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丝瓜视频色板

      这三个人呈品字形,封住了空悟前左右三个方位,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全神贯注。

      空悟看着前方三人,摇摇头:“三位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何必和我这个老和尚为难呢?”

      “空悟高僧此言差矣。”那白衣书生站在正中间:“佛祖舍利子乃武林重宝,与其供奉于少林受那香火侵扰,倒不如拿出来造福一方,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空悟高僧若执意不听劝,那么造下偌大杀孽,岂不是皆不欢喜?”

      空悟双手合十,长叹一口气:“佛家有你慈眉善目,广度世人,但也有金刚怒目,除魔卫道。”

      “既然施主已经知道这佛祖舍利乃是我佛门重宝,又何必插手抢夺?”

      在上方,薛铃感觉这三个人不再是之前那些只有三脚猫功夫的滥竽充数者,但是真要说的话,却又都一个人都不认识,不由侧头看向方别,低声问道:“这三个人是什么来历?”

      方别原本也在看下面的变化,闻言笑了笑:“那个绿衣的男人,外号叫做绿蝎子,虽然武功只有三品,只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中的末流,但是却非常擅长用毒,是四川地界的人,师承来历不明,只知道一手五毒用的出神入化。”

      “不过老和尚金刚不坏已成,百毒不侵,但是那个小和尚或许就要遭殃了。”

      “至于那个穿着粉衣服的女子,外号叫做蝶娘子,真名同样不为人知,武功倒是很不错,位列江湖榜甲榜末流,算得上一号人物,算是公认的二品高手。”

      “而那个白衣书生倒是相当的了不起,他名字叫做刘平夜,曾经在白鹭书院门下当过教习,五年前因为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叛离书院,从此浪迹江湖,你或许没有听说过,但是他的外号你肯定听过。”

      “他外号什么?”薛铃不由问道。

      “无形剑。”方别轻轻说道。

      薛铃到抽一口冷气:“他就是无形剑?”

      薛铃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无形剑,因为薛铃是真的没有听说过刘平夜这个人,但是无形剑的名号却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只因为那位高手以无形剑气杀人于无形,死者往往体内的筋脉血管都被剑气割断,但是皮肤却没有任何损伤,可以说是江湖传说这个级别的人物。

      “他难道不是一品高手?”薛铃问道。

      在薛铃看来,如果这个刘平夜真的就是无形剑的话,又何必联合绿蝎子和蝶娘子三人合力来战这位空悟高僧?

      方别笑了笑:“他曾经是。”

      “曾经是?”薛铃有点没法理解这个曾经是什么含义。

      难不成武功这东西,还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吗?

      但是这个刘平夜看起来不超四十岁的样子,根本不到气血已衰的程度,基本上算是一个武者一生中最强的时刻了。

      以及白鹭书院是能通朝堂与江湖的庞然大物,其中以修浩然气为主流,其中的学生既可以通过科举入仕途,在朝堂之上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也可以退居江湖之远,逍遥快活游戏人生。

      对于出身锦衣卫的薛铃而言,对于白鹭书院出身的江湖人士更有着天生的好感,因为这些书生自幼熟读圣贤书,以儒入武,修浩然正气,不像寻常江湖武人那样粗鲁,好以武犯禁,对朝廷有着天然的敬畏之心。

      不过来刘平夜既然是白鹭书院出身,并且曾经是一品高手,又为何最终叛出书院,又如何功力下滑,要知道一品武者和二品武者的差距,其实是相当大的。

      如今更是伙同两个看起来就不是善茬的妖人试图抢夺空悟高僧手中的舍利子,这又和书院的吾善养浩然之气的宗旨背道而驰。

      “曾经是。”方别点头说道。

      “这位无形剑刘平夜的妻子,是罗教护法,正邪不两立,他无法大义灭亲,就只能叛门而出,受到了门内围攻,妻子更受了重伤,他不顾伤势输送内力给妻子,导致伤了真元,境界也随之下滑。”方别静静说道,而薛铃则睁大了眼睛。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听到狗血八卦。

      以及要不要这么狗血啊。

      “你怎么知道的?”薛铃问道。

      她没有说下一句——我怎么没听说过?

      薛铃的江湖消息当然没有方别灵通,但是也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小白。

      她听说过无形剑的名号,知道是江湖中的一位一品绝顶高手,但是没有想到,一品高手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这是白鹭书院近百年来的最大家丑,家丑那里有外扬的道理。”方别摇头说道:“而刘平夜也没有洋洋自得到把这件事当做什么荣耀大肆宣传,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用无形剑这个名头了。”

      原本薛铃对于空悟高僧的获胜基本上没有任何怀疑,毕竟金刚不坏神功加狮子吼,空悟高僧号称江湖榜甲榜前三十,那是因为他虽然算是少林寺行走江湖比较多的长老级别人物,但是却生性不喜争斗,就好像之前被众多宵小用各种暗器陷阱围攻,他的选择也不过是用狮子吼震翻了事。

      因为江湖打斗不多,对于以实战战绩为第一评判标准的江湖榜来说肯定吃了大亏。

      薛铃自己感觉,这位空悟高僧起码是江湖排名前二十的高手,就算是无形剑名头最响的时候,也远远到不了这个级别。

      当然,怕就怕无形剑他的剑气能够绕过皮肤直接伤及内脏,从内到外瓦解敌人,这恐怕是金刚不坏神功的罩门弱点。

      而在下方,刘平夜长笑一声:“我也知道高僧不愿就这样放弃佛祖舍利,总免不了一番争斗,但总想当初苏秦张仪那样以三寸不烂之舌建功,书生意气,总免不了酸腐。”

      这样说着,他铮一声抽出一把秋水般明亮的长剑,望向空悟:“请空悟高僧赐教。”

      空悟长叹一声:“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刘平夜上前一步,一剑挥出。

      “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雪亮的剑光,那一瞬间映入所有人的眼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