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美女禁

      夭寿!

      你骂就骂,带上他娘干嘛?

      这是禁忌。

      上一个和他这么说话的人,坟头草怕都有几尺高了!

      为免血溅五步,孟辞马上捂住侯夫人的嘴:“母亲,刚才是我自己不小心,与兄长无关,我是太高兴了,您别大惊小怪!男子汉大丈夫,受点伤算什么!”

      其实很疼!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容扭曲变形,侯夫人更心疼了。

      可孟辞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对张昭道:“张大人帮晚辈寻回失散多年的兄长,晚辈感激不尽,改日再登门拜谢!”

      此言正合张昭的心意。

      人已经送到了,接下来如何,他一个外人管不着也不想管。

      他带着底下的人,脚底生风的离开。

      孟辞毫不计较刚才被甩,殷殷切切的看向沈绎,诚恳表态:“兄长,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这家里有我的饭,就少不了你的米,我一定会与兄长甘苦与共的!”

      眼下一定要雪中送炭,不然等男主真正的身份揭露,到时候锦上添花人家都不会瞧在眼里!

      沈绎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眸底涌动着寒潮。

      这个弟弟行为诡异,无事献殷勤,不知藏的什么心思。

      孟辞不管这些。

      抱大腿,就得脸皮厚!

      她朝沈绎伸出另一只手:“兄长,我膝盖好像也有点痛,拉我一把好吗?”

      沈绎眸光微凝,莫非是要趁机暗算?

      不得不防!

      孟辞瞧见他的手指动了动,心内大喜!

      就在这时,府医匆匆而来,一把扑倒到孟辞的脚边,夸张的嚷嚷:“少爷受了重伤?快让老朽看看!”

      侯夫人总算找到机会,赶紧将孟辞的手腕握着递到府医面前:“快看看快看看,可别留下疤痕什么的!”

      府医瞧了一眼,声调扬高:“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伤的这么严重?是哪个不长眼的敢伤了少爷,应该拉出去喂狗!”

      孟辞太阳穴突突突,你一个府医,戏怎么这么多呢!

      她将自己的手抽回,冷了脸色:“我没事,你给我兄长瞧瞧,他伤的比较严重!”

      府医顺着孟辞的手看了沈绎一眼,讪讪一笑:“少爷就是心善,三教九流的人都视为兄长。放心,他死不了,还是少爷的伤比较严重,老朽先来为少爷处理伤口!”

      孟辞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死不了!

      神他么死不了!

      他是男主,当然死不了!

      她不过就是想跟男主搞好关系,这么难吗?

      她扬高声音,蕴着怒意:“他是我兄长,是侯府的大公子,说他的坏话就等于是在骂我,若是再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这具身体娇嫩的很,膝盖和手掌的伤还痛的厉害,这让她的正气凛然中有一种别样的凄苦。

      极像是在刻意表演。

      府医面带不屑的睨了沈绎一眼,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老朽知道了!”

      孟辞的目光一直落在沈绎的身上,看他似乎是要转身离开,心念急转,开口道:“兄长,我不知道你这身伤哪里来的,但是如今在侯府可比外面要安全!”

      你的那些仇家,说不定还潜伏在暗处等着机会杀你呢。

      侯府侍卫众多,那些人要进来杀人总会有所顾忌。

      沈绎俊美无铸的笑容还在,声音却冷的让人置身寒冬:“我的院子在哪?”

      孟辞大喜过望,哀求的看着侯夫人,晃了晃她的胳膊。

      侯夫人最受不了她撒娇,加上刚才孟辞的那番说辞,她开口下令:“管家,还不带他下去好好安置!”

      她将好好两个字咬得很重,管家心领神会,领着沈绎走了。

      孟辞松了口气。

      原书中,她的确也是劝着侯夫人将人留下了,不过那都是做给京兆府尹看的,毕竟她是京都三大公子之一,人品不能有瑕疵。

      等张府尹一走,原主就让人将重伤的沈绎赶出了侯府。

      结果几日后,侯爷回来听闻这件事脸色大变,入宫面圣后出动全府的人,找到了养伤的沈绎,将人风风光光的接了回来。

      而且还破例,让他继续跟着生母姓沈。

      如今,她可是真心留人的。

      总算,第一个小目标完成!

      孟辞盯着沈绎挺拔的背影,嘴角带着姨母笑。

      沈绎恰好在此时转身,迎上了她的视线,男人眸光冷冽,透着蚀骨森寒。

      他无声的动了动嘴唇。

      孟辞眯着眼辨别:苦肉计,不错!

      大佬!

      你误会我了,大佬!

      孟辞想要解释,却被侯夫人一把拽住:“乱动什么呀,伤口还没处理好呢!”

      半个时辰后,孟辞都怀疑府医要在她那微小的伤口上雕花了,这伤总算是处理完毕。孟辞催促着他赶紧去给沈绎看看后,屏退左右,跟侯夫人好好的谈心一番。

      大意是,沈绎回来是好事,侯府有了男丁,自己就有了变回女身,嫁人生子,获得幸福的机会!

      不用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侯夫人暂时被唬住了。

      稳住侯夫人,孟辞不敢耽搁,马不停蹄要推动男女主的感情进展。

      在原书中,沈绎被原主用下三滥的手段赶出府,已经是强弩之末,站都站不稳,恰逢将军府独女,也就是女主南歌经过侯府门口,施以援手。

      感情,由此开始。

      可现在沈绎留下来了,那就没办法遇到南歌,感情线还如何开展?

      不过这难不倒孟辞,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嘛!

      孟辞眼珠子一转,吩咐婢女:“小绿,你去将南小姐请来,引到兄长的院子中去,务必让他们两人碰上面!”

      小绿偏头想了想,一脸恍然大悟:“主子的意思是……奴婢马上就去办!”

      这都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这婢女是蛔虫变的?该加鸡腿啊!

      孟辞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喃喃自语:“要不,直接给他下点毒,男主毒发身亡,全书完,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她摇摇头。

      风险太大,这样结局算是烂尾,万一她就跟着被凝固在这个时空怎么办?

      还是推动原剧情靠谱!

      时候差不多,她招呼小茶出门:“走,咱们去看看!”

      到了地方,孟辞才发现管家竟将沈绎安排一处破旧不堪,闲置多年未用过的下人院子中。

      一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噼噼啪啪,桌椅板凳摔碎的声音。

      一道喘着粗气的女声响起:“你还挺厉害的!”

      低沉的男声不掩欣赏:“你也不差!”

      孟辞姨母笑。

      不愧是男女主,作者指定的天作之合!

      这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战”的难解难分,对彼此都很满意。

      甚好甚好!

      这VIP都看不到的现场表演可不能错过,孟辞凑近漏风的窗户要一窥究竟,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彭的一声被人从里砸开,一道黑色的人影朝着她飞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