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点烟汀(师生)

      拉兹牵着木偶瑞德穿过后巷,走到巷口来到一辆灰色平治轿车旁,拿出钥匙打开车门,他将瑞德轻轻抱起放在后座上,又细心的替他系好安全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父亲样。

      灰色的汽车行驶在海岸公路上,拉兹看起来似乎很放松,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在副驾的储物盒中拿出一盘磁带插入车载录音机中,然后双手扶着方向盘,手指跟着音乐的节奏打着节拍,背影中透露着一股国庆长休前一天下班回家时的愉悦。

      瑞德坐在拉兹后方保持着木偶般的姿态默默看着拉兹的背影,计算着从椅背那个角度开枪能更准确地击中拉兹的头部,至于心脏,他觉得以自己的技术可能会失手,还是打头更稳些。

      瑞德有个优点,嗯至少在猎人世界算是优点吧,在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总能暂时摒弃多余的情绪,快速做出最理智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并不符合公共道德。

      例如,当他觉得拉兹已经对他构成生命威胁后,他就开始琢磨如何杀了他,而不只是如何逃走,至于善良、道德、人性这些,他会在干掉拉兹之后反思的。

      确定好拉兹椅背之后头部的位置之后,瑞德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下拉兹的状态,大概是确定目标已经到手了,拉兹此刻的状态似乎真的很放松,听着音乐,时不时还将左手伸出窗外感受着海风,完全没注意后座的动静。

      瑞德缓缓将手伸入怀中,握住枪柄将它从怀中一点一点拔出,等完全拔出手枪时,瑞德握枪的手顿了一下,接着又安静的举起手枪,将枪口缓缓贴向椅背对准拉兹的头部,作为一柄袖珍手枪,为了增强它的隐蔽杀伤性,伯莱塔BU9 NANO并没有保险,瑞德的食指轻搭在扳机上,用力按下扳机。

      “咔。”空枪扣动扳机的声音混在车内磁带的音乐中听起来似乎并不起眼……才怪。

      拉兹依然背对着瑞德举起左手冲着后面晃了晃语气轻佻地说道:“Surprise~我从刚啊啊啊……”

      拉兹那恶劣的声音只说了半句就变成了一阵惨叫。

      一把细长小巧的刺匕前段扎在拉兹的右耳上,中段被拉兹的右手用力地抓着,刀柄则被瑞德反握在左手。

      瑞德没时间遗憾扎偏了的事实,在扎向拉兹的同时,右手甩开手枪,抓向手刹拉起,然后迅速收回双手,将身体尽量蜷缩进前座椅背与后座下方之间的空间中将双手护在头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反复演练了无数遍一样。

      海岸公路上一辆灰色的汽车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然后“碰”的一声撞在了护栏上停下。

      瑞德被撞击震得脑袋有些晕,但身体已经下意识按照之前在心中定下的策略动了起来。

      他抬起身体,迅速拉开车门,安全带早在他出手袭击拉兹时就解开了,踉跄地爬出了车,瑞德迅速奔跑向海边。

      这种程度根本杀不死拉兹,甚至无法让他失去行动能力,等拉兹回过神恐怕就是他的死期了。

      这里是公路,陆地视野开阔,是没有希望逃走得,所以瑞德只能去赌一个渺茫的理由———希望拉兹不会游泳……吧?

      瑞德没跑几米,就发现满脸鲜血的拉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面无表情地站在了他面前。

      瑞德满脸尴尬地停在原地对他挥了挥手:“surprise~嘶……”

      这是拉兹也对他挥了挥手,顺便把那把刺匕还给了他的左手,嗯只不过是用刀刃还得,透心凉,心飞扬。

      拉兹回头望了望海边,撇撇嘴道:“你不会是觉得我不会游泳吧。”

      手掌钻心得疼痛让瑞德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听清他在说什么。

      拉兹很仁慈地站在原地等他稍微从痛苦中恢复了点精神,才对他说道:“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沉默地走回了车旁,拉兹试着发动了下汽车,试了几次都无法发动他就放弃了。

      瑞德靠着护栏旁,捧着左贵妃,盯着插在上面的那把刺匕,思考着是拔还是不拔。

      拉兹走到护栏旁看着瑞德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飞快驶来,拉兹连忙站到路旁伸出双手热情地挥舞着。

      但对方看到他满脸鲜血的样子旁边还站了个脸色苍白手上插着把刀的男孩哪里敢停车,反而加速经过了拉兹身边。

      拉兹眉头一皱,反手拔出了瑞德手上的刺匕,飞射出去。

      刺匕穿透后车窗扎在司机的后脑上,汽车的速度顿时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

      拉兹几步追了上去,将车门打开将死去的司机扔了出去,坐在驾驶座上将车倒回瑞德身边。

      瑞德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还在捂着左手倒吸冷气,MD现在不用考虑了!

      等拉兹将车倒回他身边,瑞德才发现发生了什么,他看了眼前方的尸体,又看着拉兹,脸色有些难看。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普遍有些漠视生命,且越是实力强大的人就越是如此,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当他真的接触到这些事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很难接受。

      拉兹坐在驾驶座上示意他上车,他一言不发地走向后座,拉兹却打开了副驾的车门。

      关上车门,拉兹撇了他的左手一眼:“你最好找个什么东西堵住伤口,不然很快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瑞德默默脱下外套,但依然没说什么。

      汽车发动很快经过这辆车原本的主人,继续向港口驶去。

      “内疚吗?”拉兹望着前方平静地问道。

      “不。”瑞德望着前方同样面色平静。

      “哦,一个无辜的路人因为你鲁莽的举动就这样死去,你真的一点都不内疚吗?”拉兹继续问道,嘴角似乎略微勾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真的一点都不内疚,我只是自救而已,为什么要替一个施害者承担本属于他的内疚,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会替他杀掉你,仅此而已。”瑞德依旧面色平静地答道。

      “真是无情的人呐,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虽然这招开发的还不完全,但你也醒得太快了。”拉兹似乎很喜欢聊天。

      “没多久,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车上了,你那…究竟是什么?”瑞德面不改色地撒了个谎,顺便试图套取些情报。

      “没什么,一点有趣的小能力罢了,那把枪呢你什么时候发现得?”拉兹此刻又换上了那副演技专用笑脸,漫不经心地转移着话题。

      “拿出来才发现的。”这点他倒是没说谎,他拔出枪时发现重量不对,就猜到拉兹可能把子弹拿走了,就迅速调整了计划,将计就计,在拉兹最得意的时候,偷偷抽出绑在小腿的刺匕给了他一刀,可惜没扎准。

      “真是可惜,我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你还藏了把刀。”拉兹的语气充满了恶作剧失败的遗憾。

      瑞德现在越发怀疑家伙是变化系了,爱撒谎,还变态,典型变化系…

      汽车驶入港口,进入集散区,拉兹将车随意往路旁一停,对瑞德说道:“下车。”

      然后带着瑞德来到一个蓝色的集装箱前,打开箱门,示意瑞德进去。

      等瑞德进去后,他也跟着进来,从里面将门关上,箱内顿时一片黑暗。

      “啪。”两根悬在箱顶的灯管亮起,重新照亮了四周。

      瑞德环顾四周,除了角落零散的放着些东西外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拉兹向角落内走去,翻找了一阵,扔给瑞德一瓶水一包绷带,然后右手一抹将自己的脸变回来坐在地上开了另一瓶水喝起来。

      瑞德,捡起绷带拆开,扔开已经开始渗血的外套,随意将手掌裹了起来,然后远远地隔着拉兹也靠着箱壁坐了下来,却始终没有碰那瓶水。

      拉兹笑了笑:“不用这么提防我,你想想看,一直在搞事的可是你,我可是对你很容忍的。”一如既往地语气诚恳。

      可能是失血过多,瑞德现在觉得有些头晕,但依然慢条斯理的道:“那是因为你的同伙还没回来,我还有利用价值不是吗?”

      至于没有价值之后会如何,答案很明显。

      拉兹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经过几个小时的相处,他已经发现这个小鬼有多麻烦了,于是只是说了句:“切,无趣的小鬼。”

      然后两人就各自靠着箱壁闭目养神,都不想搭理对方。

      大约十分钟后,拉兹突然坐起身,看着箱门,瑞德注意到他的动作也看向箱门。

      “嘎~吱”随着金属把手的转动,箱门被从外面打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拉兹又懒懒地靠在箱壁坐下。

      对方两人冷漠地看了眼瑞德,又看了眼拉兹两人愣住了。

      其中一个女的开口道:“你怎么搞成这样,你不是只负责带着这个小鬼吗?”

      拉兹一脸郁闷地看了眼瑞德:“别提了,里拉,宝石呢给我看看。”他迅速转移了话题。

      里拉狐疑地看了眼瑞德,然后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一边向拉兹走来说道:“他们现在到哪了,我……谁!”

      一个壮硕的身影突然以一种与体型不匹配的灵活,快速从箱门外闪了进来,夺走了里拉手中的盒子。

      拉兹反手从地面撑起,与两名同伙一同警惕的看着站在他们中间的一个壮汉。

      瑞德下意识的往角落里挪了挪,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然后也看向了对峙的四人。

      咦,有个「熟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