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视觉

      二人登岛,看沙滩,贝壳藏珍珠,虾蟹出沙泥。观大海,沙鸥海雀鸣汹涛,飞鱼巨鲸戏波浪。

      远眺望,顶上有五色祥云,垂下万千丝绦,三山有霞光瑞彩,照得仙气氤氲。

      进山中,见奇树株株绕藤蔓,瑶草奇花洒异香。

      宽叶的,窄叶的,攀天的,伏地的,木有千种尽姿态,

      奔腾的,静卧的,盘旋的、跳跃的,獐鹿鹰虎返天真。

      张谦观景之余,道:“不知任真人闻你我事,作何想法。”

      谭自清笑曰:“你乱我道心,师尊定把你沉到海底,喂了鱼虾。”

      栖霞乃登州一县,祖师幼时居栖霞,得道后建观,思及幼时天真,故定观名栖霞,为见真性之意。

      二人登高,见山岭之间宫观座座,楼台处处,与草木景致交辉,便是蓬莱阁建筑群体了。

      栖霞观在一小山山腰,内有三清殿,真武殿,玉皇殿,灵官殿,三官四御不一而论,又有八仙殿、龙王宫等南境少见的供奉。

      观内香火鼎盛,香客往来络绎,有接待道士见谭自清归来,急把她扯到一旁,道:“师兄之事,师尊已然知晓,快下山去罢,等她老人家消了气再回。”

      谭自清道:“我自有分寸。”

      携张谦进香,后见任真人。

      真人面目慈善,精神矍铄,不见半点高人风范。

      见谭自清归来,很是高兴,她洗了瓜果给两人。

      张谦食之,甜入喉,香入鼻,使他精神爽朗。

      谭自清将京师之事禀报,真人道:“除了便好。”

      又问张谦师承何处,入道几载。张谦一一相告。

      真人道:“莫要愁思。好好修行。”

      又对谭自清道:“张谦初来此地,你陪他到处耍耍。”

      言罢遣她出去,只留张谦一人。

      问张谦:“另一方世界甚么模样?”

      张谦未提及前世半句,讶然,随讲起前世之事,上至星空宇宙,下到社会发展,皆粗讲了一番。

      真人闻罢,道:“也没甚么不同嘛。”

      张谦问曰:“真人如何知我前世不在此方世界?”

      真人道:“你以后就知道啦。”

      张谦又问:“我与谭道友结为道侣,真人可有教我。”

      真人道:“好好待她。”

      张谦退去。

      谭自清已为他清出客房。张谦便在观中住下了。

      次日早餐后,谭自清道:“我欲出海采药,道友随我同去罢。”

      张谦欣然,二人至岛沿海畔,寻得木舟所在,摇浆出海。

      船止有竹排大小,滔天大浪中不见有恙,遇巨鲸海鱼不避。

      日升日落,风雨变幻间于海上行三日。

      这一日海上风平浪静。

      谭自清道:“便是此处了,道友随我下水否?”

      各掐避水诀,潜入海底。

      水中暗流汹涌,时有鱼群行过,老鳌漫步,或有鲸鲨巨章。

      至海底,谭自清寻药数种,张谦问她功效,一一解答。

      复归小舟,返航。

      行半日,见一渔船。

      渔民皆赤背裸臂,皮肤黝黑,其一人喊道:“二位快些到船上来。”

      二人上船,渔民见是谭自清,道:“原来是谭道长,还以为有人落了难。”

      又道:“船上没有素斋,慢怠道长了。”

      张谦问道:“海域凶险,何不于内海捕捞。”

      那渔人听他口音不似本地人,道:“有仙山护幼,道长们常于海上往来,无妨的。”

      谭自清忽而警觉站起,道:“有海怪来了。”

      话音未落,煞时间风云变色,海面卷起涛天巨浪,渔船欲倾。

      张谦迅捷,取二符抛出,急念咒,咒印变幻,先于高空虚幻变大,后落于渔船两侧,使浪头打船不到。

      渔人皆惊疑,喊道:“快些行船!”

      风浪不止,数次欲突围不成,平息下去。渐有一岛浮出水面,初时不过丈余,后比渔船大出数倍。渔人皆惊,瘫软倒地。

      忽得一声水响,一条巨蛇浮出水面,与岛相连,全貌浮出,哪里是岛,乃是一巨龟。

      断水符断得了海水却不能阻巨龟,巨龟一目便有七八人大小,口一张便能吞下半只船。

      张谦见势,跳下船去,浮在水面,取三十六张符贴周身各处,施壶天之术,身体变化,与巨龟一般大小,。春和观中习妙术,顶天踏波真男儿。又行大力术,一手掐住巨龟脖颈,甩手扔出数里。

      谭自清将宝剑掷与张谦,宝剑迎风变大,张谦接剑在手。

      巨龟复来战,但见张谦手中剑,止住攻势,化作人形,浮在虚空,其颧骨额头凸出,白须白眉顶上秃,驼背躬腰拄拐棍,背上一口大锅,怒道:“尔栖霞观人,为何阻我?”

      谭自清认得那龟,复上前来,与张谦道:“彼是师尊旧友。”

      张谦收了神通,回渔船。谭自清上前,道:“师叔可还认得晚辈?”

      老龟细看,认出人来,怒气消了些,道:“原来是侄儿。你为何阻我?”

      谭自清反问道:“师叔为何要害这渔船?”

      老龟道:“这船人数次三番捉我儿孙,我劝告数次,皆不从。前日我出游,归来又少了数十儿郎,你说谁是谁非?”

      谭自清道:“且待我问明原尾。”

      回船上问那船主。船主道:“我实不知是仙龟儿孙。只是此种龟肉香质美……”

      老龟闻言大怒,又要起风浪。忙止之。

      张谦怒道:“还不快些还回去!”

      船上人赶忙到渔舱,提了几十只龟出来,放归大海。

      老龟见儿孙得还,道:“我要他等立誓,此生不得出海,不得食肉。”

      一船渔人叫苦不叠,央求张、谭二人。

      张谦道:“若要仙龟饶你等性命,便要依了他言。”

      几十渔人纷纷立誓,若违此誓,教海兽分尸而死。

      只是从此无了生计,不知如何作活。

      张谦道:“你等贪图银财,谋害生灵,自当遭罪抵过。”

      老龟消了怒气,化出原形,道:“二位侄儿到我府上去罢。”

      二人欣然答允,坐龟背上,往深海去了。

      行数海里,乃见一岛。岛上一座宫殿金碧辉煌,岛内宫外有虾兵蟹将守卫,殿堂上下有蚌精鲤怪侍奉。

      张谦道:“倒是与龙王行宫雷同。”

      老龟甚是好客,取来瓜果招待,闻言又道:“我明日带你们游览龙宫。”

      二人住下。是夜,张谦作一梦,梦中一巨态章鱼,背生双翅,挥着八只爪子,自无尽黑暗中来,浮于上空,欲吞了龟府海岛。

      张谦只感五气乱行,神台浑沌,立时惊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