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的编织视频

      “紧急消息,有领主级巨兽来袭,请全体作战人员回到战斗岗位。华南必胜,华国必胜!”

      凄厉的警报响彻全城。

      顷刻间,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列队集合。

      战机

      镭射枪

      等离子火花塔

      电磁巨炮

      防御罩

      ……

      种种武器将华南市外围武装的密不透风。

      华南市中心

      一栋高耸的尖塔型建筑物。

      顶端一杆五星升龙旗迎风舞动

      “敌人的数量和实力探测出来没有”

      巨大的办公室内,一名身着正装脸色不怒自威的男人坐在桌前开口道

      这正是华南市最高执政者王衡东

      “兽潮爆发导致磁场紊乱,侦测系统需要时间调整,据前线堡垒传回的消息,截止20分钟前,战将级多达800余头,战兵不计其数,不排除有继续增多的可能性,至于那个大家伙狂暴巨猿具体的实力应该是领主后期”

      下面一名身着军装的微胖男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以极快的语气说道。

      “应该是?我看你是安逸的太久了,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浆糊!陈威,再给你10分钟出不了结果,我就扒了你这身皮!”

      怒不可遏的王衡东将桌子拍出一个大洞。

      微胖男子陈威汗如雨下,连忙转身出门。

      “城内情况怎么样”

      “目前一切正常,民众并未恐慌,更有不少伤残老兵希望可以重回战场。不过外城区群众希望可以前往内城避难,目前政府正在维持秩序”

      齐耳短发,神色干练的女子起身。

      王衡东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外城区与内城之间一直以来都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报告首长,维稳部队发来消息,外城民众群情激愤,恐有暴乱发生,请您指示”

      女子看着光脑传来的最新消息,不得不再次说道。

      “那就镇压他们!不过都是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氓暴徒罢了”

      旁边神情冷酷的男子出声。

      “毕竟都是同胞,张苛,你去把他们安置进三大学府,那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纳,万一出现情况,以学府的力量也足以平定”

      王衡东摆手,一锤定音

      女子起身领命迅速出门。

      “军方可有消息传来”

      “楚明师将派遣距离最近的特别战斗小队前来,共6支队伍预计将于一小时后到达华南市”

      下面迅速有人做出回应

      “情报确定了,是领主后期巨兽,不过狂暴巨猿性格暴虐,战斗力比同级别要强一大截”

      陈威推门而入,浑身都被汗水浸透。

      “我华南市最强者也不过潜能六阶,怕是难以抵挡,迅速向楚明师汇报,请求派遣巡查使”

      “是!”

      命令一一下达,屋内众人纷纷领命而去,只留王衡东坐在原地望着窗外渐暗的天色喃喃自语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混乱的外城区,徐静夹杂在人群之中,瘦弱的她不时被人推搡在地,耳听着纷乱的争吵声,她只是倔犟的护好手腕上的光脑。

      秦川转过来的钱,她只舍得买一个低端的光脑,剩下的钱她分文未动,徐静明白秦川的生活并没有他所形容的那么容易。

      “小川,你到底在哪儿呢”

      看着通讯录上唯一的一个灰色名字,徐静心里莫名发慌,纵然她没有见过大世面,也明白只有出了堡垒外面才无法正常通讯。

      “这位大哥,我儿子是恒宇的学生,我现在联系不上他,能不能帮我找找”

      徐静跑到一名维持秩序的男子面前哀求。

      “联系不上你就等等嘛,没准是死了”

      对面的男子不耐烦的推开她,拍了拍自己被弄脏的衣服。

      “你们都听好了,上面大人有令,不忍心看到你们这帮贱民白白受死,都安排进内城区避难,一会儿排好队,我一个个检查”

      男子的话语使混乱的人群平静下来,但倒地的徐静却大脑一片空白。

      “不会的,我儿子不会死的”

      “我要活着,等小川回来!”

      徐静从未像现在这一刻执着,失去了丈夫如果再失去儿子对她而言不啻于天塌地陷。

      “你身上这么脏,我怀疑你有传染病,不能进去!”

      “大人,我身体很健康的,求你行行好吧”

      负责检查的人员不断刁难这些可怜的人们,直到手中悄悄的被塞上星币才点头放行。

      丑陋的一幕不断上演,人性的卑劣展现的淋漓尽致。

      夜色渐深,红月当空。

      被兽潮肆虐过的土地此刻安静异常。

      “沙沙”

      某种东西爬行的声音响起

      秦川满身血污,用一只胳膊艰难蠕动。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醒来的,也不记得是怎么从塌陷的沙坑里面爬出来的。

      脑中昏昏沉沉的他只有对生的渴求

      “我要活着,活着回去,妈妈还在等我回家”

      “我还没有去过天都,没有再见到她”

      ……

      只余一只胳膊,双腿尽断的秦川拖着长长的血迹凭着一股意志侥幸活了下来

      荒野中的红月没有城市的阻挡,照射出来的力量更为狂暴。

      失去了战甲的阻挡,月光似乎在秦川的身上产生了某种变异

      本来已经身体麻木感觉不到痛楚的秦川此刻忍不住惨叫连连。

      奇痒无比

      痛不欲生

      身体内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在噬咬着他的血肉,吸食他的骨髓。

      他全身抽搐,眼睛凸起,额头血管爆开,无数次晕过去又生生被疼醒。

      对秦川而言,这是世间最残酷的刑罚

      红月的力量已经侵入他的身体内部,全身的骨头错位,白骨穿破血肉透射出来。

      背部发麻,凸起两块肉包,身上不断生出黑色的毛发。

      “怎么会这样”

      秦川惊恐,自己的身体在产生异变,思维变得更加嗜血。

      红月的力量要将他改造成一只怪物

      “给我变回来!”

      秦川莫大的精神意志死死保持脑海中一丝清明,精神的力量压制住了体内的异动,两者纠缠不休。

      “红月的力量可以使野兽进化,强大巨兽的血液可以提取出令人类变强的基因液。那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吸收红月的力量呢”

      秦川想起达西文自传中提及的话

      “这就是他所研究的力量吗”

      “难道我也要爆体而亡!”

      达西文最后的结局凄惨无比,他怎么能够忘记。

      “不,决不!你别想征服我!”

      意志力的透支使用已经让他产生了精神分裂,脑袋中不断浮现阵阵幻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