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版本成人快手富二代

      神洲有仙门九,上宗十七,下宗五十六,散门过百。散门不计数,无人数过。

      而今到宴的有上宗十三,有四家上宗不参与,下宗来了三十,有二十六下宗不参与,散门未至,无发言权。

      总人数三百七十六。

      其中由阴神带队的却只有应君一个,其余上宗都是由金丹宗师带队。

      正因此,应君坐到了上座,乃是全场最尊贵的客人,主座的卢予也对他关怀有加,杯酒不停,多有笼络。

      修行界中有一种说法,宁信鬼话,莫信卢笑。

      这卢予就有笑面虎的外号,当面和人笑呵呵,和和气气的模样,背地里已经准备将人抽筋扒皮,将人满门算计清楚了。

      所以,对于卢予的和蔼笑容,应君身后的蜀山派弟子各个都提心吊胆,举杯难咽酒,就怕被这位算计了。

      应君自然是泰然自若,想喝就喝,不想喝,劝酒也不喝,这宴席上的酒挺不错,是佳酿,虽算不得琼浆玉液,却也是好酒,凝煞炼罡者满饮一杯,怕是会醉意熏熏。

      所以应君让身后的弟子们少饮,免得醉了,露出丑态,丢他颜面。

      卢予多加关照的可不止应君一位,还有其余上宗的金丹宗师。

      金丹宗师的实力可不能小觑,阴神与金丹的差距虽有,却不大,若有十数位金丹联手,卢予这位阴神尊者也得遁走,尤其是这些上宗的金丹宗师,手上必定有一两件上品法器,斗法起来,卢予也有殒命的危险。

      所以关照不能少,只是,他的和气没人会信。

      所以他这媚眼也就抛给瞎子看了。

      见气氛一直活跃不起来,卢予便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有宴当有玩耍,我有一方须弥幻境,并在其中设三关,若有人可闯过三关,便可从我的宝库中取三件法器,另可得一道秘法,这秘法乃我取自三山四水派,不知可有愿入者?”卢予果出幺蛾子,不过不出幺蛾子,今日这场宴会也可以免去了,直接快进到进洞天便是。

      “我来。”话音刚落,就有应者。

      应者是个青年道士,面容上的年龄是十八,实际年龄五十往上。

      道士出自下宗谷神派,谷神派是正宗的练气道门,门中有三位金丹宗师,门派宗旨取自道德经的“谷神不死”。

      只可惜,只取其文,未得其意,门派经意只能在金丹徘徊,难以寸进。

      不过谷神派却也出过一个歪才,以为“谷神不死”其意为采炼阴阳之气,调和自身元气,而后修成不死身。

      如何采炼阴阳之气呢,自然就是双修之法。

      于是,世间就再多一外道——不死门。

      不死门以采女子(男子)的纯阴(纯阳)之气为宗旨,祸害了好些凡人,也害了不少修行者。

      不过后来被朝廷给剿了。

      据说,秦淮河岸的一半妓院鸭馆在一夜之间就全倒闭了。

      谷神派的修行功法在肉身的青春保养方面多有建树,这也就使得这位门人修为虽不是很高,却也能做到永驻青春。

      “贫道谷神泉良,见过诸位前辈,诸位道友。”来人很客气,先朝所有人拱手作揖。

      “嗯,很好。”卢予见有人应,自然开心。

      “我送道友入幻境。”卢予抬手一指宴席开始时就置放在酒宴中间的一方香炉。

      未曾有香焚烧的香炉陡然飘出缕缕白烟香气,香气盘绕,裹住站出来的泉良。

      泉良被香气裹住,身影就幻化成烟气,随着香气一同归入香炉中去。

      泉良入香炉后,香炉又吐出一团烟雾。

      雾气化作一幅巨画,笼罩在整个黄鹤楼三层的天花板上,供所有人观看,这幅巨画是实时变动的,显示的正是泉良在须弥幻境中的景象。

      此时泉良已入得须弥幻境中,幻境也是一方天地,与乾坤天地迥然的天地。

      莽荒,荒芜,是它的主题,凶猛的巨兽横行其中,残暴的恶魔在其中杀戮,狡诈的魔鬼在其中欺骗规则,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

      但却也是个充满机缘的世界,因为它与乾坤天地迥然不同的规则与环境。

      若这是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须弥幻境,想必好多元神老怪都会来争抢这方世界。

      当然,机缘也伴着危险,泉良才入这须弥幻境一刻,还没闯过第一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只魔鬼迷惑心智,去挑衅一只巨兽,然后被巨兽撕成碎片,脱离了这方须弥幻境。

      死了这一遭,泉良刚脱出幻境,就脸色苍白的跌在地上,双目无神,像是失了魂一样。

      不过好在,他没有昏倒,否则这得打消好多人蠢蠢欲动的心,鬼知道卢予这老狐狸会不会在里头设暗手暗害他们的弟子。

      因见到幻境中的情境,好些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不在踌躇不前。

      又有人站了出来。

      “芝山阳礼,见过诸位前辈,见过诸位道友。”

      芝山亦是下宗,门中有五位金丹,其中有两位在闭死关,试图突破阴神。

      而芝山阳礼在修行界也挺有名,因为他好锄强扶弱,好为穷苦凡人打抱不平,好与官府作对。

      因为他做的都是好事,在民间多有名声,所以朝廷拿他也没辙,只能任他在凡尘中做一侠客了。

      “阳礼道友,请。”卢予笑着点头。

      他没给阳礼坏脸色,依旧如面对平常人一样。

      而后,香炉又吐出缕缕香烟,将阳礼裹住,然后将其拖入须弥幻境中。

      幻境中的景象也再次浮现在天花板上,供众人观察。

      阳礼也是炼剑的,芝山派都是炼剑的,所以整个芝山派都很刚,这也是朝廷没找上芝山派的原因。

      阳礼炼的剑更是阳光大气,与他性情一般,嫉恶如仇,因此,这个世界……他只撑了一盏茶。

      他一入须弥幻境,就直接寻上魔鬼,将魔鬼斩了,然后找上恶魔,将恶魔枭首,一路斗一路杀,杀了个血流成河,杀出了个煌煌大道。

      然后他就被一只满身火焰的恶魔一剑杀死,只一剑就让他碎尸万段。

      这只恶魔的实力至少金丹,且也是个剑修。

      因为阳礼正在凝煞炼罡。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