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群芳图

      江岚指着古灵,大骂,“什么!你是镶金边的吗?你们家要这么多彩礼钱!我爹可拿不出来!回去告诉你妈!我宁肯出去买老婆我也不娶你!和你哥快滚!”

      胖子和隔壁几桌的男女老少,纷纷看去。

      “唉!现在这人的婚姻,真像是一场买卖啊,还是我们那个年代好呀!”

      “这辈子攒钱就是给孩子花!”

      “那现在彩礼也太贵了吧,你看那小伙子穿衣打扮不像是穷人,肯定是女方要的太多了!”

      杨华三人知道古灵和江岚家过去发生的事,便知道好戏开场了。

      江岚继续演下去,古灵更是心领神会,又听到旁人的话,顺势装哭,拉着杨华装哭,“哥哥!这个人说买老婆也不娶我,咱们快走吧!不在这丢人了!”

      他们演戏就是给这胖子听,几次故意将“买老婆”喊的格外大声。

      胖子正喝的迷糊,听到这人要“买老婆”又转过头来看,只见江岚撵走了古灵和杨华,正气呼呼的坐着,旁边两个小弟正在安慰。

      严毅马上给江岚倒了一杯酒,“大哥来跟华子,你别生气啊!这买老婆也就是说说,现在哪有这个事了!“

      小楼也跟着帮腔,“二哥!可别说啊!现在就有,我听说北方来了一批盘儿亮,条儿顺的小姑娘,我明天就去问问!大哥别急,买个老婆的钱咱们还是拿的出来的!”

      胖子一听心里暗想,“都对的上!但是在运输公司没见过这人啊!估计是从别处听到的那地方?我牵个线,说不定还能再省点!”

      胖子搬着凳子,蹭到江岚身边,一脸谄媚道,“这位帅哥!女人嘛!那是要多少有多少!我有路子,就不知能有什么好处呀……哈哈”

      胖子觉得后背有些痒,伸手去挠,却又碰不到。

      江岚回头看,这胖子已经中计了,冲小楼使了个眼色。

      小楼心领神会,看向这胖子,他翘起二郎腿,“你哪里的啊!别是条子钓鱼执法啊!我们有钱,但是我们不傻!”说着将JEEP车的钥匙放在胖子眼前。

      胖子是个大龄单身汉,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跑运输,前一阵被队长洗了脑,现在最大的人生目标就是赶紧“买老婆过日子”。

      “大哥都是有钱的主,老弟知道,这么地,我现在给我队长打电话,让他带你们去!怎么样?”

      胖子拿出了手机,乐颠颠的拨了出去,半天没人接听。

      江岚三人看着这胖子已经“上钩”,但是电话没有拨出去,有些失望。

      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转念一想,拍了一下大腿,“这么地,我带几位哥哥去吧!咱们就直接去!我以前去过!”

      说着胖子起身摇摇晃晃往前走,绕到了后巷,快要走到自己的箱货车旁,觉得后背还是痒得受不了,看见旁边大树,竟然蹭了上去。

      江岚看向小楼、严毅:“什么意思?黑熊蹭树?”

      小楼内心os:“江临人喝多了,这样?”

      严毅看向江岚:“我也没下毒啊!几斤老白干啊,喝成这样?”

      后面悄悄跟着的古灵和杨华也吓了一跳。

      古灵内心os:“男人果真都一样!粗鄙!”

      杨华内心os:“可别看我啊!我可不这样,有可能将江岚这样!”

      胖子用力蹭了几下,觉得舒服的不得了。

      江岚再看这胖子,怕是酒劲上来了,怎么眼睛红的吓人。

      “你们谁啊?跟着我干嘛啊?去去去!该哪哪去?”胖子像是突然不认识了,摆手让江岚三人离开,自己打开了车门,连门都没锁,躺在后排睡着了。

      “完了完了!”小楼有些可惜,“怕是这胖子忘了刚才说的了!”

      “要不揍一顿得了!最起码吓唬吓唬!”

      小楼和严毅看向江岚,不知江岚手里何时出现一柄大砍刀,锋芒逼人。

      江岚将刀背搭在肩上就想往前走,被严毅一把拦住,“胡闹!我有办法!让猛哥知道你当街行凶,吃不了兜着走!”

      “得!我今天狗着!”

      江岚马上将这大砍刀又转换成金手环戴在手上。

      “一会我做个场景,你们问他,江岚记住,时间不会太长,捡重要的问!”

      严毅交代好之后,从口袋拿出一颗糖果,顺着车窗扔了进,一股暗红色的烟出现,胖子在烟里开始说话。

      “队长!我又来了!”

      “死胖子,你知道这是哪么?”江岚压低声音说道。

      “恩,队长,公司在北郊的配货站啊!”

      “具体地址知道么?”

      等了半天没有回复,江岚伸头去看,烟已经消散,这胖子在车里给自己脱了个干净。

      “啧啧!陪个大傻子玩半宿,真耽误事!”江岚忍不住吐槽道。

      两辆吉普车,停在巷口,古灵和杨华下车走来,江岚赶紧去拦,杨华和小楼帮胖子锁好车门。

      “古灵!别去!别去!”

      “问出什么来了?人关在哪里?”

      “没有!”江岚拉着古灵往回走。

      “要不揍一顿得了!最起码吓唬吓唬!”古灵手中拿了柄轻剑。

      众人:果真是一对儿啊!

      杨华拿着手机向众人晃晃,“我刚才给坤鹏运输公司打电话了!问出来地址了!不过......咱们现在去么?”

      “怎么了?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来的,有什么支支吾吾不敢说的啊!”

      杨华看见小楼有些着急,皱着眉头,“还是直说吧,我现在大脑有点消化不了,你们听吧!”说着他打开了手机的通话录音功能。

      “喂!找谁?”

      “大哥,我是胖子的表弟,我哥让我帮着给北郊配货站送货,我忘了地址在哪啊!”

      “啊!北郊配货站?国道北河村西5公里的那个?早就废弃了,死胖子脑子坏了吧!往那送个屁啊!”

      “啊,我也不知道啊,我哥说队长让的!”

      “队长?哪个队长?!他们队长昨天早上就死球子了,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嘟嘟嘟嘟——”

      录音到这里就没了。

      “我咋听不懂了!”

      小楼挠头,“用个废弃的配货站关人,这个正常,队长没失联啊!这胖子一口一个队长!”

      “坏了!”江岚装作一脸惊恐,“这胖哥们遇见阿飘了!”

      “去去去!我以为你能说什么正经的呢,别自己吓唬自己玩了!”杨华摆手,“再说了,就算是真有阿飘,咱们几个还能怕了?”

      “怎么样啊,走不走啊,真要是能解救妇女同胞,我可是一刻也不想等啊!”古灵靠在车,蓄势待发。

      “那就走呗!唉——”

      小楼救人心切,急着上车,被严毅和杨华一把拖住,“你个远道来的电灯泡,跟我俩一辆车!”

      “唉!得了!”生活不易,小楼叹气。

      古灵坐在副驾驶上,翻着手机看地图,抬头看杨华带着小楼和严毅的车已经开走了,自己的车却一动没动。

      她转头看着江岚,他两手放在方向盘上,后背挺得笔直,两眼死死盯着前方。

      “装雕像呢,江师傅!快点的啊!”

      “灵啊!”

      江岚慢悠悠开口,“从我生下来,就认识你,也有18年了,咱们还有那层关系,按理说,我不应该骗你......”

      还没等他说完,余光看到谷影剑已经幻化成型,被古灵攥住,她目露凶光,“说吧!外面有人了吗?我保证留个全尸给你!”

      “不是不是!你别.......没那么严重!”

      古灵的谷影剑已经搭在了江岚的肩上,“给人家肚子搞大了吗?你个不要脸的.........”

      江岚眼看事情马上要很难控制,马上解释,“你别急啊!其实是,我,还没有,驾照......”

      古灵看着江岚,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这十几秒,脑补出来了无数个让江岚痛不欲生的死法,听见原来是没有驾照,长叹了一口气。

      江岚也觉得这把玩脱了,转头看向古灵,大气不敢出。

      古灵缓了几秒,转头看向一脸歉意的江岚,最终挤出来一句话:“那,请,您老人家,滚下去,我来开!”

      “好嘞!”

      江岚很听话的滚下去了。

      按照杨华给的地址,两辆车从城东的桃花街一路开向北郊,出了市区,顺着国道开进北河村,越往西走越黑。

      古灵觉得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么一片荒郊野岭,村子规模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夜里十二点,村子里一户灯光都没有。

      死一般的寂静之下,偶尔一阵狗吠声传来,隐约之间还有阵阵鸟鸣,只是声音难听,似是乌鸦鸣叫。

      头上的路灯也是亮几盏,坏几盏,有些更是一闪一闪,平添诡异。

      地面上坑坑洼洼,两边的树应该是好久没有修剪,时不时突然打在车顶更是吓得车里人一阵冷颤,在车灯的照耀下,晃来晃去,好像引着众人开向鬼域。

      “江岚啊!咱们也算是从小在江临市长大的!你来过这种地方?我怎么感觉开鬼片里面了!”古灵看了一眼表,已经将近12点了。

      “古灵,你是不是害怕了!你穿上我的衬衫,我里面还有一件!”

      “我才不想穿你的衣服呢!”

      古灵嘴里说不要,但还是让江岚把衬衫盖在腿上。

      “切!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不过……古灵啊,你以后别穿这么短!”江岚说着,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啦”,古灵掀开了盖在腿上的衣服,“我腿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江岚赶紧回答。

      “好看你不看?”

      “嗯?呃……那不好看!”

      “滚!畜生!”

      “嗯,怎么说都不对了,女人心海底针!”

      “你这小格裙子挺好看的!”江岚赶紧补一句。

      “傻子,CHANEL最新款!挺贵呢!”

      “嚯!大牌子!包邮吗?你下回等双十一,咱俩拼单便宜!”

      古灵赏了他一个白眼,“我谢谢您老人家!快闭闭嘴吧!”

      “害,拼单多好,二华子经常和我拼!”

      马上到了,柏油马路也消失了,只剩下一条土路,路面隐约能看到一些大型货车的车辙。

      一侧是稀稀拉拉的院墙,有些已经倒塌,像是几十年没有住过人,另一侧是一片未经开垦的荒地,放眼望去漆黑一片,魂都要被这黑暗给吸走了。

      几人开着车一路颠簸,总算是来到一处院子前。

      顺着车灯看去,两面斑驳的院墙中间吊着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随着晚风吹来,晃晃悠悠嘎嘎作响。

      江岚看着这诡异的场景,不忘叮嘱道,“古灵啊!我觉得一会你别下车,拿着你的剑,把自己锁车里面!”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来都来了,还能躲在车里不成?”

      众人下车之后,四顾望去,只有两台车的灯光,就像波涛之中的两艘小船,随时都会被浪拍沉。

      微风之中一阵恶臭传来,原来道路左侧是一片垃圾山,看那规模,这个院子里生活之人应该不少。

      ”哇——哇——”

      垃圾堆顶上几只乌鸦忽然展翅飞过,粗劣嘶哑声音又是让人牙关打颤。

      “我觉得咱们把这盘下来,带着惊悚片导演组团来观摩学习,最近几年的电影越来越不吓人了!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中国元素!回去拿个什么奥斯卡什么鬼片金像奖什么的!”财迷江岚首先发话。

      “奥斯卡和金像奖就不是一个单位的!”

      古灵拍了江岚肩膀一下,“您老人家能快点吗?一会阿飘都老死了!”

      “好好,但是阿飘是不老不死的......啊!”

      江岚还想反驳,不知黑暗中被谁推了一下,踉跄走了几步。

      “唉?什么玩意,踩着软乎乎的!”

      小楼突然大叫,“谁踩我鞋了!新买的中国李宁啊!”

      几人蹑手蹑脚的走向铁门,到近处发现门也没锁,随着吱嘎的声音缓缓推开,院子之中死一样的安静。

      借着车灯看到其中随意散落着货架,右侧码着几个集装箱,左边应该是平时装卸货物的地方,最里侧则是一排平房,看起来像是生活区。

      就在这时,几只硕大的灰老鼠,自几人眼前快速跑过,这就是压垮大家的最后一只稻草。

      “啊————!”

      “恶心恶心!”

      “唉我艹!”

      “滚滚滚!”

      “................”

      瞬间,大家分别对这位无辜的朋友,打了声不太礼貌的招呼。

      “我家猫要生了,我得回家睡觉了!咱们走吧!”杨华想走。

      “行行行!真碰见阿飘了,回家更没法说!”小楼也有些哀求。

      “别的呀!我还没做过这种场景呢!”

      严毅一脸高兴,“我多看两眼,回头做个逼真的,吓吓我们宫老板!”

      “拉倒!拉倒!5D鬼片!身临其境啊!”杨华拽着严毅往后退。

      “那个,我去方便一下啊,等我一下!”江岚小声说道。

      “切!不是吓的吧!”杨华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但还是忍不住打趣。

      “乱讲,爷们胆子大着呢!”

      江岚丢下一句转身走向垃圾堆旁,也许是为了壮胆,边走边唱。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毛,让我为你唱毛毛……”

      一直绕到后方,刚刚站定,感觉有人蹭他的小腿。

      “死华子,还跟过来吓我,你也太幼稚了!”

      说着转头一看并无人影,低头一瞧,隐隐约约看到一只手从土里出来,正在扒他裤脚。

      江岚蹭的一下冒了一身冷汗,带着忐忑的心情,手中结出一枚火球,缓缓下压。

      “生化危机?”

      “行死走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