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鬼屋5

      云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志乃浑身的虫子就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唔……看来你弟弟们的处境不怎么好呢!”云树笑着说道。

      “虫子!是木叶的操虫使油女一族吗!”手鞠看到附近铺天盖地的虫潮后震惊地说道。

      “应该是了,他应该和你弟弟打起来了!”云树点了点头。

      那我爱罗难不成已经苏醒了吗,云树记得原著应该是手鞠追了上来,然后带走了我爱罗,留下勘九郎和志乃战斗。

      “走吧,我可不喜欢和虫子待在一起!”抱着手鞠的云树浑身一抖淡淡地说道。

      “哦豁,没想到你也有害怕的东西~”手鞠调侃道。

      “闭嘴,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云树没有回应,只是恐吓地说道。

      “呵呵。”手鞠一手捂着嘴偷笑道。

      “你的弟弟已经变成怪物了!!”云树眯了眯眼,看到了到远处已经半尾兽化的我爱罗正在和佐助对峙。

      “什么!难不成他打算在这里觉醒吗?!”手鞠也顾不得什么村子的机密了,震惊地说道。

      “放我下来!”手鞠挣脱开云树的怀抱,紧张地向着我爱罗那边赶去。

      “你最好现在离开!不然绝对会死的!!”手鞠突然停了下来对云树说道。

      “有功夫担心我,倒不如替你弟弟着想!”云树可是记得我爱罗后面被鸣人给千年杀了,而且还是用的苦无加起爆符。

      “而且我可是特地为了佐助才来的!”云树来到了俩人对峙的场面中。

      “宇智波树?!你来干什么!这是我的战斗!”佐助看到云树后冷冷地说道。

      “又来一个!”

      “来吧!让我享受一下!!”我爱罗满嘴都是哈喇子看着云树兴奋地说道。

      “稍微暂停一下,你先睡个觉吧!”云树暗中开启武魂,然后抬手一枚花刃射向了我爱罗。

      “只有这样而已吗?!没用的!哈哈呃……”见一枚苦无大小的奇异飞镖插在自己身上不疼不痒的,半人半怪物的我爱罗刚想大笑一声,结果嘴巴才张开就被控制睡了过去。

      “什么!!居然随手一击就解决了那个怪物/我爱罗!!”佐助和手鞠内心同时震惊道。

      “哟!佐助,好久不见!”云树笑眯眯地看着佐助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佐助沉着脸冷冷地看着云树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一直在装傻,明明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却总是在陪他们玩过家家般地游戏。

      “没什么哦!就是想要拿走你那无用的双眼!”云树没有用饶志那都比古命来克制佐助,像他这样灭全族也只能怒开一勾玉的废物就算使用了瞳术他照样会因为害怕而逃跑,所以说用不用瞳术其实都无所谓,还不如省着点体内的能量。

      “你在鬼扯些什么!!”佐助怒喝道。

      唰!!

      云树用瞬身术出现在佐助的面前,然后伸手摸向了佐助的双眼。

      “原谅我,佐助!”云树模仿着鼬的语气说道,然后就这么硬生生的扣出了宇智波佐助的双眼。

      “啊!!!!”挖眼的剧痛让佐助愣了一会才发出一阵惨烈的嚎叫声。

      云树取出一颗天心寒果喂到佐助嘴里止住流血后一掌拍晕佐助,接下来还要拿佐助来换取鼬的双眼呢,他暂时还不能死,反正火影世界有能够为人移植眼睛的医疗忍术,鼬一定很乐意把佐助换回去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旁的手鞠哪见过这么惨烈的阵仗,惊恐地看着云树说道。

      云树把佐助地双眼保存好后放入了系统空间中,已经有三颗写轮眼了,云树打算等到集齐了所有的写轮眼后再开始吸收,不然万一才吸收了几个写轮眼就进阶了,那他岂不是会被系统直接赶出这个世界。

      “放心吧,我对你们没有兴趣!”云树对着手鞠回眸一笑,只是这个笑容在手鞠的眼里看起来有些渗人……

      “想来这个时候猿飞日斩也差不多要死了,反正都已经暴露了,就这么直接回去找团藏吧!”云树心里想了想,反正鼬的位置他又不知道,倒不如先把这个好找的,至少在木叶的家伙给搞定。

      “至于宇智波带土那个家伙……”云树眯了眯眼,那家伙可不好搞,云树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先移植从卡卡西那儿扣来的带土的左眼,用这个神威来威胁带土,顺便再从带土那儿也敲诈一下更多的写轮眼。

      “算了……带土的事情以后再说,说不定用别天神就能搞定呢!”云树心里暗暗想道,当下的问题还是尽快处理团藏。

      云树没有在管手鞠姐弟,而是带着佐助全力飞行,他先要把佐助控制起来,然后才能去往木叶,毕竟佐助怎么说也是他威胁鼬的筹码,如果落到木叶的手里,他还拿什么来威胁鼬……

      在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佐助控制起来后云树便开始全速飞往木叶,他要开始搞事情了。

      由于木叶现在还处在战斗中,所以云树很轻松地就重新潜入到了木叶中。

      “暗部啊……”云树心里暗暗想道,催眠根部是没用的,根部的人身上不仅有咒印使得他们无法说出有关团藏的事情,而且一定接受过训练,陷入危险就会自杀,所以云树得找一个暗部的人进行催眠。

      暗部就没有那么复杂了,暗部的忍者其实就和普通忍者一样,看卡卡西和鼬就明白了,这俩人都曾经在暗部待过。

      “嗯哼!这么快就有人送上门了吗?还是说对方仅仅只是个感知忍者……”云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的感知中,有一个忍者正在快速向他这边赶来。

      不出意外应该是感知到云树体内陌生的能量了。

      “宇智波树!!你来木叶究竟有什么目的!!”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之前被他扣掉一颗眼珠子的卡卡西。

      “佐助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卡卡西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云树,但看的却是云树的脚,看来凯已经把他对付宇智波的秘技传授给卡卡西了。

      没错,就是不看你的眼睛!

      凯:我真踏马是个天才!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