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手帕国语版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虞掌门人好像是在暮云山的山脚下遇袭的。”面对虞令葆的质问,赵翊神色不变,“至于阵法似出自我宿雁岭这一说,虞掌门人定是醉眼看错了。暮云山这几年声势壮大,人员比宿雁岭多了两番,难免良莠不齐。行刺一派之首,此等大事,绝不可忽视,虞掌门人不如回去再好好调查调查?”

      虞令葆看向赵翊,良久,她哈哈大笑:“赵大哥果然是赵大哥!我就说嘛,赵大哥比我大上十几岁那可不是白大的,到底是比我想得周全。”

      说着话,她举起酒杯,“来来来,我敬赵大哥一杯。”

      于是,酒席上一扫方才的剑拔弩张,双方言笑宴宴,把酒言欢。

      宿雁岭有个镇子叫飘云镇最是富庶,土地肥沃,算是宿雁岭的粮仓,如今已经算是虞令葆的囊中之物,赵翊这次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在暗算虞令葆不得手的情况下,厚着脸皮摆出一桌酒席宴请虞令葆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最好是能要回来,要不回来,死皮赖脸也要要回来!

      赵翊就是下定这样的决心来的,所以这次带来的人没有多么高强的修为,但劝酒那是一流的。

      尽管虞令葆言明身上有伤不宜饮酒,怕回去挨陈先生骂,但耐不住她酒量浅,三杯五盏之后,她已经有了五六分的醉意。

      至于李不愁,也喝得七七八七八,扯着劝酒的那人大着舌头天南海北地胡乱掰扯着。

      既然赵翊存心想让人醉得走不了道,也不好拂了对方的苦心一片,再者说,虞令葆也想去宿雁岭看看。

      那天遇到的走尸所设的阵,怎么看都有几分熟悉,虞令葆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她想去证实一下。

      当家主事的两个人都喝醉了,其他人就好安排了。

      赵翊让手下的人张罗,很快就一一安排妥当。看向醉得迷迷糊糊的虞令葆,他招了招手,吩咐将人扶到自己的那辆马车里。

      不想人还没靠近,就见那个随着虞令葆过来的瘦弱小子突然暴起。

      赵翊一时大意,还没看清,伸手去扶虞令葆的那个人已经被一掌给打飞了,最明显的伤就是伸出去想扶着虞令葆的那只手的手掌脱臼。

      凶狠的手段很是唬人,萧云谵一击得手,一时之间,没人再敢贸然上前,齐齐看向赵翊。

      视线从那个被一掌打得吐血昏迷的手下身上收了回来,赵翊捻着手指,微微眯眼。他眼毒,从方才萧云谵那一掌,就一眼看出面前这个人瘦削单薄的少年没有修为傍身,只是仗着手脚凌厉才侥幸得手。

      看着被萧云谵护在身后醉意熏熏的虞令葆,赵翊不禁心底冷笑。

      真是幼稚小儿,带了这么一个又瘦又小的废物出门,还真是嫌弃自己命大啊!

      赵翊掌上续着灵力,打算趁机一掌将这个碍事的小子打得非死即伤。

      就在这时,虞令葆忽然晃悠悠站起身来,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多亏萧云谵伸手扶住。

      “阿谵,掌门人今儿个带你……带你去看看宿雁岭……”整个人靠在萧云谵的身上,虞令葆打了一个酒嗝,醉醺醺地说着,“那里可是个好地方,有温泉,还有瀑布呢……”

      虞令葆醉得厉害,全靠萧云谵把人搂在怀里才勉强稳住身子。

      不想误伤虞令葆,赵翊悄悄收了掌,他的脸上又是笑容满面,语气和缓地问道:“这位小兄弟似乎不愿外人靠近,虞掌门人,劳驾移步,外面备着马车。”

      “不用……这般客气啊,赵大哥……”虞令葆醉意熏熏地说着客气话,她搓了搓脸颊,嗡声嗡气道,“阿谵,你背我去……我走不动啦……”

      萧云谵没说话,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忽然腰背一躬,将人驮在了背上。

      赵翊看着,双手倏地紧握成拳,嘴角拂起一抹冷笑:“招待好虞掌门人!”

      宿雁岭的马车奢华至极,软榻小炉无一不精,就连小几上都摆着几样精美的点心。

      虞令葆闭眼坐着,身子随着马车的走动左右摇晃。

      “阿谵,我头疼得厉害,我先躺一会。”虞令葆眼皮没抬,低声说道,“你待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要去。”

      萧云谵点了点头,伸手扶住她,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歇着:“……姐姐……外面那个人……不好……”

      席间,又有人借着打探萧云谵身份说着一些逾矩的话,萧云谵听不懂,可眼力过人,见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古怪,就知道那些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对挑起这个话题的赵翊没有一点好脸色。

      “没事,你跟着姐姐就可以了。”虞令葆说着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今天的酒席好吃吗?”

      萧云谵人本来就生得好,养了几日的功夫,脸上白净了许多,更显得招人眼,难怪赵翊盯着人不放。

      听虞令葆问,萧云谵先是点点头,忽又摇摇头:“……人多。”

      酒席是很不错,丰富且美味,但都是他不喜欢的人,他没吃出什么滋味来。

      “好,下次姐姐带你去吃,”虞令葆笑着往他身边靠了靠,小声说道,“就我们两个人。”

      萧云谵问道:“不愁哥……也不带?”

      虞令葆轻笑:“嗯,不带。”

      “好。”萧云谵眼睛一亮,随即狠狠点头,“那个鱼好吃,我还想要。”

      虞令葆双眼轻闭,懒懒地问:“喜欢吃鱼?”

      萧云谵点头,那道鱼没有刺,且没有腥味,他也会做鱼,但味道自然和这里精心烹煮的不能相比。他心情很好,抿了抿唇,伸出一个手指:“我只要一道……”

      萧云谵饭量大,前天李不愁惊讶他能吃,开玩笑说他这样吃,迟早把暮云山吃穷了,没想到小狼崽子竟然记在心里。

      “小家子气……”虞令葆抿唇轻笑道,“吃一道算什么,到时候姐姐让他们上全鱼宴,随便我家阿谵吃,好不好?”

      “好!”萧云谵的眼睛亮闪闪的,他的唇角轻轻勾了勾,很是开心的模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