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最高悬赏令

      ……

      此次虫灾,要说受损最严重的,自然是那些没有办法抗灾的末流玄武世家。

      例如赵氏与刘氏。

      粗略计算一下就能明白,还是以之前的典型来计算,二十亩地减产七成,便只有90大铜收益,佃农要分走30大铜保底,然后还有40大铜的税,10大铜的耕牛农具种子摊销,20大铜的灭虫散。仅这些,就让赵氏刘氏这一季非但颗粒无收,每二十亩还得贴出去10大铜。

      以刘氏来说,他们几个农庄加起来大约有一万亩出头的良田,因此他们非但1个角子赚不到,还得倒贴出去50乾金。

      这笔乾金,还不包括农桑主事等开支,加起来总倒贴得超过一百乾金。

      听起来好像倒贴一百乾金不是很多,可实际上,他们这一波要亏到吐血了。因为原本正常年景,这一万亩良田这一季可以带给他们纯盈利八九百乾金,这一来一去,就是亏了上千乾金纯利。

      正常情况下,像刘氏这种世家,一年的开销也是非常庞大的,一年能额外攒下五六百乾金算他们本事了。光是这一千乾金的亏损,便已经将他们两年积蓄折进去了。

      “还有一个致命消息,守哲你恐怕不知道。”公孙蕙又说道,“长宁卫官府已经向各世家下了命令,此次夏税不得用乾金抵税,要实打实的纳粮。”

      如此消息,王守哲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把底层玄武世家往死了逼啊。往年光景,纳粮或是纳钱都可以,交足等值数额就行了。

      但是今年各世家本身就缺粮,若是实打实纳粮的话,会对底层玄武世家造成雪上加霜。但是这并不包括王氏,以及王氏的一些姻亲盟友,因为大家这次保住产量,纳粮还是纳得起的。

      真正打击到的,便是平安刘氏赵氏这种世家。他们粮本就不多,再一纳粮交税,会掏空他们的库存。逼急了怎么办呢,当然是只能将压力转嫁给底层平民,甚至是佃农了。

      “官府的命令,倒也是理解。”王守哲凝重道,“以长宁卫地区来说必然是总体缺粮,如果官府不用此命令向世家调集粮食,光是卫城内就极有可能爆发混乱局面。”

      “守哲这一次,是有心看赵氏刘氏好戏了?”公孙蕙问道,“土地兼并必然乱象并起,赵氏刘氏火中取栗未必没有风险。”

      “不!”

      王守哲眸光冷峻不已,“平安一地,是宙轩老祖斩凶兽开荒之地,并耗费百年建下的基业,我岂会眼睁睁地看着被两条豺狼糟蹋?想趁乱玩土地兼并,问过我王守哲没有!这一次,我要出手狙击赵氏刘氏,让他们好好看看我王守哲的手段。”

      “守哲果然好气魄,我没有看错你。”公孙蕙眸光闪动,“这一次无论你的决定如何,为娘都支持你。这一次关键时刻,为娘一定会想办法请漭老祖来咱们王氏作客。”

      “漭老祖?”

      王守哲脸色一喜,“大娘竟然能请的动漭老祖?”

      世家之间,老祖级的人物向来是不会随意插手别人世家之间的争斗,否则极为容易引发更大规模的姻亲派系争斗。

      公孙蕙笑道:“你难道忘记了,咱们王氏第四代嫡长女王玲蝶祖姑奶奶,便是嫁到了公孙氏当主母,漭老祖可是她老人家的亲生嫡子,有一半血缘来自咱们王氏,自然与咱王氏亲近。而且你莫要忘记,漭老祖那可是我的亲爷爷,前些时候回娘家时,我也拜见了他老人家。他也十分惋惜当年珑烟老祖那一战,只恨当时他才炼气境九层,且听到消息也晚了。”

      顿了一下,公孙蕙又说:“漭老祖也听你外祖父说了你的事情,他对你可是赞不绝口,也想找机会见见你。相信这一次只是让他来作客,他老人家的性子,应当不会拒绝。”

      “好好好,如此一来就更稳了。”王守哲欣喜过望,原本还想着珑烟老祖身体还未大好,不知能否震慑住对方呢。

      若漭老祖愿意前来坐镇些日子,刘氏也赵氏那两位老祖岂敢乱动?

      王守哲与公孙蕙再说了会儿话,便告辞离去。

      同时狙击赵氏与刘氏,是一件天大的事情,须得好好盘算谋划,否则一个不小心别被雁啄瞎了眼睛。

      情报!

      向来是两军交战的根本。

      王守哲把王忠叫了过来,王忠的实力不强,仅炼气境四层高阶。但是最近逐渐发现,此人性格比较沉稳办事妥当,脑子也很灵活。

      “拜见家主。”王忠进门后行礼道。

      “免礼。”王守哲道,“还没等你与家人好好团聚,便要你去办事,辛苦了。”

      “为家主办事,不辛苦不辛苦。”王忠精气神非常高昂,一听到办事眼睛都发亮。

      这不单是家主出手大方的问题,而是觉得家主每每出手,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王氏在家主手中有大兴旺的征兆。家将与主家,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王守哲笑了笑,将需要他办的事情说了一下。

      王忠郑重地思考了会儿说:“家主,情报工作非属下所长。属下向家主推荐一位家将——王梅,她年仅二十三岁,修为却达到炼气境三层。但是她心思细腻观察入微,而且非常善于化装潜入,收集线索。”

      王守哲不置可否,派人将王梅招来,想亲自考核一番。

      不片刻,家将王梅赶至,她诚惶诚恐地行礼:“拜见家主。”

      王守哲打量了一番,此女相貌平平毫不起眼,好似一转过头去,便会忘记她长啥样子。不过她身材倒是不错,凹凸玲珑,腿部修长结实,显然爆发力不错。

      当即感兴趣道:“免礼,王忠说你擅长化装潜入,心思细巧,你能说说情况吗?”

      “回家主。”王梅沉稳地说道,“属下的确擅长化装潜入。”

      “哦~你倒是挺自信。”王守哲笑着说,“你能否展现一下我看看。”

      王梅表示可以,但是她需要去做一些准备工作。

      王守哲倒是来了兴致,让她准备充分一些。等她退去后,王守哲又沉下心来,开始谋划起此次计划来。

      这次计划说起来也不是什么高深莫测之事,只是一场小小的商业狙击而已。这种事情,在地球上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但是王守哲却谋划起来非常仔细,此次天赐良机,不容错失。

      一个个计划的步骤逐渐成型……

      “拜见家主。”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响起。

      “免……”王守哲蓦地回头,却见一位陌生的男子家将正拱手而立,他身材不高却器宇轩昂,面净肤白颇为英俊,有些儒将的气息。

      “你是?”王守哲不记得王氏还有这样一位家将,当即眉头皱起。

      “家主,属下王梅。”男子家将换了女声,顿时让王守哲觉得画风大变,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惊奇不已道,“你这一手还真是,独特啊,有意思有意思。”

      听得家主夸赞,王梅心中欢喜又道:“请家主稍待,属下再去变一个。”

      过的一个时辰。

      当王梅再次出现时,王守哲被惊呆了,王忠和王贵也被惊呆了。

      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娉婷婀娜的妙龄女子,她身披薄纱,足踏荷花女鞋,手中撑着一把古色花伞,每走一步都摇曳生姿,暗香袭来。

      最为惊奇的是,她的脸变漂亮了,绛唇粉腮,长发挽起,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大美女。

      她姿态盈盈一拜,声音轻柔如泉:“梅梅拜见家主。”

      “咕嘟。”一旁的小厮王贵,直接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都看得直了。

      王守哲倒是见多识广,很快回过神来。同时心中惊奇不已,此女的化妆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比起上辈子在某音APP上看到的那些妖孽般的化妆术,竟是毫不逊色。

      这王梅堪比某音那些妖孽的化妆术,让王守哲精神大震,这平安镇说穿了就是乡下中的乡下,刘氏赵氏那些家族子弟,哪个见识过如此场面?

      恐怕王梅略施小计,情报便会接踵而至。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