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官网ios下载安装

      听了他的话,安心陷入了沉思,歧和微微眯起了眼睛:“你是说,你看到了零号?”

      易子轩点头。

      “你确定?”歧和疑惑。

      按照道理来说,云端系统在对抗赛中匹配的阵营都是实力相当的。在零号的队伍中,零号和弗朗都在排行榜上。零号更是一个人占了双排行榜的第一,这种实力的配置对于其他阵营是极不公平的。

      一般来说,云端系统是不会允许如此不公平的情况出现的。

      易子轩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零号的阵营明显比其他三个阵营要强很多。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共只剩下了三个人,而零号一个阵营就剩下三个。

      “我确定。零号很有名,我不会认错。”易子轩道。

      “那小哥,我们不如合作吧?”歧和眼睛眯成狐狸眼,嘿嘿嘿笑得十分邪恶,“他们还剩三个人,我们也是三个人,拼一拼还有希望,总好过被各个击破。”

      “那万一赢了,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岂不是很尴尬?”安心纠结道。

      “我倒是无所谓,到时候我们直接自杀让你赢好了。”易子轩说,他在内测机构里认识的人不多,安心也算一个朋友了。他是不会对朋友下手的,况且,云端游戏中的痛感非常真实,让一个女孩子体会那种感觉总是不太好的。

      听了易子轩的话,安心有些紧张地看向歧和。她其实有些担心歧和听了这话会翻脸不认人。他本身就很喜怒无常,做出什么反应都不奇怪。

      况且,可能对于歧和来说,自己可能连半个同伴也算不上。凭什么为了自己放弃自己的利益呢。

      不料歧和倒是很爽快地同意了,他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就这样吧。”

      ……

      而另一边,零号刚刚和弗朗汇合。

      她看着慢慢化成白光消失的弗兰肯斯坦的尸体,缓缓收回了手指。

      “你认识那个人?”零号看向弗朗,问道。

      弗朗点头:“他叫易子轩。是和我同一批参加内测的玩家。”

      虽然是认识,但是易子轩是个什么样的人,弗朗真的不太了解。

      根据来参加内测那天短暂的相处,弗朗觉得易子轩是那种在学校里会认真学习很乖的男生。不过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一个有点沉默的人。

      他不知道易子轩有没有朋友,所以也无从推测易子轩的阵营还有没有活下来的队友。根据安心的说法,易子轩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弗朗唯一能想象到他主动组队的朋友,就是安心。

      只不过这场游戏里安心肯定是在连城的阵营,而且看连城和婉言的态度,安心很可能已经死了。

      既然这场游戏里还有依然存活的敌人,那么只可能是易子轩的队友,或者到现在他们还没有遇上的最后一个阵营。

      易子轩的能力很强,在零号面前却不足为惧,只是不知道还未出现的人里还有没有其他能力可以克制零号的敌人。

      虽然零号在实力排行榜上是第一名,但云端游戏是一个变数很多的游戏,能力之间的克制、玩家的精神状态、以及游戏世界中环境的影响......每一个变数都有可能造成两个人对决结果的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易子轩的排名明明是第十,却可以杀掉第七名的弗兰肯斯坦。

      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有科技基础的世界,弗兰肯斯坦绝对可以吊打易子轩。

      “易子轩……”零号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知道了,那个刚上排行榜的新人。”

      “他问的那个人你认识吗?叫易亭台?”

      弗朗看向零号,其实在杀死弗兰肯斯坦后,易子轩并没有攻击弗朗,反而非常礼貌地对弗朗说:

      “请问你可以带我去找零号前辈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问她。”

      弗朗倒是无所谓,便带着易子轩去见了零号。

      易子轩只问了零号一个问题:“零号前辈,请问你认识一个叫做易亭台的人吗,他……”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零号就直接挥刀砍了上去。

      零号的刀【邪云鬼切】并不是她自己的造物,而是一个特殊道具,对很多抽象的能力都有克制。易子轩的水墙一时抵挡不了,便选择逃跑了。

      其实弗朗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在他看来,零号并不是一个好战的人。所以哪怕知道易子轩刚刚杀了自己的队友,零号见到他时的态度也很平和。

      只是在听到易亭台这个名字后,零号的反应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很奇怪。她似乎……很不想让别人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情。

      弗朗懒懒地盯着零号,目光中带着探究。零号沉默着,一时没有说话。

      “姐姐不认识。”一边站着的银岚突然开口说道。他虽然这一路一直跟着零号,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给人的存在感很低。

      对上弗朗的眼神,他笑着解释说:“姐姐的每一场游戏我都在姐姐身边。从来没遇到过叫易亭台的人。”

      “哦。”弗朗点点头,也没有追问。

      零号嘴唇微启,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在她开口前,变故就突然出现了。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一棵树后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离树丛最近的银岚。

      他带着一张画着怪异笑脸的面具,动作快如鬼魅,瞬间就将银岚紧紧锁在了身前。

      “把你的刀交给我。”他的声音透过面具穿了出来,听起来很沉闷,音色难以辨认。

      手提蓝色长刀的零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想用我威胁姐姐?”被掐住脖子的银岚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露出了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姐姐可没那么傻。我死了还会复活,姐姐的武器要是给你可就找不回来了。”

      面具男愣了一下,然后低低地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

      虽然他的声音沉闷难以辨认,可是这个邪恶扭曲的笑声实在是有点耳熟。弗朗不自觉地就想到了遇到过的一个人,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面具男笑了半天才停下,他说:“人总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既然你还会复活,想必你姐姐也知道该怎么选了……”

      他把四只手指粗暴地插入银岚口中,阻止他继续说话,然后另一只手搭上他的侧脸,然后一用力,就活生生地把银岚的一直耳朵扯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