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网

      一天后,无风带附近的某个岛屿。

      “这群该死的海贼!”

      休姆握住剑鞘的左手青筋暴起,右手压住帽檐让人看不清他愤怒的表情。

      其余海军也不遑多让,见到这一副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都从热血上头的情绪中冷却,每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压抑与愤怒。

      麦肯坐在港口码头深褐色的木桩上抽着烟,看着被付之一炬的小镇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从他身上散发着的恶意看来并不是好事。

      正在众人陷入强烈的愤怒中时,在镇子内搜救的海军忽然发出大喊:“报告,发现幸存者!!”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到两名海军抬着担架急匆匆的向着港口跑来,随行的还有一名军医。

      “快,快点把她抬到船上去,她急需输血,船上有血袋!”

      随着抬着担架的海军临近,总算看清了担架上躺着的人。

      那是一个看样子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一席天蓝色的连衣裙,金黄色的头发如同灿烂的阳光一般,可惜的是俏美的脸庞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就在两个海军将要把她抬上船时,这个坚强的少女苏醒了过来。

      当她看到眼前的海军,不顾虚弱的身体翻下担架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旁的海军赶紧出手搀扶却被她用力甩开。

      这个少女两只手艰难的撑着地面将身体支起,“求,求求你们,爸爸、妈妈、弟弟,他们,他们全都被杀死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豆大的眼泪滴落在地上,少女凄厉的哭嚎如同一柄利刃一般刺入海军们的心房,每个人都开始痛恨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到达。

      距离少女最近的休姆慢慢走向她,站在少女身前的休姆默默的看着跪在地上求救的少女,被压低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表情,片刻他将自己的帽子脱下放在心口。

      “我休姆,以我的剑,以海军的身份起誓,必将迫害你们的海贼斩尽杀绝。”

      说完这句话后休姆直接跪在了女孩的面前大声喊到:“对不起,作为海军!真是!!万分抱歉!!!”随后头颅重重的砸在地上。

      听到休姆的道歉,在场的所有海军全都摘掉帽子向着那名不知名的少女弯腰致歉,就连坦普尔都摘掉帽子闭上眼睛。

      少女抬起头看向周围,尤其是向着她磕头致歉的休姆,一只手捂着嘴巴眼泪不断的流淌,“谢谢,谢谢你们,谢谢···”

      也许是过度的悲伤加上本就伤重的身体,终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两名海军赶紧把她抬到了船上。

      “呋~~~,海军么···”

      坐在木桩上的麦肯深深吐了一口香烟,看着眼前的一幕自语起来。

      “338支部全体人员留下善后,341、354支部继续追击黑手海贼团,出发!!”

      坦普尔深深看了一眼被焚毁的小镇后深吸了一口气发布了命令,听到他的命令后341、354支部很快就位。

      338支部基地长愤怒的看了一眼小镇,虽然他现在想亲手宰了那群海贼但是面对命令还是强压下怒火,安抚了同样愤愤不平的部下道:

      “坦普尔,答应我宰了那群该死的渣滓!”

      站在军舰上的坦普尔看了一眼双目通红的同僚沉吟道:“放心,他们不会再见到明天的太阳,我说的。”

      随后转身指挥军舰离开港口继续追击,只剩下印有正义二字的大衣迎风飘扬。

      -------------------------------------

      “这些都扔了吗,太可惜了吧。”

      “废什么话,你要是心疼这些东西怎么不干脆自己去喂饱那个怪物。”

      黑手海贼船舱里,两个海贼正在把一箱箱的物资丢到大海里面,其中一人看着被丢弃的物资一脸的心疼。

      在船舱上方的甲板上一群面色惶恐的人正围成一个圈,抱着头蹲在那里,三个手持武器的海贼正在打量着他们。

      “哭,就你特么的哭,哭的老子头都大了!”

      人群中的哭声引得一名看守的海贼不耐烦,一把从人群中拎出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抓着他的领子提了起来。

      “你特么是没断奶吗,就知道哭,信不信老子把你的舌头拽出来。”

      这个海贼一脸大胡子,由于长时间没有打理都糅杂到一起,一张嘴黑黄的牙齿一览无余,一股恶臭从的最里喷涌而出。

      见到海贼这幅凶恶的模样,那个年轻人哭的更加的大声了。

      哭声吵的这名海贼更加的烦躁,忽然眼睛一闪嘴角露出残暴的笑容,拖着这个男孩来到了船边。

      一旁看戏的众海贼看到同伴的举动都露出了明悟的笑容,其中一个快步走过去拉开船舷,将跳板伸了出去。

      “光是这样可没有意思,看我的。”

      这个大胡子海贼掐住青年的脖子举起,随后一刀切开了他的右臂,大量的鲜血伴随着青年的惨叫流下。

      当血液滴入海面,本就因为被丢弃物资吸引的众多鲨鱼海兽来到了船边,见到这一幕之后这个海贼露出笑容高声喊道:“好戏开场了!!”

      说着话把青年扔到了跳板上,随后甩出一把刀钉在他的眼前。

      “小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拿起这把刀跳下去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举起刀指向青年,一步一步向他逼近,“当然你也可以用这把刀杀了我,不过相信我,要是你这样做就死定了,不如跳下去搏一搏。”

      大胡子海贼一只手举起刀指着对方,脑袋往前探出,两颗浑浊的眼珠外突,脸上露出浮夸的笑容。

      这个青年一步一步的被逼着推到跳板的边缘,绝望的神情让这群海贼愈发的兴奋,就在他即将掉入大海的刹那,一道并不大的声音传来。

      “吵死了,你们这群猪猡。”

      听到声音的瞬间,所有的海贼立即禁声,大胡子海贼抬头看去,二层的船长室被打开,一个身形矮小头部肿大的人裂开大嘴走了出来。

      “克,克诺斯船长。”大胡子不复之前的张狂,额头渗出冷汗,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正在这时,那个青年拔起跳板上的刀猛的向转过身去的大胡子砍来,就在手中的刀要捅向大胡子的后心时,一条漆黑的触手凭空出现将他紧紧缠绕。

      黑色的触手上面不断冒着令人恶心的黏液一点一点慢慢缩紧,后知后觉的大胡子转过身看着对方青紫的脸大气都不敢出。

      随着触手越来越紧,只听见轻微的噗的一声,从触手的间隙中喷出血液溅了大胡子一脸,随后触手消失,只剩下已经扭曲的不成人型的青年尸体。

      “现在可不是玩游戏的时候,我们后面还跟着几只海鸥呢,至于这群俘虏我可没时间招待他们,不愿意加入全都给我宰了。”

      克诺斯裂开大嘴发出无声的笑容,本来他的脸就极度的丑陋,裂开的大嘴更是占据了整个脸一半的空间。

      “都准备准备迎接我们的客人,你们这样像什么样子,你说是不是啊皮克。”

      正倚靠在桅杆闭目养神的皮克听到自家船长的话露出嗜血的笑容,慢慢睁开眼睛抓住抱着的大太刀站起。

      用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说道:“真希望有几个值得斩杀的家伙。”

      “会有的,老朋友,相信我,会有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