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破解版无限制次数

      苏隐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个小木盒子,轻轻放到老者对面的桌子上。

      老者并未马上伸手去拿盒子,而是先打量了苏隐一番,在金水镇开了十几年当铺,自认也是个人精,见苏隐穿着打扮气质不凡,知道对方身份非富即贵,也就不多问。

      “先掌掌眼,不介意吧?”

      “不介意。”

      老者伸出那双沾满老茧的手,小心翼翼将盒子打开,顿时一股亮眼的鲜红色泽映入眼前。

      老板眼神一亮,心中暗赞:好货!

      这个老者年事已高,满脸皱纹,但眼力却十分的尖锐,有耐心地把玉捧在手里辨识起来。

      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年,以他的眼力,又怎会看不出,这块玉不简单。

      “冒昧的问一句,你这块玉是哪里来的?”

      老者越看越是惊讶,这块玉色泽通亮,看成色,这东西绝对是王宫里流传出来的顶尖货色,绝非寻常人所有。

      “前两天在荷塘边捡的。”

      老者心头一跳,又忍不住斜着眼睛打量了苏隐几眼,忽然想起这两天的传闻,表情有些犹犹豫豫。

      要是这一桩买卖能吃下,他完全可以衣锦还乡,从此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

      但是这样一来,夜镜司的搜查令很快就会查到他头上,等待他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老者忍痛把盒子赫然一关,伸手推到苏隐面前,惋惜说道。

      “对不住,恐怕您这一块玉都能抵得住半个金水镇,小友还是去咸阳问问吧。”

      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苏隐并未有去拿盒子,用手指轻点几下桌面,似是无意问道:“我刚听说你想把铺子卖掉?”

      老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对对,我正有这个打算,难道小友有兴趣?不知愿意出多少金接下这铺子。”

      “你看,这一块玉,行吗?”苏隐慢慢将盒子推回老者身前。

      老者在原地愣了片刻,露出一丝笑容,笑得很僵硬:“小友说笑了。”

      “实话跟你吧,我从小在南疆那边长大,这次是我第一次来秦国,人生地不熟的,我知道这一块玉的价值,恐怕能买下你这十个铺子,我的意思是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金币,我暂时将这块玉抵押在你这儿,等我攒够了钱,再赎回来,你看这样行吗?”

      老者目光直盯着眼前盒子,脑海中回味刚刚苏隐的话,于是狠下心来把盒子攥在手里。

      “既然小友如此信得过老夫,你的东西,我就暂时替你保管,以后如若需要,来取便是。”

      苏隐冲着老者微微笑着:“那你可要帮我保管好了,别被人抢了去。”

      “小友大可放心,明早我就拿着行李回老家,金水镇这个地方水太深,继续待下去恐怕再生事端。”

      明早?

      苏隐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我便放心了。”

      “小友,以后这铺子就是你的了,你看有什么需要更改的没有?”

      老者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也很忐忑,他明白人走楼空的道理,毕竟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还是有感情的,内心希望苏隐去爱惜它们。

      “没事,挺好的,我这个人就是比较喜欢清静。”苏隐表示不打紧说道。

      老者立马明白苏隐的言外之意,起身走到熟睡的店小二面前,脸色忽然一摆,一掌拍在桌子上“啪”一声响。

      熟睡店小二倒是被得浑身一颤,一下子跳起来。

      瞧见面前的老者,唯唯诺诺说道:“东家……”

      老者怒目而视,大声叱道:“说了多少遍,说了多少遍,有客人的时候别睡觉,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对不起,东家。”店小二低声下气说道。

      “行了,你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走吧。”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摆摆手道。

      店小二当场愣在原地,跪在地上哭着求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求你了,东家。”

      “赶快给我收拾东西滚蛋!难道让我打断你的腿吗?”

      老者随手拿过旁边的扫帚,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着店小二。

      苏隐双手在怀,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第一次见老者动这么大火气,店小二可能也是觉得真的惹了东家生气。

      于是站起来狠狠抽了自己两耳光,深深的给老者磕了两个头,哭着的跑出去。

      “让小友见笑了,那娃子名叫柱子,跟了我好多年,对于这里也有感情了,为了不打饶小友清净,只好下手狠了些。”

      “我怎么觉得我像个恶人似的。”苏隐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两声。

      “这是铺子的地契,请小友收好。”老者从旁边的柜子里摸出一张泛黄的纸张,慎重的交到苏隐手里。

      “若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收拾收拾,争取早点赶出金水镇。”

      苏隐看着手里的纸张,上面印着一个红色大印,确定无误后,小心放进怀里。

      微笑说道:“路上小心。”

      ……

      夜,静悄悄的。

      现在已经午夜时分,狭长的月光照得那漆黑的屋瓦,像是一只只匍匐在地上的怪兽,使人更加感到寂寥。

      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忽然。

      “嘎吱”一声,细微的声响在冰冷的夜空中回荡……

      门悄无声息打开了,一个黑色人影从门缝里钻出来,伸头警惕向四周观察几眼,然后轻轻把门合上。

      怀里捂着一个黑色包袱鬼鬼祟祟的出了门,他好像在担心着什么,每走过几步,时不时转头向面望两眼。

      他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只要过了前面的堂口,就安全了。

      他原本是没打算收这块玉的,但是这块玉带给他的诱惑力太大了,他不想放弃丰衣足食的生活,也不想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所以,他就想到了一个两全之策。

      拿着苏隐给的玉去夜镜司投案,他不怕那群家伙不信,他手里的玉,就是证据。

      相反,他还会收到一笔不菲的奖励,虽比起这块玉的价值远不足百分之一,但带给他的比一年的收入还要多。

      “对不住了,小兄弟。”

      老者嘿嘿的一笑,看着百步之遥外的夜镜司牌匾,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走来胆战心惊,生怕半路跳出来个程咬金,还好只是他多想了,说不定那家伙现在正睡得香呢。

      四周静的出奇,一阵阴风吹过,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前方不知何时开始起雾了,隐隐约约前方忽然出现一个黑色身影,提着剑挡住了他的去路。

      老者心头猛的一跳,看了一眼便低下眉头,小心翼翼的想要绕开挡路的黑影。

      刚想迈步,黑影率先一步挡在他的面前,老者抬头露出一个歉意笑容,又换了一个方向,黑影又率先一步挡在他面前。

      老者抬首强笑:“阁下为何故意挡住我的去路?”

      一道白色剑光闪过。

      “噗呲”

      老者一愣,长剑没有任何征兆直接捅入他腹部,老者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一股无法忍受的剧痛从腹部传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黑夜的寂静。

      沉重的步子声从林子深处慢慢走来,犹如魔一般蒙绕在他的心头。

      “你怎么能欺骗我呢?”

      逐渐,苏隐的身影由远走来,他走的不快不慢,每一步都那么稳,那么沉着。

      老者弯着身子捂住腹部伤口,忍着巨痛抬起头只一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前,大惊失色:“是你……”

      “不是说好早上吗?都这么晚了。”

      苏隐低头俯视着老者的恐惧,脸上带着一抹讥讽,黑影的剑瞬间划过他的脖子,老者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后红色的血液逐渐散开。

      “非要着急上路。”

      苏隐脸上神情逐渐冷下来,从老者怀掏出一个盒子,看了他一眼死相,嫌弃的吐了一口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