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午夜

      第一章出生

      浩瀚宇宙,星辰闪烁。净武大陆,广阔无垠。禁地矗立,无人可知其谜。

      而其以中名中央圣州,盛世繁华。向东为域,山脉绵延,丛林不绝。向西为漠,荒野无际,凶险莫测。向南为沼,水漫之地,湖海众多。向北为疆,终年下雪,极致冰寒。

      简称为中州、东域、西漠、南沼、北疆。其间又分布数不清的国度,根据其人口地域和实力分为上品、中品、下品帝国,帝国内有又设有郡。人们都崇尚修炼,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到一定地步可移山填海,摘月遮天。

      东域,下品帝国辰月帝国云郡,枫林镇的江家村。

      夕阳快被耸立的山遮盖,夜晚已悄然来临。一位妇人躺在床上嘶喊着,无比痛苦,旁边有一位身材矮小的老妇人在床边旁边忙忙碌碌。屋外一位身高八尺左右汉子走来走去,身材强壮,面貌黝黑,看这模样应该是个地道的庄稼人。

      “哇”突然的一生婴儿啼哭打断了他的步伐,急忙走进房屋。

      “婆婆,我夫人怎么样”

      “母子平安,是个大胖小子,快去看看吧,忙完了,婆婆我还有下一家呢,就先不送了”说完,老妇人就走出小屋。

      汗子叫江坤,房屋躺着的妇人叫刘月,是一对夫妻,而走掉的老妇人是村里的产婆。

      “夫人,怎么样?”

      “我没事,快来看看儿子”刘月望着着急的江坤说到。

      江坤抱起枕边的婴儿,白白胖胖,模样有点像妇人,不知到为什么,哭了两声就不哭了,直接睡起了觉。

      “真是苍天有幸,苍天有幸啊,给我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谢谢夫人”江坤激动的说着。

      “别吓着孩子”

      “夫人刚生完孩子,先休息休息,我去准备晚饭”说完,江坤急忙跑出去。

      看着江坤像个孩子一样跑出去,刘月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仿佛刚才生孩子的痛苦早就不存在了,在看看旁边熟睡的孩子,慢慢睡去。妇人不知的是,天外的漆黑的夜空中,忽而闪过一颗流星。

      “夫人,吃点东西吧”江坤小心翼翼的叫醒刘月。

      刘月瞧了瞧还在睡的孩子,轻轻的下了床。

      “相公,给孩子取个名吧”

      江坤想了想,没说出话。

      “要不要明天去请教一下教书先生”刘月再次开口。

      “行,明天我带上孩子的生辰八字,给先生瞧瞧,取一个好名”

      吃完饭,一夜无话。

      江家村,一个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小村庄,位于深山中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随着四百年的发展,现在大概有着将近百户人家,村长江烨据说实力有着筑丹前期境界,有着六十岁的年纪。

      炼武分为炼体境、筑丹境、灵海境,至于后面的境界,村里人也不知道,但村长可能有些了解,毕竟是筑丹境界的高手。突破筑丹境界能够获得五十年寿命,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想要修炼。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修炼的,有的人有天赋,稍微努力,就能突破筑丹,而没有天赋的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勉强突破筑丹境。

      教书先生是村里的唯一去过镇上考功名的人也是现在村中年纪最大的,名叫江蒙。何为考功名,这与修炼不同,一个国家、一个家族的运行不仅需要武力强大的人来守护,还需要有文才的人来谋略。而江蒙,对文天赋极强,只不过他的文采难的别人赏识且遭受人欺压,没办法只能回到小村庄谋生,做个教书先生,教村庄里的孩子读书识字。

      第二天,江蒙的小木屋里。

      “表叔爷呀,我是庄稼人,认识字有限,你得给我家那孩子取个名字”江坤手提一只鸡,几块肉,对着坐在桌对面的江蒙说到。

      “江坤啊,至少我还是你表叔爷,你这是干嘛呀?不就是个名字吗,把他生辰八字拿来。”江蒙怒斥道。

      江坤把写有生辰八字的纸条递过去,把东西放好。

      江蒙看了看纸条,皱皱眉头,说

      “这孩子生辰太奇怪了,竟是生于辛卯年辛卯月辛卯日辛卯时,为三缺之人啊。”

      江坤好像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言语。

      “五行三缺,这孩子,命运多舛啊,贼老天,但这我看不透啊,这孩子。。。。。”

      何为五行三缺,自净武大陆,人们对天命大道深信不疑,命理有圆有缺,五行便是“金木水火土”而三缺指的是“孤、运、命”。而三缺者,绝对活不过弱冠之年。

      因果造化,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天道昭昭,因果循环。如果擅自插手而改变因果,那么被改变的那部分因果造化之力就要被插手之人承担,反馈来的结果大多会以三缺的形式来体现。

      江蒙又叹了口气说到:“不如这孩子叫江幻尘吧,看不透,摸不着,幻尘幻尘,千年幻梦,皆为尘埃。”

      “幻尘,幻尘,江幻尘”江坤呢喃着,

      “尘儿,行,就叫尘儿了”江坤突然大叫一声。

      “你吓着老子了,滚犊子”江坤突然大叫吓得正在沉思的江蒙一激灵,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谢谢表叔爷,改天再来看你”江坤傻笑着抱着孩子往外跑。

      江蒙看着江坤离去的背影,思绪万千:这孩子将来的路很难走啊,三缺之命,唉。。。。

      回到江坤,他一路念着“尘儿,尘儿”,看来对这个名字甚是喜欢,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中。

      “夫人,表叔爷说这孩子取名叫江幻尘,尘儿,尘儿,多好听啊”刚到家中,江坤就气喘吁吁的对刘月说。

      刘月接过孩子

      “尘儿呀,以后就叫你尘儿了”刘月抱着孩子,爱不释手。一家人和谐,好不幸福。

      这一年,江家村又添了十几名新生生名,仿佛被唤起了生机一般。

      而正是这一年,下品帝国辰月帝国皇宫来了一个黑袍人,帝国皇帝亲自密见。黑袍人带来了一个让皇帝震惊的消息……黑袍人走后,皇帝命人暗中收寻在比辛卯年辛卯月辛卯日辛卯时出生之人。命运的齿轮似乎已悄然打开,伴随着那一颗流星的划过。

      江家村的人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离最近的枫林镇至少都得有三百里路,当然消息闭塞。

      只有当生活用品用完时,村长才会排出村里一些强壮的青年人用马车拉平时在山里面采摘得药材去换取钱财,然后换取生活用品。

      生活虽然很清贫,但依然能够自己自足,有时运气好能够在山里打到一些猎物,那就能够开开荤,生活的倒也快乐无忧。当然山里也是凶兽众多,危险时刻弥漫在山林之中。

      小幻尘就在这样单纯,快乐的环境里成长了八年。对,他现在八岁了,个子大概有有五尺左右,皮肤白皙,小脸蛋唇红齿白的,不难看出以后肯定是一位清秀的男子。

      八年时间,他四岁开始向先生江蒙学习写字,而他唯一的天赋比较好的便是理解书中的内容了,一点即通。就连江蒙也无比夸赞。但他从小就不喜欢炼武,,只喜欢一个人待着,拿着书,慢慢畅游书海。

      每天早晨,孩子们都要集中在练武场上炼武,以求强身健体。所谓炼武场,不过百米平方大小的空地,上面矗立一块石碑,上面是村长题名的字“练武场”。同龄的孩子大都到达炼体二重境,天赋较好的到达了三重境界,而小幻尘还在一重境徘徊。

      “娘亲,我不想去炼武场,我想去找叔祖父学习写字”江幻尘对着刘月撒道。

      “好,好,好,喜欢就好,快去吧,记得回来吃中午饭。”刘月刚说完,小幻尘便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

      “这孩子……”刘月说到。

      “唉,这孩子不知怎么不喜欢炼武,你看旁边堂弟家那孩子都炼武二重境界,比他还小几个月呢,不过喜欢读书,将来可以去谋求文职,不必再像我们一样,在这深山里苦一辈子”江坤说道,但他也没强制要求江幻尘去炼武,他从表叔哪里知道幻尘的情况后,只希望他能快快乐乐的长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