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

      司徒回答道,大王,子民的自治可以解释为大秦的子民在以秦国的法律和制度下实行有以什、里、亭自选相应的首长,实行自我管理,自我监督,自发发展的基本自治权力。秦国就在此基础上选拔出乡、县长。以郡之首以秦国的官员考核升迁和降级。这样一来,只要我大秦律法和制度完善,我大秦必将欣欣向荣,军队和秦国的国立必将再次上升三倍有余。

      秦王政听到之后反问到,让子民自选,选出当地德高望重之人,那么有此人有异心,对秦国不服。这跟分封制又有何区别?

      司徒回答道,大王,区别可大了。

      秦王政,哦,大在何处。

      司徒回答道,分封制是大王八自己的土地分封给有宫之人,受封之人享受着大王的封赏拿的土地,去不个大王上交税务。国家收不上税务就只能朝没有赏出去的土地上加大收税,这样一来,百姓不能安据,不能养育儿女,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走。而自治的官员则是秦国的子民自选出来的,土地还是属于秦国不属于个人,官员治理所在地还要遵循秦国制定的律法和制度,而子民对于基础官员拥有选举权,这样基础官员只会更好的实施秦国的律法和制度,一旦违法,秦国的子民就可以罢免所为法的官员,之后大王还可以将其治罪。这样说大王明白了吗?

      秦王听完陷入深思。

      反倒是盖聂想明白了。明白之后更加知道这项政策的不凡之处,比秦王政之前在跟其闲聊时所说的郡县制和九卿制更加完善和对于平民的待遇更好,在这样的政策之下,秦国只会更加的稳定和繁华。

      秦王政沉思一炷香之后猛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司徒先生原先想的布帛寡人看完只是认为先生对于法家之学深厚,今日一席话,零寡人茅舍顿开。先生原来还是一位治国大才,比之商鞅,无过之而不及。

      司徒看着秦王政大笑说完了这么一席话回答道,大王,臣并不是法家之人。只是学过法家之学,并没有法家之师。(自己却暗之想到,如今这个年代谁能教我法律于制度。毕竟我可是来自健全的法制社会和科技发达的国家,还是主持修改和检阅一国法律的主要人员。降维打击就问你们怕不怕)。

      秦王政疑问道,哦,那先生是?

      司徒回答道,律法是臣自学所为。

      秦王问到,先生不是说过有老师的吗?不知教的是何?

      司徒回答道,家师教学生所学都为天地之术,学生在跟随家师学习天地之术时拿平时所思的律法请教家师,家师听完臣所说的话后对臣说了一句,为师这方面不如一名总角少儿,说着就丢下一本书给臣就云游去了。之后学生就拿着家师丢给学生那本书学习天地之术,自己深研法律之学,在学天地之术时结合臣所想的律法,所思所想所学十年之久。所以大王三日前问臣家师所去何处,臣实在不知啊。

      秦王政听完想的跟大声了,原来先生也有一段不平常的往事。

      赵高听着这段话,如何看着司徒惊讶都压不住了。思索到原来这家伙这么厉害的嘛。

      盖聂也是有所微惊,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可以问住学问已经研究天地之术的人。哪得有多聪明啊。

      秦王政笑完后对司徒说到,不知先生所学天地之术,不知寡人能一统天下先生是否预到。

      司徒回答道,大王,所谓的天地之术是为适当的环境中做出合适的选择,而不是预料到往后的时间和所发生的事,这是臣所不知道的。

      秦王政听完按下心里的想法,再次对其说到,司徒听令。

      司徒连忙跪地见礼的说到,司徒听令。

      秦王政说到,寡人一统六国,结束天下七百年战乱。称王不足以显示寡人的功绩,命廷尉司徒依法决议寡人的称号用以突显寡人的丰功伟绩。

      司徒领命道,臣领旨。

      秦王政下完这道命令之后又对其说到,你回去之后详细的列出你所说的“皇权至上民权治,国院六部”,之后大军回朝,在朝会寡人要实行统一的新政。

      司徒再次回答道,诺,司徒必不负大王厚望。

      秦王政听到之后说到,好了,你可以回去了。外面那辆马车就赏给你了,到时大朝会上你的封赏在一并给你。

      司徒说到,臣告退。

      司徒说完就离开长安宫,来道外面看天色已经快到黎明了。暗自想到,怪不得前世说秦始皇勤政,还真的是。找到马车,发现护卫已经在马车旁等待了。司徒上车后说到,走吧。马车缓慢的行驶离开咸阳宫殿群。

      殿内

      秦王政看似自语又似发问道,寡人的选择是对的嘛?

      没有人回答,殿内再次陷入的安静之中,只听见烛火燃烧的噼啪声...

      接下来的时间司徒就在具体研究唐代三省六部二十四司和明朝内阁制度中对应秦朝的三公九卿和丞相制的改革中如何加上现代社会主义和君主立宪的政治改革中流逝。其中对于爵位的考量以秦国的军功爵加入了现代的立功制度。

      司徒看着自己所整理出来的文表,想到,这样一份动了所有人的蛋糕的制度在封建王朝所有皇帝中只有秦始皇能实现而不会产生任何反抗了。统一天下,结束战国七百年的纷争和战乱,立意了统一才能称帝的雄心,导致所有后续之君王想要称帝就必须统一,如果没有实现统一而称帝,就始终感觉自己作为皇帝是不和格的,立下了这么一个标杆在这里。

      秦国这个帝国因他而存在,原先历史上也会因他的死亡而灭亡,但是。想到这里,司徒看向窗外的天空。

      我不知道是何原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我也不想跟着原先动画的剧情去反秦,大丈夫为人坦坦荡荡做人,快意恩仇做事。既然我有所学,就要有所为,更何况还有逆天改命的系统。那我就要改变秦国只有短短十五年的宿命。

      刚想到这里脑海突然就冒出金色的光芒,只见系统常见的对话框冒了出来,其上有一句话。“我看好你,加油”:-3。司徒看着对话框里的那个表情,瞬间就想象到这个系统生活在什么年代一样。再说,前些日子不是说不会出来的嘛,怎么就冒出来了,还来个颜文字表情。

      脑海立冒出这么一块对话框之后就再次没了踪影,司徒也不去寻觅,因为知道是白费功夫的。

      这天,司徒像往常一样的去了廷尉府当差结束后来到酒楼,与老板说到,一碟糕点何一壶温酒,之后再次来到平时做的窗边,护卫坐在对面静静的看向周围。司徒看着护卫说到,外面也就认识半个月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真实的姓名。

      只见护卫转头看向司徒语气平静的说到,我只是奉命护卫于你,还没有到要与你成为朋友的份上。再说了,在下原先只是一个情报人员,是不值得拥有姓名的。说完也不等司徒的回答就再次看向周围和窗外。

      司徒听到之后也没有再次追问,只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对着她说到,紫鸢,你说说大军还有几日回朝。

      被叫做紫鸢的护卫也没有反对这个名字,也没有应答,而是看着窗外自语道,按照秦国的军队行军速度,这两日也应该要到咸阳了。说着就见街上驶过一批快马,看其着装,是军中的探马。

      司徒看着探马朝着咸阳宫快速驶去,就知道离大朝会不远了。在城里看到探马,想必秦王政也就知道了大军的所在地和多久时间的到来了。

      还没吃完就见赵高来到酒楼对着见礼道,见过司徒大人,大王有请。

      司徒还礼道,见过府令大人,在下这就前往。说完就起身对着紫鸢说到,走吧。

      赵高听见司徒叫着护卫紫鸢,深深的看了紫鸢一眼就转过身带路了。

      司徒再次在长安宫见到秦王政,见礼道,大王万年。

      秦王政叫其起身之后说到,刚刚王贲将军的信报来报,王贲将军还有两人就要回朝。到那时寡人出城迎接,你站在寡人身侧于寡人同行。

      赵高听后小心的打望了秦王政一眼。低下头又思量了起来,大军刚刚回朝,大王这样安排的用意是什么呢?又会对王贲将军造成怎么样的冲击呢?朝廷官员还会认为这位司徒大人只是昙花一现吗?

      司徒见礼道,臣遵旨。(这样的安排对于我在秦国的名声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秦王政又问到,先生对寡人所说的可有完成。

      司徒回答道,不负王命。

      之后又简单给秦王政说了直接的改革和政治,得到了秦王政的认可。

      司徒刚离开咸阳宫殿群的大门,宫内就传出了召集三公和九卿的钟声,由于自己是刚刚的道秦王政的准许,是不用去的。于是司徒就离开回家了,准备两日后出城迎接的日子了。

      司徒自语道,紫鸢,你相信命运吗?

      紫鸢并没有回答,只是脸上的神情暴露了她的想法。

      这就只有司徒知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