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体彩网

      费女士在终点孤儿院工作了50年,小时候父母叫她费英英,工作了被称为费姑娘,到后来成了孩子嘴里的费女士,费妈妈。

      不知道哪个孩子第一次叫费奶奶,从此别人都叫她费奶奶。她更喜欢别人叫她费女士。

      名字这个东西,真的会把人叫老。七十五岁的费奶奶和她同龄的小姐妹比起来,看上去大了一轮不止。

      昨天下雪,费女士睡得晚了些,她得确保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不会冻着,暖气温度够不够,被子厚不厚,仔细查完了所有孩子的房间,到了后半夜才勉强入睡。

      生物钟还是把费女士在六点就叫了起来。前些年,孤儿院没有什么钱,只能是她一个人为几十个孩子准备早饭,每天五点多就要起来,这样才能让孩子们在上学前吃到热乎饭。

      后来社会的福利好了,更多的钱和志愿者,她也就不用没日没夜的操劳。

      起床后的费女士,一般会去胡同里快走几步,和街坊邻居打个招呼,也温暖下日益衰老的身体,然后去宿舍里一个个叫醒贪睡的小懒虫。

      有时候她会揣着几个热乎乎的鸡蛋,塞到孩子的被子里,看着孩子们看到鸡蛋的兴奋劲,比她自己吃要开心几倍。

      现在的条件提高了不少,孩子每日的牛奶和鸡蛋都可以保证,费女士也不用偷偷去拿自己的钱补贴鸡蛋。

      童心未泯的费女士看到满地的积雪,团了几个大大的雪球,雪花粘在她画着猫的手套上,本来纯色的猫咪变成了奶牛猫。

      费女士怀里抱着几个雪球,有些踉跄,走到门口的长椅上正准备歇歇,突然注意到树下竟然放着一个婴儿。

      费女士赶紧扔掉了怀里的雪球,摘下手套,两手快速地搓了下手心,抱起放在地上的襁褓。

      孩子不哭也不闹。

      费女士心下一凉,掌心慢慢放到孩子额头上,有些凉,但还活着。

      “这大雪的天气,又是哪个没良心的父母,肯把孩子在这个时候丢掉,哪怕是多养一天,等太阳出来也好。”费女士长叹了一口气,这场面她见了无数次,但没有一次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

      “心狠的父母。”费女士抱着孩子走进了终点孤儿院。

      孩子正是李大圈。

      此时,他正在和系统热情友好的对话。

      “系统大哥,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好人家?孤儿院。”

      “终点孤儿院,口碑很好的。”系统仍旧是云淡风轻。

      “口碑好管什么呀,就不能找富贵人家么,我也想当二代。”

      “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我觉得你就是懒。”

      “好吧,你猜对了!”

      “系统大哥,为什么你这么豪横,你就不为我以后的发展考虑么!起点这么低,我会被人瞧不起的。”

      “我记得你穿越的地方,有句俗话,男孩要穷养。”

      “所以我这辈子还是个男孩。”

      “你好像很失望?”

      “咩,没有啊,我是高兴的!顶天立地的汉子。”

      终点孤儿院占地不小,主体建筑只有中间的一座大楼。

      说是大楼,实际上整座孤儿院也就是四层楼,还都是上个世纪的砖瓦结构,是旧时的一个火柴厂改建的。

      费女士抱着孩子走进了孤儿院的大楼,温暖的气息让费女士长吁一口气。

      李大圈好奇宝宝一样,睁着萌萌哒大眼睛看着费女士。

      费女士心一下子就萌化了,逗弄起来李大圈,“小家伙,饿不饿啊,等下给你准备早饭呢。”

      李大圈知道这是以后自己的长期饭票,马上散发自己的萌力量,一会儿抓下费女士的围脖,一会儿拿小手够费女士爬满皱纹的脸颊,十分活泼可爱。

      费女士被逗得,发出大鹅一样的笑声,心里暗暗思量,“小家伙身体健康,活泼可爱,怎么有父母如此狠心大雪天把孩子扔掉。”

      负责给孩子准备早饭的是董师傅,董师傅比费女士小一轮,今年六十出头,刚刚退休。在厨房忙碌了一辈子的董师傅哪里闲得住,还想继续发挥余热。

      恰好孤儿院缺个做饭的大师傅,国家给发工资,但是钱不多,属于半公益性质的。董师傅也不在乎这个,孤儿院就在胡同里,孩子们平常过得什么日子,他看着都掉眼泪。

      照顾这些没家的孩子,积德行善的事,费女士亲自上门邀请,董师傅没说二话就答应了。

      据不完全统计,董师傅来了,孩子们平均体重长了三斤,董师傅来了,美食就有了。

      董师傅也不谦虚,也不看看咱之前在哪里工作的,国宾饭店,放在旧时候,得是封疆大吏才有资格吃咱做的菜。

      每每孩子围着他讲故事,董师傅都说,你们吃咱做的菜,以后都得是当大官儿。

      董师傅还真不是吹牛,国宾饭店前朝就有了,号称是海纳百川,融合八方的菜系。

      在这里,只要说得上菜名,就没有店里师父不会做的。若是有客人真的能叫上一道菜难住了师父们,一套宅子双手奉上。

      到了新朝,国宾饭店只接待外国使团和来京述职的官员,在名气上,当得上天下第一饭店。

      董师傅家从前朝就在国宾饭店跑堂,跑了六代人。东家怜惜,后来又赶上改朝换代,董师傅他爷爷才从店里得了一份白案传承,真正的成了大师傅。

      到董师傅这一代,又传下三代。董师傅儿子嫌在厨房里打转转没出息,弃了国宾饭店的铁饭碗下海闯荡,气死了他爷爷,董师傅更是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

      董师傅是真的把孤儿院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孙辈。别的不说,这么个大师傅,随便去个五星级饭店都得专门供起来,这是金字招牌,千金都换不来。

      董师傅不愿意,虽然是个厨子,也有骄傲,“有几个臭钱,一官半职的都没有,还想吃我的手艺,呸。”

      老头宁愿每天早上五点骑着三轮去菜市场,大冬天一身白毛汗,跟小贩们讨价还价。

      成天成天扎在厨房里,研究怎么用白菜,萝卜,土豆这些蔬菜,做出肉味来。

      早上,董师傅蒸完最后一笼包子,额头上也出了一层细汗,帽檐上都能看见攒成一起的头发,正喝着茶水消遣。

      “费姐,今儿起得有点晚,昨晚风雪大,没睡好?您吃我几个包子,就着我独门秘制的小茴香豆腐乳,保管你回笼觉睡到中午。”

      “今儿没空吃包子了,感觉给我做点稀的,大门口又捡了个孩子,这下雪天的,真狠。”费女士刚进门就支使起老董来。

      老董摘下厨师帽,挥着散发头上的热汗,地中海的大脑壳伸过来瞅了一眼大圈。

      “这孩子长得秀气,以后能当明星啊,他父母准肠子悔青。”

      大圈被突然伸过来的脑袋吓了一跳,怎么说呢,这大脑袋就是好大一颗土豆上长了一圈蒜苗,土豆还是带坑的那种。

      董师傅瞅了眼孩子,手可没有闲下来,打开煤气灶,从放菜的架子上拿了一个小水桶,“先让孩子尝尝咱自己产的奶。”

      牛奶化在锅里,大火直接煮沸,随着勺子翻飞出白色的奶浪,奶皮子也被董师傅巧妙的打碎,出锅后锅底没沾上一点奶渍。

      费女士扒拉了个泡菜桶坐上去,老董直接蹲在地上,跟伺候老佛爷似的,端着盛奶的瓷碗,看着费女士一勺勺喂孩子。

      这喂孩子可是个精细活,得亏李大圈不是普通婴儿,控制自己的喉咙吞咽,这样一个喂一个吃,小半个小时过去,一大碗都进到了大圈的肚子。

      “这娃儿能吃的很,看来是饿坏了,以后保准也是个当大官儿的。”老董站起身来,锤了下有点酸的腰。

      费女士白眼腕了董师傅一眼,“大海兄弟,你这思想还不如我开明,什么当大官,孩子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自食其力就好,都是苦命的人。”

      “我不管,我那熊小子没指望了,我就指望咱们这里的娃有出息。”老董说完,搬着个堆成小山的方形铁盘去给孩子们发包子,来来回回,又搬过去几铁锅的配菜,鸡蛋。

      终点孤儿院因为地方政府财政上的支持,这些年规模越来越大,收纳了好几个街区无人照顾的小孩,如今已经有三百多个孩子。

      费女士轻轻拍打着孩子,“算上这个孩子,现在有三百二十个,还是三百二十一个娃娃来着,老了,昨天才看的,一晚上就忘了。”

      费女士毕竟上了年纪,记忆力不好,她虽然记不住所有孩子的个数,但孤儿院的每个娃娃她都可以叫得上名字。她是无数孤儿院孩子心里的天使,也是魔鬼。孩子都知道,费女士是真得爱他们,但是犯了错,打起人来也是真狠。

      以后的日子里,李大圈将慢慢领略费女士身上,天使和魔鬼的双重属性。

      李大圈在费女士怀里睡了过去,来到这个世界睡得第一觉,终于不用在冰天雪地里打地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