不容易能摆脱那群小伙伴,便打定主意一定要跟着去。

      这几天可把张向东憋闷坏了,村里还没有手机、WIFI、互联网,娱乐设施只有电视、收音机,小伙伴们天天来找他一起玩,他实在拉不下脸来跟他们玩撒尿和泥、满村捉迷藏的把戏,只好出了几个粪坑里扔石头、放炮之类的馊主意,天天把小伙伴们整得哇哇大叫,却又个个乐此不疲,还觉得他主意真多,玩的都特别有创意。

      老爸被他缠的没办法,只能找来自行车带着他一起去。

      ……

      到了集市存好车,老爸带着他找到一个开店的熟人赵建军店里,说好了自己要借用他的地方收点东西。

      用硬纸板写了个收银元的牌子立在那,就一边跟赵建军闲聊,一边帮他招揽生意。张向东知道这个集市只能宣传一下,让有想卖的知道来自己这里,毕竟谁也不会带着银元跑来赶集。

      路人见有收银元的摊子,不免好奇的过来询问几句,很快就有人说自己家里存着几块银元,能不能等他回家去取,老爸与他约好多等他一会儿,那人就急匆匆走了。

      ……

      回到家,一趟集市下来,零零散散加起来收到43枚银元,按10元钱一枚收,用了430元本钱,收到的都是“袁大头”和“孙大头”,品相比较好的只有2枚“袁大头”,剩下的都品相一般。

      现在只等北京那边的回信,张向东丝毫不怀疑,以老连长的性格为人,只要他看到了那封信,肯定会尽心帮他摸清北京那边银元的行情。

      他重生前听说过银元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1000多元一枚,市场上出现了很多造假的商家,好点的使用白银掺杂的合金,黑心的直接用钢铁做坯外镀白银,最厉害的连用的模具都是古物,不是真正的行家很容易打眼上当。

      倒卖银元从根本上就不是长久之计,何况老家这里只是北京周边的小县城,从来不是什么经济繁荣的地方,银元的数量注定不会太多,只能做一段时间挣点快钱。

      好在这门生意只是张向东的初步计划,也没打算在这方面赚太多钱,主要目的就是赚到一点钱的同时改变父母过去的小农观念,培养他们的商业意识。即使到了后世,国家大力推行城市化,大量的农村人口进城,大部分人选择的都是进城打工,在城里辛苦工作多年,才能在城里买下一片栖身之地,等到房价暴涨,更是连块栖身之地都买不起了。

      张向东现在只希望趁父母年轻,让他们选择创业,不再把大好年华都消磨在田地里。到时他暗中再引导一下,让父母找门回报丰厚的生意,生活肯定不会再这么拮据。至于以后,张向东有后世那么多年的记忆,相当于手上握着的都是王炸,家人的命运在他重生回来那一刻就已经改变了。

      快被小伙伴们逼疯的张向东,终于有了个好主意,这天他把村里的小伙伴们都召集到村东头小树林开会,准备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等人齐了,数了数一共有17个小伙伴,都是男孩,那时候男孩很少和女孩玩到一起,会被别人笑话,他打算以后每天抽一上午的时间来给这群小伙伴补习。

      重生一场,不能光顾着自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张向东想为自己的小伙伴们也出上一把力,这个过程对这群七八岁的孩子肯定是残酷无比。

      “明天八点都带着自己的课本、笔记本和笔,到村后头找个地方我给你们补习。以后暑假每天上午八点都要过来。”

      话一说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简直是晴天霹雳!盼了那么久终于放暑假了,这还没玩过瘾就又要开始学习?

      看着有人蠢蠢欲动想要言语,张向东一挥手:

      “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谁不来我就去告诉你家里,看你爸妈打不打死你。”

      看着这群小伙伴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张向东心里自是暗笑不已。前几天他带领小伙伴们与隔壁村子的一大群孩子们不期而遇,三言两语不对付就都撕打在一起,张向东大发神威,把其中几个大点的孩子打的倒了一地,还好心教了他们怎么唱《征服》。这一架让他在小伙伴们面前威信大涨,再也没有哪个小伙伴敢跟他吹牛皮。

      跟小伙伴们约定好了补习的事,张向东带着这些群小伙伴去河边又捕了一次鱼,他拿着个铁桶站在一边指挥,越来越像小伙伴里的小皇帝。

      这次捕鱼依旧是收获满满,不过都是巴掌大的小鱼。张向东自然是分的最多的,他也不在意,拿回家回家交给老妈,并说了以后自己要天天给小伙伴们补习。

      老妈听了挺高兴,只是嘱咐他别耽误了自己的学习。晚上吃饭还特意弄了两瓶啤酒,跟老爸说咱儿子能不忘本,以后肯定有大出息。

      一连几天,张向东上午给小伙伴补习,下午带他们不是捕鱼就是锻炼身体。前世学的军体拳和硬气功自然是不敢教,只能教他们一些俯卧撑、蛙跳之类的基础东西,大姐二姐也时常来凑热闹跟着一起。

      这天下午张向东正在指挥小伙伴们捕鱼,大姐跑过来把一封信给他,说是刚才邮局的人送来的,打开一看正是老连长的笔迹。

      信里问张向东怎么认识自己,他对农村里的一切都很好奇,想让张向东捉点蝴蝶之类的做成标本给他寄过去,最后说琉璃厂那边有店铺和摊贩在收银元之类的东西,看品相谈价钱,普通的品相差一点的20多元,品相好的精品能卖40多元,还邀请张向东去北京,说到了北京他做东,请他去吃涮羊肉吃烤鸭喝豆汁。

      看完信,张向东心中兴奋不已,当下回家洋洋洒洒写好了回信,准备明天下午就带小伙伴们一起抓蝴蝶做标本,到时候一起寄过去。然后又琢磨了一番,准备去告诉老爸这个好消息。

      找到老爸的时候,他正在地里和村里一个张向东喊大爷的长辈闲聊,看到张向东就招呼他过去。张向东喊了声王大爷就坐在一边听他们聊天,准备等王大爷走了再告诉父亲。就听见他们聊起了自己家:

      “你们家以后可不用发愁了,仨孩子个顶个的学习好,尤其是老三,还能帮村里其他孩子补课,这么小就知道不忘本,以后你们家就等着享福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