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林妙玉没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一丝神情,脚步迈动着,来到了死亡的大汉身前,取下了一只手镯。

      “终于有一个像样点的储物法器了。天天制成玉佩的样子,不感觉很不方便吗?”

      林妙玉看着这个玉镯,满意的点点头,虽然没有方戎给的那个大,但是方便呀。

      玉佩是挂在腰上的,还要拿佩络系着,走走晃晃的,哪里有戒指和手镯方便。

      “把衣服穿好,不准动。”

      林妙玉看都不看乔氏一眼,把手镯里所有的东西都抖落了一地。

      乔氏都惊呆了,没想到只是瞬息之间,这三个人都死了,还保留着扒拉胸口衣物的动作,呆滞在树下。

      闻言后慌慌张张的提起来衣服。

      一个不过三尺大小的空间被塞的满满当当的,杂物,食物,衣物,银钱,小玉瓶。

      还有点乱七八糟女人的鞋子肚兜,甚至还有一个冒着油的鸡腿,林妙玉越翻越皱眉,恨不得立刻把里面灌满水,洗上两遍。

      林妙玉看着满地杂乱的东西,再三确认里面抖干净了。才把它放进袖子里的口袋,没洗过,她不愿意带。

      瞥了瞥地上一地杂物,林妙玉略微皱眉,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

      这三个人在树上埋伏的时候,林妙玉并未发现他们的气息,只是凭借这多年的经验,从周围的杂草,树干上得痕迹,还有妇人的神态动作,判断出不对劲。

      这很恐怖了,以林妙玉的境界,虽然现在实力只有巅峰时的千万分之一,也不应该发现不了几人的气息。

      只能说明,他们遮掩气息的法门极为高深。

      这是很正常的,三人出自镇远军军伍,在这个有修炼的世界,大军行伍若是没有极强的遮掩气息的法门,如何能对付强大的修士和更强的妖族。

      如是气息遮掩不好,碰到大军,打不过,还能跑。军卒之中,大部分都是修为较低之人,或者干脆就是普通人,跑起来,是追不上强大的修炼者或者妖族的。

      方云吐了很久,幸亏之前看到过更血腥的大战,此刻应激反应并没有极其剧烈,依靠静心诀的帮助,慢慢的平复下来了心境,林妙玉也适时的来到方云身边,小手从他背上输入精纯的内力,缓解他的不适。

      林妙玉没教过徒弟,对待方云,有很复杂的情绪。

      不想自己嫁给的是一个庸碌之人,林妙玉对方云的要求很高。

      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林妙玉还要指导他修行。没带过徒弟的她只能学着自己师傅的样子,异常冷酷。

      过了一会,方云好了点,杀人吗,早晚会经历的,尤其是想到他们竟然觊觎林妙玉的的样子,方云恨不得再补上两刀。

      “好点了吗?”

      林妙玉开口说话,仿佛刚才那个让他杀人的样子从来没出现过,方云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这三个人,路过死尸的时候顺手把几个碎银子捡了起来。

      干啥都不能忘了舔包……方云不动声色的将银子放进储物玉佩里,那里面还有一堆小碎银子,来自于黑角寨的山贼……

      “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方云来到这妇人身边,语气有些不善。杀人之后有两个状态很容易出现,一种是恐惧害怕,另一种是想要再杀两个。

      乔氏痛苦流涕,玷污自己的三个人终于都死了,心神剧烈的起伏之下,一边流着泪,一边哽咽:

      “他们拿我的女儿强迫我,我……我没有办法啊。”

      方云皱了皱眉,回想起那三个人淫邪的样子,不用想,都能猜到这妇人肯定遭遇了很多。

      “你女儿呢?带上你女儿赶紧走吧。”

      方云转身就走,若不是林妙玉拉着,自己很可能好心上来查看,然后就被偷袭,到时候,自己真不一定能挡住三个人一起偷袭的情况。

      别看之前游刃有余,但那是正面对抗。自己之前没有发现任何一点气息,猝不及防之下,真没有把握能挡住对方。

      偷袭,向来都是杀局好招。

      “走?去哪……”乔氏眼中浮现出迷茫,作为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妇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该去往何地。

      若是着三个人还活着,自己尽管受到屈辱,可至少女儿还有活路。这三个人死后,乔氏不由地回想起逃难之时,自己和女儿都差点饿死的情景,望着方云和林妙玉远去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公子,救救我吧!求求你救救我和女儿吧,我们不知道该去哪啊……”

      乔氏起身飞快的追着方云二人,大滴大滴的眼泪哗哗落下。

      方云停下了脚步,听着着撕心裂肺哭喊,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带着你女儿离开这里不就行了,往前就是郭县,回到县城总有活路吧。”

      方云扭头,看着这个跪在自己身前得妇人,开口道。

      “公子,我们就是从郭县出来的,再回去,我女儿就要没了……”

      乔氏的眼泪不停,方云和她交谈了两下,才明白,原来郭县已经变成了一个是非之地。

      郭县的县令放了流民进城,被流民中暗藏的溃卒当场格杀,又因为争夺县印,这伙人相互火并,死了不少,最终被一个叫郭勇的人掌控了县印。

      溃卒都不是一个行伍的,甚至不是一个编制的,谁也不服谁,有的人直接用武力裹挟了流民再次出城,不服气受郭勇管辖,就如这乔氏一般。

      没有正常的铁律制裁,修士对普通民众,那真是予求予夺,郭县粮价飞涨,大户抱团,溃卒分割,城中一团乱麻,依乔氏所说,她若回去,女儿会被人抢走卖掉,她也会被人抢走卖到青楼。

      没有对比,就没有体现,方云想到了安县之中,那秦有道一边剿匪收编流民,一边开垦林木,制田做事,城内更是兵卒尽出,发现修士压制平民,就立刻格杀,安县虽然人心惶惶,但对比起来,算得上安稳平和了。

      “秦有道不简单啊……”方云心里叹了一句,给乔氏指了条明路:

      “你带着你女儿,往北顺着官道一直走,下午就能看到一座城,那座城里正在广收流民,作工就有饭吃,没有人敢抢人买卖!”

      乔氏眼中不可置信,但方云已经和林妙玉走远了,只留下了面前一块细碎的银子。

      乔氏心里牢牢的记住了方云指着的方向,回到了那堆尸体处,先是用长刀狠狠的砍着那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砍到血肉模糊,自己都没有了力气,才颓然坐到了地上,失声痛哭。

      良久,乔氏才捡起来大堆的杂物,用衣服打包成包裹,拿着那个已经凉透的鸡腿,轻轻的咬了一口,又舍不得的放到了怀里,背着包裹来到了一个小山坳。

      把鸡腿给女儿后,乔氏拉着她连夜出发,顺着官道一直往北方向走,她的脚程跟方云不能比,走了一夜,才看到一座模糊的城池轮廓。

      在饥寒交迫中,乔氏看到了一队士兵刚好出城,骑着马飞快的跑到了自己的身边。

      乔氏对兵卒有一股极深的恐惧,几乎要转身就跑,可腿走了一夜,此刻软了下来,怎么也迈不动脚步。

      很快,一群人围了上来,秩序井然。

      “姓名!”一个将官模样的人问话。

      “乔氏…乔王氏…”

      乔氏搂着女儿,有些紧张的看着这十来个兵卒。

      “籍贯!……哪里人的意思。”

      将官继续问话。

      “绥州府城……”

      乔氏依旧很紧张,手心都渗出了汗水。

      “薛三,把她俩带回去,先给她烧壶水,别冻死了,中午之前野狼林前归队!”

      将官吩咐了一句,一个名叫薛三的年轻军卒抱拳领命,把乔氏一拉,就放到了一匹马上,紧接着又把她女儿放了上去,牵着马快速的回城了。

      “娘的,这薛三是不是看上这小娘子了,自己不骑马让她坐着。”

      将官哈哈一笑:“还别说,这小娘子挺俊的……”

      说完,骑着马飞快的带着人走了,那个名叫薛三的人,头盔之下看不清面色,但步伐加快了许多。

      乔氏迷茫的骑着马,进了刻着安县两个大字的城池。来到了一大片棚户地区,跟女儿喝到了一口热粥,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哎,小娘子你别哭了,秦大人会安排好你们的。”

      周围有人劝慰她,那个腼腆的年轻军卒挠了挠头,递给她两块铜板,骑着马又飞快的离开了。

      乔氏愣愣的接了过来,心底的惊惶不安随着他远去而消失不见,搂住女儿,又哽咽的痛哭起来

      ……

      乱世之人,如浮萍草芥。

      方云和林妙玉相对而坐,离开那处地方之后,快要入夜了,林妙玉便带着方云,来到了一处山石壁边。

      方云想着听到乔氏描述自己的故事,心情十分沉重,她只是一个缩影罢了,绥州之内,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人。

      一切,似乎都是妖族大军攻破绥州后发生的。

      “妙玉,三千界里。也是妖族极为强大吗?”

      林妙玉抱着双腿,歪着脑袋,不停的看着方云,似乎他脸上长了花。闻言后开口道了一句:

      “妖族天生就比人族强大。三千界里,也不过是五五相对而言。”

      “可是,我听说,人族不是万物灵长吗?那妖族化形不都是化为人形,我一直以为,人族是万族之首呢。”

      林妙玉摇头:“人的体型更贴合大道,并不是更好。”

      她眼眸里闪过一丝神采,给方云说起了三千界的辛秘:

      “你可知道,诸天万界,宇宙洪荒。为何都是有黑夜,有白天,都是以十二个时辰化为分隔?”

      方云将自己知道的神话传说说了一遍,林妙玉摇了摇头,开口道:

      “那或许是你们那里大道还存在的时候,它们的影响经过投影和时空扭曲,发生了改变。”

      “真正的情况是,烛九证暗,金乌证明,十二宇宙初开之时的大妖,各自占据了一份时间位格,人族只有在几尊大帝证道后,才逐渐摆脱了被奴役的局面……”

      “投影,万界,人妖之争……”

      林妙玉像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方云这才对妖族,这诸天霸主,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