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はあなたの色になる歌词

      童飞感觉到特别没意思,以往碰到新人,总是捧着自己说,或者自己讲了一个故事,新人那副惊讶的表情,让童飞感觉到特别的满足。

      可眼前的这个是个木头,无论累的要死,还是自己说了多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这小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完全是对牛弹琴!

      其实苏寒一直在很认真的听,而且把童飞说的话非常清晰的记在心里,并且加以识别,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他天生一副面瘫脸。

      就在这时,老王头已经将馄饨端上来,放在桌子上。

      “童大人,慢用啊!”

      说完看向苏寒,笑容满面,“小伙子,不来一碗吗?”

      童飞笑着打趣说道:“老王头转性了,平日里爱答不理的的,今天还推销起来,看来这买卖不好做了!”

      老王头笑着点点头,并没有回话。

      苏寒本想说些什么,可看到童飞和老王头如此熟络,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童飞这人有点话唠,一个劲的说着没完,虽然苏寒的反应不太给力吧,但他还是憋不住这张嘴。

      “老王头这馄饨就是香啊,我刚来这边的时候就是老人带我来的,可惜啊,死的都差不多了。想一想都十多年了。”

      苏寒只能点点头,他是个不喜欢多说话的人,和这么一个话唠在一起稍微有些头疼。

      而且他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童飞的身上,而是一直提升自己的警惕。

      他总是感觉不对劲,何况通过之前童飞和老王头的对话更加感觉出诡异的地方。

      尤其是这老两口虽然暂时感觉不到异样,但老王头眼底的那丝悲伤是看不错的。

      “不错,不错!老王头几天没吃你的馄饨,味道越来越鲜嫩了!”

      童飞这张嘴就没停过,苏寒真的没想到一个这么五大三粗的汉子如此嘴碎。

      老王头还是面带笑容,随声附和着。

      “今天好累啊,看来不能逞强了,怎么感觉腿脚没劲!”

      童飞晃动一下脑袋,本来想打个懒腰,却发现自己身体皱巴巴的,很生涩。

      “苏寒,我这。。你快跑!”

      他终于察觉出不对的地方,自己的灵气根本无法运行,中招了。

      “老王你。。。”

      苏寒的反应很快,一把拽过童飞就想跑。

      为时已晚。

      一眨眼,老太太已经飘到苏寒的身前,身形真的宛如天鹅般优美。

      刚才没有看清楚,现在离得这么近看的十分清晰。

      这老妇人虽然白发苍苍,但从脸庞上完全可以看到当年的美丽,而即使到了现在,依旧还有了三分典雅,七分飘逸。

      而身后老王头却鼓出眼睛,脸庞硕大,死死的盯住童飞。

      童飞即使这样,嘴还唠叨个不行。

      “老王头,你何苦了,这么多年一直老老实实的,为什么今天抽风啊!”

      老王头的脸色彻底变了,眼里的狠厉越来越明显。

      “我老实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却被你们诛魔殿杀了,我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孩子!”

      童飞惊呼,“你那孩子不是丢了吗?”

      老王头刚要说什么,却被老太婆拦住,

      “不要和他废话了,杀了他!”

      苏寒知道现在只能靠自己了,直接将童飞仍在地上,手中紧握断头刀。

      童飞那个破嘴,即使死到临头了还叨叨个不停。

      苏寒终于知道大话西游里唐僧是多么的折磨人了。

      “嘶!”

      从老王嘴中迅速的探出一个分叉的舌头,带着一股恶臭直接扑向苏寒。

      好长的舌头,两人的距离起码三米开外,但已经迅速的来到苏寒的脸庞。

      苏寒双脚点地,一跃而起。

      手中的断头刀一刀抡向这恶心的舌头。

      老王头面色平静,双脚一弹,飞上半空。

      好惊人的弹跳,这就是妖天生的优势。

      苏寒的一刀并没有砍到对手,站立当场。

      “区区武修岂可能伤我妖身!”

      老王头终于幻化本身,一只身形巨大的蛤蟆落在地上。

      而苏寒此刻观察到老妇人并没有变身,反而还是人身盯住自己。

      蛤蟆浑身沾满了粘液,而身上的毒腺散发着异味。

      这是一种毒素,这才是最令人厌恶的。

      苏寒根本没有对付妖物的经验,只能极度认真的时刻警惕着。

      长舌宛如子弹一般,不断的向苏寒弹射,好在这巨蛤有些畏惧断头刀的煞气。

      要不然苏寒真的躲不过去,不过现在的形势也是岌岌可危。

      不仅如此,粘液滴在地上,虽然并没有像鬼气一般腐蚀地面,但这股粘液的味道实在是很难闻。

      苏寒不敢尝试,只能尽可能的躲避。

      但就在此时,老妇人转身飞向童飞,尽管童飞嘴里一直唠叨个不停,却根本无法动弹。

      苏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蹦出一句,“谁告诉你们儿子死了?”

      而此时老王头的攻击已经再次来到,却突然停下了。

      “死到临头了,还想狡辩!”

      老妇人已经一掌将童飞击飞,也就是他皮糙肉厚,只是吐了几口鲜血罢了,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苏寒,你快跑,不要管我!”

      童飞尽管受了伤,还是心里想着苏寒,一个人死怎么也比两个人死好。

      苏寒只是点点头,转身就跑。

      这下子童飞却傻了眼。

      “老头子不要废话了,杀了那个小子!”

      老太婆边说边冲向苏寒,不能让他跑了,如果真的其他夜巡者来了,那结局不言而喻。

      老妇人在天上飞,老蛤蟆在地上追。

      苏寒只能绕弯子,要是想跑就得想尽办法,凭借身法是无能为力。

      “老王头,你看没看到你儿子的尸体,就说你儿子死了!”

      苏寒边跑边嚷,而童飞看在眼里,骂在心里,现在还不赶紧跑,在这浪费口舌有什么用。

      “我是从降妖司调过来的,最近几年的记录根本没有类似蛤蟆与天鹅的混种妖死亡的记录!”

      苏寒还在说着,不断的躲避,而听到苏寒此话时,老太婆眼中的杀气更盛。

      “黄口小儿,胡说八道!受死吧!”

      老太婆更加愤怒了,终于幻化妖身。

      一只恐怖的大天鹅盘旋在空中,身上的羽毛幻化成一只只小小利剑,宛如飞刀长短。

      “咻咻咻!”

      羽毛带着呼啸,从空中迅速的飞落,感觉像是一场恐怖的剑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