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上日出水

      虚弱药剂的大火,让曾氏药铺的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虚弱药剂甚至还影响了他们其它药物的售卖。

      曾辉面色沉重,接下来该如何办,他完全想不到!

      他完全找不到一款药剂,可以和虚弱药剂抗衡。

      曾氏药房的股东们自然都是吵吵嚷嚷的,表示出了对曾辉的不满。

      这些日子还真是让曾辉又头疼、又火大。

      先是幸运戒指的事情,后又是这虚弱药剂的事情。

      前前后后,搞事情的一直都是蒲翌辰。

      曾辉一巴掌排在桌子上,道:“新势力商会要如此咄咄逼人,真是气死我了。”

      曾尧也是毫无办法的站在曾辉面前。

      一旁的曾平,缩了缩身子,不敢作声。

      “如果是公会的事情,我还可以通过武力来解决,但是这药房的事情……,哎!”曾尧叹了口气。

      “你的公会不是放言要通缉蒲翌辰么?怎么最近都没动静。”曾辉问道。

      曾尧依旧无奈,道:“自他上次失踪几个月,又回到悦城以后,他就一直在城里,也没出去过,我们没机会。而且上次他击杀年兽时的攻击力,也吓住了所有的公会人员,目前看来,没人敢对蒲翌辰放肆。”

      “那就让他这么欺负下去?”曾辉问道,“我们曾氏药房自我接手以后,就没受过这种气!”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种可以和虚弱药剂抗衡的药物。”曾尧说道。

      曾尧说的,曾辉岂能不知。

      可是这药哪儿去找?

      根本毫无头绪。

      “现在幸运戒指丢了,我们炼制高级药物的成功率大幅下降,品质也大幅下降!再加上新势力商会的虚弱药剂对药铺的打击,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曾辉叹了口气!

      ……

      战狼公会的金凯手中抚摸着一个戒指,这戒指是年兽爆出来的,属性很好,增加了暴击几率、暴击伤害等,妥妥的一个暴击戒指!

      每次抚摸这个戒指,他心中就会想到那一夜发生的事情!

      那一夜,当蒲翌辰击杀年兽时,那年兽头上冒出的数字,如此恐怖。

      这个数字,让他忌惮!

      “有消息说,最近七八日都不可能有虚弱药剂出售。这东西产量不高,而且对药材的需求也非常高,所以可以卖的货就非常少!”沈涛说道。

      金凯微微点头,表示了解。

      他承认,他确实有些失算了。

      早知今日,就该在之前多屯一点的虚弱药剂的。

      “现在该怎么办?”王涵问道。

      金凯走到了门口,深吸一口气道:“看来,我得亲自出马了。”

      “什么意思?”王涵问道。

      “亲自去求药啊!”金凯道。

      王涵明白了什么,默不作声。

      沈涛步子微微一动,上前一步,又停下。

      他举起手,对着金凯,道:“会长,你是要去谈合作么?”

      金凯点点头:“是的!这几天靠着虚弱药剂,很多公会刷副本的时间都提高了不少!除了蜘蛛洞穴、地下丧尸和烈焰地带的副本通关纪录,一直由蒲翌辰稳稳占领以外,其它的副本记录都被刷新!”

      金凯说完,走到了沈涛面前:“虽然最终我们靠着虚弱药剂和我们强大的实力,还是拿回了副本记录,但这只是目前拿回了记录而已,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金凯又对着王涵道:“而且靠着虚弱药剂,我们队伍可以挑战以前我们不敢挑战的黄金级领主!虽然成功率依旧很低,但挑战成功率低和根本无法挑战,却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意义!”

      王涵明白,他非常明白!

      他手下有一个团队,之前还不能挑战机械之心的领主,但有了虚弱药剂,居然第一次挑战就成功了!

      而且还出了个黄金装备!

      不能击杀副本领主,就不算通关副本,也就无法领取通关的奖励。

      通关的奖励有金币,也有装备。虽然大部分装备都是垃圾,但那奖励的金币不少!足以弥补他们杀一次副本的损耗!

      “目前看来,这虚弱药剂确实是奇货可居!所以,我必须要拿下这虚弱药剂,不能让它成为我们的短板。”金凯说道。

      “可我们拿什么去打动李雪雪呢?我和她接触过,她那个人,在商言商。如果没有好理由,很难打动她。”沈涛说道。

      “新势力药铺的后面,是新势力商会。既然是商会,就会有很多其它的业务,比如李雪雪最早开的新势力拍卖行。我听说他们拍卖行最近的生意不是很好,所以……。”

      “所以你打算把我们弄到的好装备,拿给新势力拍卖行去拍卖?”沈涛问道。

      “没错!”金凯说道。

      “可我们一直和肖家在合作啊!如果这么做了,怕是……。”王涵犹豫道。

      “怕得罪肖家?”金凯不由一哼,“这个肖家仗着他们身后的势力,压榨我们多少年了,也是时候换换天了。”

      “那曾氏药铺呢?曾氏药铺现在和蒲翌辰有仇不共戴天!而蒲翌辰又是新势力商会的幕后老板。如果我们和新势力药铺合作,也会得罪曾氏药铺的人啊!我们很多药,都是从他那里拿的。”沈涛为难道。

      “曾氏药铺的许多药物都是从肖氏商会进的,所以得罪了肖家,势必就会得罪曾家!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生意换到新势力药铺。”金凯道。

      “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如果那天新势力商会垮了,我们又得罪了肖家和曾家,那以后东西也不好出、药也不好拿!”王涵说道。

      王涵看了看沈涛,沈涛也连连点头。

      “有些事情,你得赌一把!这一次,我赌蒲翌辰。”金凯说道。

      两人都觉得太冒险!

      但是金凯不那么认为。

      他感受到了蒲翌辰的实力!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蒲翌辰!

      金凯说着:

      “刚好我们公会和肖家、曾氏药房的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了,所以接下来我想和新势力商会合作。”

      “以后的世界,绝对会变天!”

      “这一切,只是开始!”

      “我很看好蒲翌辰,也看好新势力商会!”

      王涵和沈涛深深吸了口气,他们听明白了金凯话里的意思!

      “新势力商会,以后可能会取代肖家!”金凯道。

      “可我们如此冒险,又是为什么呢?没什么好处啊!”王涵说道。

      “我这不就是要去谈好处么?”金凯道,“他们现在需要一个公会支持他们!他们需要我们提供装备,也需要我们带头!一旦我开了个好头,他们后续的发展就会顺风顺水!而这,就是我送给他们的好处!至于他们给我的好处,我也不会少要一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