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cao视频

      四人平静的睡了半天,上岸才发现能见度不到一尺,黑色气息将人群悉数吞没,岛上不似大都会,每夜都是花灯如昼,也不似地下有长明灯不停歇的点燃,四人都有些后悔下得太快,走得太急,船员已经悉数消失在黑暗之中,子华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晚点下船的归乡人,那归乡人显然是因为解手慢了一些,如今正是松了一口气,说道:“所以,很多旅客另可坐慢船,天亮再到也是好些,我们鄣邑南是个破岛,唯一的好处是滩涂多构成一座座天然的桥梁,去南郡中川也较鄣邑官道省了些路程,这岛上虽然也是属于鄣邑管的,但是大多是富商的疗养院,平时都是大门紧锁,唯一的客栈,哎,算了,你们既然来了,我便带你们去罢了。”那归乡人也是热心,将一行人带到客栈门口。

      “古邑客栈。”客栈门前的大红灯笼写着,那人说道:“我们鄣邑南岛唯一的客栈,我们村民都住在后边,就此别过。”

      四人表示感谢,那人便哼着风月小调进了黑乎乎的村落。

      韩水谣摸了摸汗水道:“老娘进深山野林都没这么担心过。”

      黎疏绵道:“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第一次觉得客栈的红灯笼这么喜庆。”

      韩水谣道:“多亏你的夜明珠还有些作用。”

      原来,便是那尤老夫人给的数厉珠,黎疏绵一直不知道有机会用,刚才一发黑方才记起,倒是极为光亮,那村民也说:“比火折子好。”

      四人推了推门,那门显然被锁住,门后咔嚓的一响,显然老板已经听到有人敲门,四人一看,大吃一惊,全部都是打地铺,老板搓着手笑嘻嘻的露出有些发黄的门牙道,出了门,又小心翼翼的合上,“诸位是否住宿。”

      子华道:“这,这能住?”

      “诚如各位所见,只能打地铺,如今只有楼梯过道还有些地方,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明天便走的。”

      “楼上都住满了?”姜朽禾问道。

      “二楼住满了,这一楼还好些,有些空隙,三楼有是有,就是不大太平。”

      姜朽禾一听,这一楼居然比二楼还宽敞,有些好笑,随口说道:“怎的,闹鬼?”

      “哎呀!公子真是神了,这天下奇谈,三楼闹鬼,地下却是没事,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那鬼阳气太重了不成!”姜朽禾偶然一问,没想到店家居然看作神仙般膜拜,“你们看!”店家带他们到外面黑不溜秋的地方,将灯笼靠近道:“我们正在聘请高人除魔……”那是一张告示,极为简单,大意是聘请法师作法,重金酬谢。

      姜朽禾哈,哈,哈的笑道:“你可知道这位姑娘便是人称鬼见愁的瑶姐。”

      那店家噗嗤一声,“那敢情好,还请上仙帮忙除妖,一切好说,一切好说。”

      子华道:“斩妖除魔本就是我等修仙人士的职责,还请老板带路。”

      韩水谣不解道:“何故答应得如此爽快。”

      子华道:“如今我们正好缺艘船,若是老板有赏钱,正好,看他的客源如此之多,应该不是穷人,能节省一些开支也是好的。”

      黎疏绵笑着感慨道:“素来以为你正经,原来你也是心机颇多之人。”

      店家推开门,对韩水谣十分恭敬,一直弯腰点头笑容满面,四人从地铺堆中小心穿过,虽然旅人不见得多邋遢,但是空气极为浑浊,令人窒息,不想多做停留,黎疏绵心想还不如外面宽敞,虽然有些凉,也好好受些,千辛万苦到了楼梯,虽然楼梯不大,也觉得极为宽敞舒服,二楼虽然有床却更显得拥挤,都是女眷,所有房间墙壁看起来悉数被拆掉,连高架床之下都有人将就,黎疏绵问道:“店家,生意这么好,为何没有对手啊?”

      店家笑道:“姑娘有所不知,听闻东湖中心出现海怪,所以这些日子才是如此,以前过往商旅不必居住于此,这些墙也是近日才拆去的。”

      到了三楼之前,店家开了门,道:“诸位,鄙人在此恭候,那厮就在上面。”

      四人听了这话,面面相觑,都有些惊讶,姜朽禾打头阵惯了,一马当先,上了楼,子华断后,四人鱼贯而入。

      三楼倒是格局鲜明,房间还在,厅堂由存,虽然乌天黑地,却可以看到一缕青烟缠绕,四人站在楼梯旁,顿时感觉全身湿漉漉的,仿佛进了海底世界。

      韩水谣心下一定,拿出符咒,喃喃自语,“啪啦”一声,烟火一般脆响,一阵刚烈的吼声传来,突然青色的烟雾献出了人形,四人方才看清,是一个中年汉子鬼。

      那鬼十分悲哀,憨厚的脸上瞪了四人一眼,低沉问道:“你们,是修仙之人。”

      “废话!”韩水谣素来先声夺人,深知大声者礼大也的道理,“你这恶鬼,为何害人。”说罢便要下手,子华也是拔刀相向。

      那恶鬼连忙做出一副害怕状道:“几位英雄,几位英雄,还请听老夫细细说来。”

      子华道:“为害一方,人人得而诛之,如今还有什么可以狡辩。”

      那恶鬼道:“我也不想的,实在是事出无奈,逼不得已,还请壮士高抬贵手,听我一言,我保证天亮便堕入轮回。”

      黎疏绵缓和了气氛,说道:“那就说吧。”

      韩水谣素来对鬼十分严厉:“别给老娘耍什么鬼胎,到时候胎也投不成……”

      “不敢不敢,这家老板请了多少江湖术士都被我撵走了,你们既然能轻易破了我的‘水煮阵’,自然比我强上百倍千倍,话归正传,其实,这家店本来是我的家……”那鬼也是胆小,怕来者对他不利,不听他言语,看了看他们不耐烦的脸色,连珠带炮滔滔不绝地说道,“本来这家店是我的老宅子,后来我不幸遭人陷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这地便被官府收回去拍卖,这老板因我家是村口便接盘,开了旅馆,我心有不甘,怨恨难消,因为家中有我的遗物,虽然被清除,居然有一件贴身衣裳在建造时被塞在墙缝之中,我也因为衣冠还在,尚存一缕气息,便寄存在这三楼,奈何我们鄣邑南岛,虽然古时候是鄣邑的县治,但因为海水倒灌,洪水滔天,将鄣邑淹了四分之三,如今鄣邑已经荡然无存,昔日繁华如今也只是空叹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