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三观不正的黑暗漫画

      一连几天,平静而毫无波澜的日子便过去了,重逢的喜悦与尚未释怀的情感扭曲交织。

      张讼去了很多的地方,看到他那副模样,易也不愿意跟他挨得太近,天天神神叨叨的。

      小蝶倒是来看过他们一次,虽然进城之后就分开了,但在这个地方,他们的行踪对她来说是完全透明的。

      见到小蝶,易百无聊赖的生活才终于有了变化,这些年张讼是一次没有进过张府,易却已经进进出出无数回了。

      小蝶本来只是想“礼貌”的拜访一下他们师徒二人,反正她是这么劝说自己的。

      结果去了见面之后,正主不见踪影,只有一个被憋坏的易,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说啥都要跟她走。

      好在都不是些过分的要求,只是想在离城里走走看看,长这么大几乎都没在大型城池里生活过,便想借机逛一逛玩一玩。

      自从上次任务之后,小雨便离开离城不知所踪,扶桑神国内除了一个需要照顾的雨夜外,再无他人。

      闲着也是无聊,小蝶索性就答应下来,跟这个小弟弟一起打发那些难捱的时间。

      “小姐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易躺在屋檐上,望着远处的万里晴空问道。

      “做什么的?嗯,就是没事杀杀人,做做任务,就这样,挺没意思的。”小蝶的话说的很轻,但言语中不经意间蕴含的那份沉重被易捕捉到了。

      “哦...好吧,所以是猎头人喽?”

      “猎头人?听起来怪怪的,非要说的话,应该算个杀手吧,怎么样,怕了不?”小蝶故意做出一副凶相冲着躺在一旁的易说道。

      “还好吧,反正你打不过我。”易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嘛,有本事你别用术法,我们赤手空拳比划比划?”小蝶不服气的说道。

      “切,来啊,输了怎么办?”易坏坏的说道,也不知为何,他就是忍不住想看小蝶可爱的脸蛋上,露出凶凶的表情,他会感觉一切都很真实。

      “输了的学三声狗叫!”

      “好!”

      说罢,两人就在屋檐上跳开几步距离,准备比试一番。易摆出一副懒洋洋模样,根本不觉得小蝶能伤到自己,小蝶露出坏坏的笑容,准备给这个可爱的小弟弟“上一课”。

      “可以开始了吗,小弟弟?”小蝶甜甜的问道。

      “来吧,有什么都使出来!要不然输了你得耍赖,说你是让着我呢。”易补充道。

      “好啊,好。”小蝶逐渐咬牙切齿的说道。

      下一刻,她就像正午下的阴影,直接从易的眼前消失,要看就要一拳打到易的软肋上时,他突然说道。

      “停一下,停一下!”

      “干嘛!”小蝶不满的跺跺脚。

      “忘了点东西...现在好了!”说完易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惨白色的鬼脸面具戴在头上,然后煞有介事的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

      小蝶嘴角不禁阵阵抽搐,“他还真是得到了张讼的真传...”,吐槽归吐槽,下一次就不会让他这么轻易打岔了,起码也要先给他一拳再说!

      小蝶再次后退几步,二人再次分开,随即小蝶再次如刚才那般凭空消失,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嗷呼呼...”一声惨叫传来。

      “哎呀,我是不是太用力了?没事吧,小弟弟?”小蝶满脸“担心”的问道。

      “没...没事,一点都不疼呢!”

      “那我们继续?没关系啊,你要是觉得疼,我就轻一点,或者直接认输不就好啦?嘻嘻”

      “继续,我才不会认输呢!”

      挨了几顿胖揍之后,鼻青脸肿的易可算是掌握了一些规律,当然他还是作弊了。

      因为易惊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到小蝶的身影,也完全听不到她的脚步声,每一次出手就像凭空出现一般,直击要害,让自己防不胜防。

      所以他悄悄的在身体表面“贴”了一层肉眼难以察觉的能量,不停地挨揍下,凭他的眼睛,已经能捕捉到小蝶模糊的轮廓了,他只是在等一个出奇制胜的机会。

      一条长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易的屁股后面,看样子牟足了劲,准备让他蹦两下,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砰!”

      “嗷呜呜...”

      “啊...”

      当小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易抓着小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压住。正午的阳光,将他们两人间的缝隙完全填满,奇怪的氛围在两人中间蔓延。

      小蝶在扶桑神国受过类似的训练,本来就比易大上几岁,男女之事自然懂了不少,所以一时间羞红了脸,像个女儿家一样挣扎,奈何易小小的身躯却比上百斤的巨石还沉,只能喊他“撒手”。

      “怎么样,谁输了?嗯?”

      “小弟弟很厉害嘛。”小蝶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易的双眼,在这么近距离的注视下,易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出现一丝游离。

      “就,就还行吧,一般厉害啦。”

      “你你你——”就在易差点“沦陷”进这种难以言明的情绪中时,小蝶突然双手搂住易的脖子,他下意识的就把脖子往回一缩,两个人的身体之间立马有了空隙。

      小蝶立刻抓住机会,身体灵活的扭出来,一双修长有力的长腿从后面缠住易的脖子,易心中暗呼不妙。

      只听“扑通”一声脆响,易便被小蝶反剪的双腿摔到了地上,受伤是不至于,但是疼是真的疼。

      哼哼唧唧半天,易抬起头,发现小蝶正坐在屋檐边,垂下的双腿和着风在自由的摆动,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易翻个身,仰躺在地上,冲着头顶的小蝶也笑出来,刚才的一切就像无事发生一般,他们又开始畅快的聊起天来。

      过了好一会,小蝶似乎有些乏了,对易的话没有太多回应,热络的气氛也逐渐恢复正常。

      “刚才...”易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小蝶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那一招叫什么?我感觉自己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就被你扔出去了,好厉害...”

      易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原本本的话到了嘴边,说出来就成了这个。他其实是想问问,刚才两个人对视的那一瞬间浮现的感觉应该算什么。

      “哦你说那个啊,一般这种东西都叫体术,不过我们都喜欢叫她柔术,因为是女孩子修炼的呢!”小蝶毫不避讳的讲了出来。

      “有什么名字吗?那一招...”易不依不饶的问道。

      “嗯...非要说名字的话,它叫做,专——打——色——狼!嘻嘻。”

      “...”

      “哈哈,上当了吧!嘻嘻。”

      整个下午,二人的身份发生了反转,小蝶成了一个陪练的,易就像是不知疲倦机器一般,一直缠着要和小蝶“拆招”。

      他发现小蝶在与自己练招时,每一次都会将自己绝大部分的力卸掉,从不硬碰;并且出手都会以反关节、疼痛点作为针对目标,每一次易的被教育的东倒西歪。

      效果呢,自然也是相当明显,等到黄昏的时候,小蝶已经不能那么轻松的控制住他了,甚至有几次都险些被他简单粗暴的动作给抓住。

      “嗯,感觉我在反应上再快,小姐姐,我们再来一次!”易亢奋的说道。

      “...”

      “嗯?小姐姐,你怎么啦?是不是累啦?哎呀,一下进入状态了,就没看时间,是不是累坏了,小姐姐?”

      “没关系啊,认输就好啦,我又不会难为你是不是,没关系的啦。”易拍拍胸脯说道。

      “我不!”

      “那再来!”

      “不!我罢工,我抗议!”

      “那,你不来我可来了啊。小心了!”说完易便动了,他没有能让自己凭空消失的技巧,所以只能在速度和力度上做文章。

      见到易认真的模样,小蝶也认真应对起来,二人见招拆招,都得难解难分,一直从屋顶的一头打到另一头。

      突然,易露出破绽,在小蝶快速闪转腾挪的时候没有跟上,小蝶准备再用同一招结束战斗。

      两条修长的大腿再次缠上易的脖子,只要她继续发力,易就会再次被甩到下面。

      可就在她想发力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阻止了她腰部的发力,下一刻,她整个人都贴到了身上。

      明明没有跟上自己的易此时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小蝶直呼不妙,准备在他彻底锁住自己前挣脱出来。

      谁知易早有准备,一双温暖的手直接环抱住她的腰身,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小蝶当即身体一僵,动弹不得。

      二人此时的姿势似乎是先前的翻版,现在是易在上面,小蝶在下面。小蝶气鼓鼓的将脸扭到一边,直接放弃了挣扎。

      谁知道易的手却鬼事神差的轻轻抚摸起她的小腹,电流一般的触感一下直击脑海,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不过她依然气鼓鼓的扭着头,胸前一阵起伏,也不说话,就由着他胡来了。

      “喂!!!!!!!”一声尖叫终于让易的脑袋清醒过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似乎摸到了不该碰的地方,于是讪讪的松开口,尴尬的张开嘴,伸着脖子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你!!!!!”小蝶在第一时间远远的拉开距离,双手捂着胸,一副眼泪汪汪的委屈模样。

      “我...”易想上前解释,但只要他前进一步,小蝶就会后退两步,一时间二人僵持不下。

      “算啦,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我也不能咬回去了...”小蝶依旧红着眼,但终于松了口,气氛才开始缓和下来。

      “呃...对不起。”易小声说道。

      “没听到!大点声!”小蝶恶狠狠的说道。

      “汪,汪汪!”

      “哈哈...”小蝶绷了半天脸,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溜了溜了,以后不能来找你了,你简直就是个色狼!我要保护好自己!”回去的路上,小蝶突然说道。

      “呃...不是说好不提这个事了嘛...”

      “嗯?”小蝶瞪着易威胁道。

      “汪!”

      “这还差不多,嘻嘻。不过我真要回去啦,小雨姐今晚要回来,估计以后就没那么闲啦,要工作的嘛!”小蝶笑嘻嘻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走走玩玩,在月上枝头的时候,来到了张府门前。

      “就到这把,小弟弟,白~白~”小蝶故意将最后两个字的音调拉的高低起伏。

      “...”易沉默着,似乎在酝酿什么情绪。

      “干嘛,我又不是要去送死,回家而已啊,别这么晦气的看着我,小心真把我咒死了!”小蝶看到易萎靡的模样,恶狠狠的吓唬道。

      “...嗯。”

      “算啦,反正道过别了,我走啦,别太想我哟,嘻嘻。”说完小蝶转过身,准备进入张府。

      一只有力的手突然的抓住她的胳膊,让本就没有下定决心的她立刻停了下来。

      预想中的话依然没有说出来,小蝶不想再等,等的越久,她也会越挣扎,就在她准备挣脱的时候,背后的声音终于响起。

      “能不能...不要走!”易的声音低沉着,带有几分乞求。

      “当然,不能啦,我说了啊,这是工作,懂不懂?哪能说不干就不干呢?”小蝶的话依然很轻。

      “我...可以保护你!”易终于勇敢的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虽然还是有些拐弯抹角,但总算是讲了出来。

      “好啦好啦,小弟弟,别犯小孩子脾气喔。”说完小蝶转过身,可爱的冲着易笑起来。

      易还是满脸惨淡,就好像要被抛弃一样委屈巴巴的看着小蝶。小蝶一咬牙,心一横直接走过来毫不避讳的抱住易。

      迷迷糊糊的易就感觉一具温暖散发着甜甜味道身体钻进自己的怀里。耳边传来她轻轻的话语。

      “我等你喔,等你来保护我,小弟弟。”小蝶故意将最后三个字说的很轻,又很像心跳的声音。

      说完后在他侧脸留下轻轻的一个吻,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进入张府后立刻一跃而起,几个起落间,便消失了。

      在她跃起的瞬间,似乎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缓缓落下,还沉浸在其中的易自然没有察觉。

      他感觉内心突然好像空了一块,像是被人硬生生拿走了,又像是双脚无法着地带来的阵阵窒息感,他就像个没头苍蝇一般,失魂落魄的回到落脚的地方。

      正在一人饮酒醉的张讼,余光瞟到易回来了,刚要问他一整天死哪去了,结果易就像个幽灵一样从他身边飘过,着实给他吓了一跳,酒都吓醒一半。

      打开易的房门,张讼看到易正杵在窗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某处。

      张讼蹑手蹑脚的关上门,凑到跟前,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易毫无反应,依然直勾勾的盯着外面。

      张讼比划一番后,发现他盯着的居然是张府!心中更是纳闷,不由得问道。

      “喂,臭小子,跟人打架打输了?瞅你这德行吧,不知道的得以为你死师傅了!”

      “嗯...”易木讷的回应道。

      “我看你这一身灰尘,就知道你跟人动手了...谁啊,这么胆横儿,老子的徒弟都敢动,你跟师傅说,看老子撅了他不!”

      “师傅...”易低沉的说道。

      “哈?老子可没打你啊,你可别说胡话,发生甚么事了,说罢,别那么没出息啊!”

      “我好像,恋爱了,师傅...”易吞吞吐吐的半天才将这句话说出来。

      “我X?你说什么?我X!!!”张讼直接原地蹦起来,双手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你你你...师傅三十多年来,都没有谈过一场恋爱,你居然——”说到这他还有模有样的大喘气一下,一副怒火攻心的痛苦表情,相当的逼真。

      谁知易压根就没瞅他,张讼也就不在瞎扯,继续说道。

      “你知道这句话给你师傅带来多大的心理伤害吗?小子,你才九岁啊...九岁!!!”张讼掩面叹息道。

      “但是我感觉,我好像是失恋了...”

      弯拐的太快,张讼一时间刹不住车,直接话落嘴里咬了舌头。

      “嗯嗯嗯...”

      再张讼“大刑伺候”的审问下,迫于淫威,易坦白了自己最近一直在和小蝶一起玩。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讼这次是真的感觉五雷轰天,气血上涌脑袋里嗡嗡作响。

      千言万语汇聚在胸口,最终化成一句——“牛X!”说完张讼用双手冲易竖起大拇指。

      “啊?”这下轮到易不懂了。

      “夸你呢,臭小子,你可真勇!老虎的屁股你都敢摸,我说你点啥好呢。”

      “不就是杀人放火吗,有那么恐怖么...”易小声嘀咕道。

      此时张讼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个令他害怕的“小雨姐”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她就会从幻想中走出来,然后将自己五花大绑,然后吊起来大刑伺候,质问自己为啥没有管好自己的徒弟,去打她收下姑娘的主意...

      想到这,张讼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道,“臭小子的这个想法太危险,老子得让他悬崖勒马!要不然我得被小雨姐拿着刀追着砍五条街...”

      “师傅!到底怎么了啊?”易用力的摇醒痴呆状的张讼,着急的问道。

      “没,没事,老子走神了,想到点可怕的事,跟你没关系。”张讼打着马虎眼说道。

      “哦好吧,我想保护她!该怎么做,师傅!”易突然神情振奋的问道,这个弯转的再一次让张讼刹不住车,再次咬到了同样的位置。

      “X!!!!!”

      “师傅你别着急,别怕,有话慢慢说。”

      “臭小子,既然你不确定自己是失恋了还是恋爱了,老子今天带你正儿八经的开开眼!”说完张讼拿出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派,就等着易的一句恭维,才继续说下去。

      这种时刻,易虽然无语,但也得配合。

      “哪啊师傅,来不着急,师傅坐。”话音刚落他动作麻利的搬来一把椅子,熟练的让师傅坐下。

      “我给你捏捏肩,师傅!”

      “嗯。”张讼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来,我给你捶捶腿,师傅!”

      “嗯——”张讼舒服的托起长音。

      排场做足了,张讼终于开口,继续说道。

      “要问起离城最著名的地方,但凡在来过离城的人,都必须对一个地方竖起大拇指!”

      “那就是离城的不夜之地——离人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