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老熟女酒店

      “虚世界”——————

      上午进入虚世界开始事件,搞得他懵中加懵;中午遭遇了一场战役,险些将命丢在此地;下午认识一位自称能给他们这个世界带来美好和平时代的人物,自己也获得了身份;晚上成功逃脱这间皇室监狱,踏了新的旅程,走上了对还是错?

      短短一天,经历了一位无辜的主角该经历的所有,他还不能退出你说气不气啊?必须将自身卷入其中。

      不仅如此,他还要在这战火连天中活下来。自己掌握的战略明明就很欠缺,现在又要给一位正在崛起的君主当首相,为他出谋划策、指点一二,兴许自己懂得东西还没人家多,露馅之时也指日可待,如有不测,也只能随机应。身边与他同起同坐,在逃亡之路上的人,可正指望着他呢。

      “若我不能助他,也只能用那招了,但愿不要伤到人。”他自己在内心思索。“自己活命要紧,万般之下,也可以考虑放弃狭寻,自己照顾自己,对不起!”

      心里说完后,他看向可怜的狭寻,此想法瞬间被消除,不管怎样,只要是我区的人,就必须活着。

      他们行驶在林中路间,恩承、子殿和狭寻三人乘坐在一辆马车内,每个人都不敢说话,都在警戒,还未逃出敌人的防线,万一有个闪失,可就前功尽弃了,白费。只有狭寻,双腿夹紧,双手抱紧自己,双眼睁的贼大,低着头一言不发,不作为、不帮忙看守、不问世时。

      “喂,殿首?”恩承回过头来,看了看狭寻,觉得她的状态非常不好,就向子殿喊去。“殿首?嗨!!!”子殿好像有些失神和走神,关注的太认真,令他很欣慰。“我说,行了。”终于静静的一声后,子殿回过头来。

      “殿首,嫂嫂好像不再状态,她很害怕。”他默认,认为狭寻是他夫君,还相当肯定,什么也不问就这样说了。

      一开始,子殿还吓了一跳,心想:“她?是我夫人?我看你想多了吧?我怎么可能背叛子宙和外国人在一起呢?”反应过来后,他坐过去,二话不说抱紧狭寻,道:“哎呦,别怕了,夫君这不在身边呢!”随后,他抱过去,顺便封耳道:“你和我一起演下去,不然就没命了,OK?”

      结果,狭寻为了见到姐姐也是拼了,转瞬之间,她犹如抱紧自己男朋友那样抱紧子殿,像个害怕急了的女朋友,甚至还当着恩承的面接吻了!!!

      如果子宙看见的话,她一定会说:“好啊,上了一个那么嫩的女孩还不够,外国妞都泡上了?可以!你行!”

      子殿为此又吓了一跳,弄得他不会了,该咋办,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说接下来的话?情急之下,他看着一旁的满脸姨母笑加崇拜眼光的恩承笑了笑,并说:“哈,你看她,这点委屈就受惊了,这次带她出来也是个错误,就应该让她待在家,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就行。”此处,他才反应过来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狭寻现在是他的被把柄,大事不好了!

      高山耸立,险峻无数,唯有它的主人能安全度过,其中的手下还要死伤个有十分之一,为了安全也是拼了。这里不仅有昏暗的气氛,还有尖刺的荆棘、凶残的野兽和为数不多要绝种的一种鸟族人,他们可以飞,翱翔天空。

      这位名叫恩承的人,他利用法术,将自己的眼睛和巨鹰联系到一起,该走哪都清楚,也只有他能看到。

      为何这样设计,因为能飞还能说话的种族只有这个,那边的王国并没有空军,所以安全得很,保险到100%。荆棘和马车的距离只有不到五厘米,把握的无比精准,所有战士在他身后正好的位置行走才能躲过这片尖刺,设计出来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到现在几十年,反正没人反对。

      “看,这里就是我们的藏身处,还撑不上是座城。但我们的人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万,食物、水等补给十分充足,你进入主房后尽管下令。”他向子殿介绍着。

      “原来你就是起义军的首领,昨日上午那场战役,你我是前脚来后脚进吗?还是你是哪里的常客了?哈!”

      听得出来,这句话没有冒犯的意思,所以恩承也没有往哪方面去想,只是笑着。说道:“哎,被你一眼看出来了,我既是那里的常客,也是被抓进去的,确实是我前脚来,您后脚就出现在了我眼前,让我满载信心,这接下里的仗有你……我们一定能获得胜利,推翻那昏庸皇帝的统治,起义军无比自豪,为了摆脱压困和自由而战,您就是我的恩人。”

      本来一句话的事,他偏偏扯上了远见之思,将其融入其中变成包袱,笑一笑。子殿眼前并不是苦寒饥饿的人们,而是满脸杀意、恨意和杀戮的人,一点没有贫困的意思,只有吃的东西比较符合那种状态,其他一概不符。

      正常应该是他们在平常的聊天,没有什么邪恶的微笑,可这里充满着邪恶,单凭食物决定可怜有些草率。

      子殿没说,狭寻也看出来了,但她被子殿阻止了。

      “赶了一夜的路,我和我夫人都累了、饿了,有啥好吃的给我们准备准备?”他尝试着询问,然后看向可怜又吃着糙粮饭的他们,互相瞪了瞪眼。

      “当然有,请随我来,饭正做着呢,就等二位回屋了。”恩承亲自将他们从门口带到卧室,极其礼貌。

      “望殿首和嫂嫂,休息的开心。”接着,他退下了!

      “实世界”——————

      实验的进展如蜗牛,怎么也达不到兔子的速度,她在吃饭的时候、遛弯的时候和休息的时候都在想‘哪里出了差错’,‘知识不能学杂了啊’等等之类的问题。

      开着自己喜欢的车,副驾驶坐着自己最爱的人,正前往家中吃午饭、睡午觉,顺便查一查书籍和资料。

      “那个……银河你先等等,我找本书。”到家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自己的资料,和过往的笔记。

      “顺便你把自己喜欢吃的食材拿出来,一会做。”

      四室一厅两厕,面积150平,目前占了两间卧室,一个是子宙自己的,一个是银河的。不仅如此,最大那间卧室里面还有私人洗手间、情趣物和运动器材等。都是子宙亲自设计的,原本留着和子殿一起住的,但几年过去……

      剩下的最后一间,不用白不用,她当做了仓库,里面就包括了她的学习书籍、笔记和等等有用的东西。

      更奇怪的是竟然上锁了,钥匙还只有一把,贴身配在她自己的私人钥匙串上,还特意命银河不要动、不许进和不准问,难不成里面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吗?接下来就来看看,这间临时的仓库里究竟有什么连儿子都不能知道的,家里拢共就两人,还都是最为亲密的人,这都不准,到底是啥!

      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入仓库、关上房门后反锁,还在门口听了听银河的脚步声是否靠近。道:“这里,是我最最最最私自的地方,等你上初中了,在给你看!”

      身体靠在门前,甜蜜的想象着银河长大的模样,然后接受这些东西,自己还愿意且有资格和有能力享用。

      当她转身后,迎面看到的……是一排摆满书的书架,足足有五层之高,每一层都盆满钵满,有英文的、法文的……最后是最著名且最难的中文和理科知识,说难听点,这是一间【书呆子的天堂】,里面应有尽有,你所想的、想要的任何书籍、知识和禁忌资料,以及色情书籍的禁书,什么都有。也怕银河会继承自己的基因,会变成书呆子,所以不让他进来。

      这还只是迎面的内容,侧面就更不得了了,全都是她自上学以来的所有笔记,比百科全书要百科全书。不单单是笔记,还有整理出多个老师讲解的内容融合,得出更简单、更容易让人理解的公式和文字,比较强悍,学霸已不能形容她。

      我觉得,用天上的神仙来形容比较好,有超自然能力,看一遍就能理解,甚至还能比老师讲的还要好。

      可是……更大的麻烦来了,找了一圈,半个小时过去,都没有找到它,连一丁点记录都没有。她挠着头、思想着、鱼尾纹和抬头纹都随着她皱紧眉头而变多,乃至于要哭了。道:“我到底忘了哪一步啊?不能对不起我的教授哇也!哎呀哎呀,烦,一会还要给银河做饭,哦对!”

      她大吃一惊,来到客厅时发现,银河竟然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餐厅的桌上有他想吃的菜。睡着的时候,她还看到了银河有口水流出来,散发出宠溺的笑。

      “哈哈,这孩子,也不知道叫我。”她摸了摸银河的头,又用了半个小时把饭做完了,如今剩上学还有一个小时。

      刚才那一觉就当是午睡,花十分钟吃饭,还能一起去外面或是学校旁边散散步、聊聊天。当母子俩来到餐桌上时,气氛让银河弄得那么尴尬啊。他怨恨的表情和气愤的眼神看着,满脸不甘心和生气,说道:“妈,都怪你,害得我没时间玩了,还白睡了半个钟头,真是……”子宙只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笑,眼神还瞪着、瞪着,表示更深层次的无奈。

      “那个……儿子啊?”她貌似有些事的样子说着。“关于你们班主任和我的事,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不好意思、尴尬和暴风雨前的宁静马上要来临,感觉有一场世纪家人前后辈大战即将开始了,宁静就是前兆哇!

      “妈妈觉得,你对他太过分了。你还不明白,如果我们得罪了他的话,你的前途和表现的机会可就……”

      说到一半,她悲哀又可惜的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没办法和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表情。继续道:“你本身,是全校最好的学生之一,能获得一些宽容,学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等都能想到你,是因为他们对你有好印象,若你继续这样下去,绝对会麻烦的。所以听话,别和班主任做对了,好吗?无论是我和他传出什么恋爱的谣言,还是不可撇清的关系,都不行,OK?”

      银河慢慢悠悠的吃着饭,嚼着自己最爱吃的菜,却听着自己最讨厌的话。但为了妈妈和自己,他选择‘忍’!

      “好,妈妈,我答应你,但你不许真的和他有什么!”他大胆的指向子宙,就这样愉快的答应了。

      之后呢,子宙灵机一动,想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