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污片无限看

      “大人物的想法我永远无法理解。”

      雪儿接口道:“俿鲵妹妹,你还小,等你再长大些,就能够理解了。”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小妹是奉了父亲之命来请你们的,现在时轮已经伏法,悬在天湖上空的乌云已烟消云散,整件事情已经彻底了结了。我父亲打算请各位和四海龙王前来赴宴,以示庆贺。宴会定在明晚戌时三刻,请小龙哥哥和各位姐姐届时莅临光降,不胜荣幸。”

      “好,我们到时必至,请妹子放心。”

      “小龙哥哥一诺千金,妹子当然放心。明晚小妹在龙宫正殿恭候各位,现在,小妹还要帮父王处理杂务,我兄弟年龄太小,只能由我这个姐姐辅助父王处理,就告辞了。”

      玄龙三人刚送走俿鲵回屋坐下,令玄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冰兴冲冲一步跨进门来,高兴地对玄龙说:“玄龙哥哥,你的法子真灵,我用你的法子只练了一夜,今天就突破了,我已经是‘凝丹境’五层修为了。”李莎和雪儿连忙向刘冰祝贺,玄龙冷静地说:“刘冰妹子,不是哥哥给你泼冷水,这肯定不是我的法子起了作用。谁的法子也不是万应灵药,不可能我昨天教了你,一夜之间就能突破一层,谁的法子也不可能。你一定是经过这些日子的刻苦修炼,修为已经面临着突破了,而你却一无所知,特别是受伤后,你非常沮丧,只想到受伤影响你练功,根本没想到你已面临突破了。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样子?”

      刘冰仔细回想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道:“也许是玄龙哥哥说的那样,我不能肯定。”玄龙说道:“你不肯定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你再照原样修炼一夜看看,看是否在一夜间你又突破一层,不就试出来了吗。”

      刘冰疑惑地说:“可是我用玄龙哥哥的法子,确是没觉得费多大的力气就突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我的法子比较适合于你,你再试试看,如果你自己觉得省力,以后你就用这个法子练功吧。有事半功倍的法子为什么不用呢?”

      李莎这时说道:“刚刚俿鲵妹妹来说,时轮已经被玉帝问斩了。她父亲为了祝贺咱们取得的胜利,明天戌时三刻在龙宫大殿举行酒宴,还请来四海龙王一同祝贺。请咱们参加。到时候我们去接你。”

      “姐姐,我就不去参加了,正好有养伤这么个借口。你们去吧,最好把四海龙王都灌醉了,嘿嘿。”

      第二天,时间走到了戌时三刻,玄龙他们五人准时来到龙宫正殿。只见殿内硕大的夜明珠烁烁放光。灯火辉煌,高朋满座,四海龙王都已到来。玄龙他们五人在龟丞相陪同下步入殿堂,就听天湖龙王对四海龙王说道:“诸位,这就是拯救我龙宫的英雄,他们一共六位,还有一位因为尚在养伤没来。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就算载到底了,在时光手下,我们连折八员大将,还在阵前将我的独子俘虏,令我投鼠忌器,无计可施。堪堪就要认输,接受城下之盟了。关键时刻,和我女儿只有一面之缘的他们,慨然出手,不但救回来我的儿子,还杀死了时光,挽狂澜于即倒,使整个局面翻盘。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认识一下。”

      说着话,老龙王走下席来。在场四位中有三位随之走下席来。唯独有一位纹丝没动,大剌剌地坐在席上,嘿嘿冷笑:“我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英雄呐,原来是左丘青石成立轩辕派的大会上给左丘青石跑腿打杂的那几个侍者。就是你们几个能杀死‘洞玄境’一层修为的时光?吹什么牛皮吗?刚才某家看了,你们修为最高的不过是‘元婴境’四层,要说没有左丘青石暗中相助,仅凭你们几个‘元婴境’甚至‘凝丹境’的小毛孩子就能杀死时光,打死我也不信。”

      这就有些当面打脸了。玄龙等人火往上撞,就要上前理论一番,却被天湖龙王,龟丞相和司马俿鲵死死劝住,而那人也被其他龙王死说活说地劝住,废了好一番周折,总算能坐下来喝酒了。可是经过刚才的一番冲突,又怎能心平气和地喝酒。玄龙悄悄的问过司马俿鲵:“刚才犯浑的是何人?”司马俿鲵告诉玄龙:“此人叫马达,现在是东海的代理龙王,因前东海龙王薄赛东莫名其妙的失踪,到现在也没找到踪迹。而马达又掌握着东海的大部分兵马,所以就稀里糊涂的由他暂时代理了。”

      玄龙不由得想,这天下实在太大了。玉帝能耐再大,也有管不过来的地方。

      马达此时也是气愤难平,原来,他在刚开始修行时与时光有过一段交情。虽然交情不深,可一知道时光是折在几个修为不高的小孩手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可在这个场合又不便于当场动手,见玄龙等人也坐下来准备喝酒,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何不借喝酒的机会先羞辱他们一番,让他们知道点厉害。

      于是,他一改方才的嘴脸,反倒向玄龙频频劝酒,又向玄龙道歉。玄龙从他开始频频劝酒就知道了他的心思,正中下怀。心说:“这就怨不得我了,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于是,他也和马达一样,嘴里道着谦,手里敬着酒。二人各怀鬼胎,虚伪的应付着。渐渐的马达有些扛不住了,他见玄龙尽管和他一样大口喝酒,可是只见他脸色虽然红润,但眼神照样清明。心想坏了,没想到这小崽子酒量这么大。照这样喝下去自己首先就扛不住了。于是,他对又来劝酒的玄龙说道:“打住,咱们不能这样喝了。”

      “你说怎么喝?”

      “这样喝不过瘾,咱们搬六坛子酒来,一人三坛子,喝个痛快,你可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敢我就敢,拿酒来!”

      有下人搬来六坛子酒,一人三坛放在二人身边。马达抄起一坛说:“我年岁比你大,也不欺负你,我先喝。”拍开泥封,提起坛子,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引来满堂喝彩声。马达得意洋洋的说道:“该你了。”玄龙也提起一坛,象马达一样喝了下去,又引来一片喝彩声。

      玄龙说:“继续。”说话间,又是一人一坛下肚。

      玄龙看着马达笑问:“还有一坛,可还敢喝?”马达已有些站立不稳了。可还是强撑着说道:“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少废话,喝!”

      这坛酒,马达喝了不到一半,就倒地醉死过去。下人七手八脚把马达抬回客房,又重新整理了席面,大伙这才重新坐下喝酒。

      天湖龙王说道:“这叫什么事?好好一场欢庆酒会,被马达这个混账东西搅得乱七八糟,难怪玉帝这些年都不给他个正式官职,只叫他代理。他果然一点人情事故都不懂,怎么能做官?”

      其他龙王劝道:“搅局的已经退场,咱们重新开始也不晚。”

      “就是,我不信你这里连我们的客房都没有。”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只对玄龙兄弟的酒量感兴趣,你说你怎么有那么大的酒量?天湖兄弟这里的藏酒度数可不低,你们看玄龙兄弟,面不改色,气不涌出的。兄弟,你到底有多大酒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