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五侠2

      金一仙出了无疆界便觉奇怪,此时已是半夜,可大部分弟子并未离去,而是都仰着脖子,看向天空。

      他抬眼一瞧,只见略显昏暗的云层上彩光缤纷,时而雷霆滚滚,时而流火如日,竟是有真人前辈在九天上争斗!

      是谁?金一仙丝毫不知,但见无论是自家宗门弟子,还是三清弟子,都是一脸紧张,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一记法术对撞后,止微当空而立,面色苍白,头顶赤冠已经断裂,一双黑袖破裂如丝。

      对面的一个道人也不好看,身躯微微颤抖,右臂缩在身后鲜血淋漓,血珠滴滴答答往下落去。

      “止微道友好手段!胜负已分了吧?”

      三清道人勉强挤出一丝惨笑。

      止微知道刚刚一击是自己失误了,沉默良久,道:

      “灵辐道友,是你赢了!”

      说罢回转身形,朝崔嵬峰飞去。

      灵轭双眼一睁,哈哈大笑:

      “非存道兄,你我两家皆是三败三胜,这便算个平手吧!”

      非存神识扫过,除了他以外,胜者只有止戈和是言,分属崔嵬峰和峥嵘峰,这本来就是极道最强的二峰,胜了无可厚非。

      他轻叹口气,无论是他,还是是言,年纪都已超过七百岁,在六花世界中,算是潜力耗尽的老婴。

      而他们的对手,六个三清成婴大都在三四百岁,正是旭日东升的阶段,纵使败了三个,也有大把时间去补足。

      况且出自巍峨峰、嶙峋峰、幽岚峪三脉的成婴修士,基本与三清成婴同龄,却尽皆惨败,其中两人还受了重伤,没有几十年恢复不过来。

      其中之意,尤可深思。

      “五百年气运加持,还是太短了,出几个强丹倒还有余,要成就强婴,可不仅仅是气运的问题。”

      非存暗想。

      灵辙这时上前一步:

      “非存道兄,小弟还要冒昧再说一句,三清极道本为一家,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如今六花世界中暗潮汹涌,别说道兄一家失了月玑真君,就是八大上门也有不少真君老祖道消陨落。真等大劫到来,光靠极道仙宗几个成婴,恐怕是度不过难关的。”

      非存尚未回答,是言却昂然立起,道:

      “我极道仙宗是存是亡,自有我等门下弟子甘冒矢石,去搏个未来,与你们何干?”

      灵辙笑了笑,续道:

      “是言道兄此言差矣,极道并不单单是一家宗门,更是六花世界道门道统的一份子。若大劫来临,极道虽有抱死之心,奋力抵抗,然则独木难支,又能挡下多少?”

      “大劫、大劫,你三清山宣扬了近千年大劫,到底大劫为何?”

      青溪成婴时间不长,对此也是模棱两可,故发此问。

      灵轭冷笑一声:

      “你问大劫为何?若还是五千年前,你极道道君尚在,自然可以知道。如今极道大能不出,分神凋零,本就应该安守本分,若强自出头,大劫来时便是首当其冲!”

      两家一番唇枪舌棒、冷嘲热讽,争论良久,也未有周全之策。

      ——————

      金一仙此时已经回到住所,他的两只金雀被罚没,两千中品灵石自然也没了。

      青渠所说的早日筑基,对他来说还有几道难关要过,首先便是精气神融合,突破半步筑基,不过其中艰难,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叹了口气,他默查绛宫,半年前在雷动坪上炼化的雷元气已经荡然一空。

      唯有三年前进入绛宫的那一缕雷灵气还剩下不到二成,正随着浓郁精粹的元气漩涡缓缓游动。

      至于悟道?八字都没一撇呢。

      金一仙躺回榻上,习惯性取出道简,神念往里一探,随后猛地跳了起来。

      三年不变的“风生雷聚图”,没了!

      他感觉快疯了,如今展现在他神念中的是无数的点、线、面,还有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块体。

      这是什么图景?

      金一仙清楚,“风生雷聚图”中必然存在某种道,而且肯定与风雷有关。

      因此他视道简若性命,三年来小心翼翼,也不敢全部炼化雷灵气,生怕图景消失。

      没想到,去了无疆界一趟,“风生雷聚图”竟然换成别的了,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取下道简,深深呼吸,运转《风雷遁法》精粹了几遍元气,半盏茶功夫后,重新将道简贴在额上。

      还是这幅怪图!

      金一仙明白过来:道,变了!

      他开始详细回顾这六个时辰内的变化,最后,他的心思回到了高空中的上下颠倒层。

      他记得,曾经用道简去测试上下颠倒层对死物的影响,说明那里有某种东西影响了道简。

      空间之道,这是金一仙苦思之后得出的结论。

      雷动坪之行,曾经几乎要了他命的紫雷蕴含雷霆之道,故而道简开始了初次“演道”;

      无疆界之行,上下颠倒层蕴含空间之道,于是,道简开始了第二次“演道”。

      可麻烦的是,空间之道,是最难领悟的几种大道之一,有“时间不出,空间为王”之称。

      以金一仙如今蝼蚁般的修为,如何去领悟空间之道?他的目标仅是和他灵种相关的风雷之道啊。

      要是以后道简开始演空间之道,他该如何悟道?这么奇妙的一件宝贝,难道变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废物?

      怎么把图景变回来?金一仙开始了自己的尝试。

      首先服下一枚雷元丹,这是他的战利品,将雷元气注入道简中,无效!

      再是运转《风雷遁法》,炼化绛宫内的一丝雷灵气,注入道简,无功!

      然后竭力施展御气术,将绛宫内的雷灵气剥离出一丝,注入道简,无能!

      一个时辰后,金一仙将道简抛在一旁,蒙头睡下。片刻之后,他又跳了起来,抓起玉简便朝外跑去。

      杏林斋后院,北坤正盘坐调息,她今日被惊得不轻,筑基境界的比斗中,极道弟子大败亏输,三清山胜者超过八成。

      主持比斗的几个自家师叔,臭脸拉得跟马脸一样长。

      正思索间,神识感应到前院有人进入,再一细查,知是金一仙,便道:

      “深更半夜,你不安心修行,来这里做什么?”

      只听金一仙道:

      “回禀师叔,今日与三清修士苦斗,弟子往日炼化的雷元气耗尽,特来向师叔借飞行法器和引雷符牌。”

      北坤有些恼怒:

      “雷元气终究是外物,你如今年过十八,不早日筑基,还想着与人争斗不成?”

      金一仙沉默一会儿,续道:

      “弟子自知前路断绝,愿苦练法术,为宗门效力,还望师叔成全!”

      北坤闻言,轻叹口气:

      “原本你未到半步筑基,依规不得随意外出。罢了,你小心些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