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妹妹

      夜色静谧,透过半开的牖窗,撩起幔帐的温缈可以看见漫天夜幕上繁星如许。

      “菡萏。你睡了吗?”温缈坐起身来,借着窗外光亮,朝檀木屏风后的小榻上低低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温缈哑然失笑,看来是睡着了。

      这若是换成阿满,只怕她刚起身就察觉到了。

      有时候真觉得阿满不像什么大户人家的丫鬟,反倒像是人精心培养的暗卫。

      温缈穿戴好衣服,又拿起一旁的宫灯,蹑手蹑脚的向槅扇走去。

      “嗯。”刚走到屏风边,小榻上的菡萏低低嘤咛了一句。

      温缈一只脚悬在空中,迟迟不敢落下,生怕吵醒了菡萏,要被她念叨半晌。

      “酱肘子!吧唧~”琼露翻了个身,仍旧蒙头大睡。

      “呼——”温缈轻吐一口气,走过去替她盖严实了被子,才推开槅扇出了门。

      法云寺有一处倚梅林,如今正值冬梅绽放时节,远远望去,月夜下嫣红簇簇,颇是吸引人,温缈提着灯笼,朝梅林走去。

      “珍珑阁最近有什么消息吗?”白日里人多口杂,有些事情不方便谈,如今到了夜里,顾子衿才同圆惠方丈谈及要事。

      圆惠方丈捏着佛珠,回话,“听说近日里太子殿下和赵太傅走的很近,也有意拉拢昭阳君,殿下可有应对之法?”

      顾子衿伸手压低一束梅枝,嗅了嗅沁人的梅香,嗤笑,“我时常听神仙姐姐说起顾匪石如何同她情深似海,她说的我差点就信了顾匪石是真的爱她。可如今看来,不过尔尔,他顾匪石的深情从头至尾都是个笑话。”

      圆惠方丈替顾子衿执掌珍珑阁,消息灵通,自然知道顾匪石同温缈交好,不过是为了温大将军手中的兵权。

      他曾也劝说过顾子衿去拉拢温缈,可是这个少年骨子里倔的很,他说他不愿去欺骗他的神仙姐姐。

      可是殿下呀,你一直都在骗她、都在瞒她啊!

      如今温缈去世,顾匪石为了巩固东宫之位,自然得寻找新的联姻人选,而赵太傅家的嫡女,就是他新的目标、新的太子妃人选……

      至于昭阳君……

      “不过昭阳君倒的确是个共谋大事的人选,年纪轻轻便已是墨羽军的掌权人,深受陛下器重,只怕日后前程更是不可限量。”圆惠方丈给顾子衿出主意,要对付那个人,光凭殿下一个人的实力显然还不够。

      顾子衿摇了摇头,不赞成圆惠方丈的话,“与虎谋皮,焉能全身而退?萧怀安此人,阴鸷毒辣,做事全凭自己心情,没有一丝章法,这样的人,不适合做朋友,他只能是——敌人!”

      月夜里,少年的声音碎玉投珠般清脆,他放开压住梅枝的手,梅枝向上一挑,淅淅索索抖落枝桠上晶莹的水滴。

      有零碎的脚步声传来,顾子衿回头看了一眼圆惠方丈,示意他先行离开。

      圆惠方丈明白顾子衿的意思,看了一眼脚步声响起的方向,低声细语,“那老衲去房中等殿下。”

      就在圆惠方丈的身影在梅林消失,另一道红色的纤瘦影子闪了出来。

      一时之间,两两相望。

      清幽月色给二人身影撒上柔光,朦胧了一场初遇的旖旎。

      温缈有些呆滞看着星夜寒梅下的少年,她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也能遇到故人。

      安王顾子衿,中宫所出,本该是顾匪石最大的劲敌,可惜七岁那年从假山上摔下,坏了脑子,从此以后便只有孩童的神智。

      遥想前世,顾子衿最爱黏在她身后喊她“神仙姐姐”,直到她及笄、定亲、嫁人才慢慢疏远了。

      可是那样一个小傻子,却在她落魄卑微时真心实意的待她好,顾子衿隔三差五便来永巷,有时候遇到有人为难她,还会挺身而出保护她……

      而她,却对不起他!

      当年她亲眼目睹顾匪石将顾子衿推下假山,却并没有站出来替他说话,而是替顾匪石瞒下了一切。

      也得亏顾子衿醒来后就失智了,否则他一定会怨恨她没有说出真相吧!

      顾子衿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少女,愣怔了片刻,小姑娘披着件嫣红色大氅,乌发如漆垂在肩头,衬得少女越发雪肤花貌,桃羞李让。

      情不自禁的,顾子衿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向温缈迈出了一步,嘴里喃喃,“美、美人姐姐——”

      世界在这一刻戛然而止,顾子衿心里翻江倒海似的,他竟然会不受控制的想要喊这小丫头“姐姐”?

      温缈亦是五味杂陈,前世“神仙姐姐”,今生“美人姐姐”,顾子衿又唤她“姐姐”了?

      “夜里风寒,你怎么穿这样单薄一个人在这里?”温缈一副哄小孩的语气靠近顾子衿,话里是熟稔的关怀。

      是赎罪亦是感激。

      顾子衿低垂着脑袋,两只手背在身后,又来了,他又得扮傻子了!

      “美、美人姐姐,阿衿,迷路了——”顾子衿声如蚊蝇,委屈巴巴睁着一双杏眼看着温缈,尾音拖着奶音。

      “迷路了?你别怕,姐姐送你回去。”温缈又走近了一步,她想要揉揉少年发顶以示安慰,却发现自己换了具身体,此时俨然已经被少年矮了半个头,需要踮起脚尖才能摸到,遂只能作罢,欲收回落在半空的手。

      然而——

      少年似是看出她的心思,孩子气般的弯下腰,语气软软绵绵的,“美人姐姐摸,阿衿给你摸。”

      温缈不客气的一巴掌呼在顾子衿头上,又欲牵起他的手送他回房,谁知少年却躲开了,他牵住温缈的大氅,仰头一个傻气的笑容,“美人姐姐,我们走吧!”

      “神仙姐姐,我们走吧,阿衿带你离开!”这是顾子衿给温缈的承诺,可她执着于替父亲翻案,没有答应这个纯善的少年……

      “好,姐姐跟你走!”温缈回头看他,清风徐来,吹着少女发丝飞舞,顾子衿有一刹那失神,他虽一直在扮傻子,今夜——却是真傻了!

      他竟然喊除“神仙姐姐”以外的人姐姐?

      还不等顾子衿内心狠狠谴责自己一通,就被温缈拉着离开了倚梅林,穿过株株红梅,衣袍染上梅香,缱绻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看着温缈嫣红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圆惠方丈才又进了顾子衿的房中,“殿下何必在谢姑娘面前装傻,他又不知晓殿下的身份,想来日后与殿下也不会有交集。”

      顾子衿临窗而立,身上的傻气已全然褪去,此时在烛火辉映下,一派清风霁月、良善纯润。

      “日后事谁能料到,小心一些总没错。方丈说她姓谢?”顾子衿手轻轻扣在轩窗上,若有所思。

      “没错,洛阳富贾谢家的姑娘。”这是圆惠方丈早前在和谢老太爷谈话的时候知晓的。

      “洛阳谢家?”少年弯起唇角,轻挑眉梢,“方丈替我好好查查那位姑娘吧!”

      “殿下此意?”圆惠方丈有些不解,他目光锁在顾子衿身上,带着疑惑。

      “惊鸿一瞥,恰似故人。她让我想起了一位已逝的故人!”顾子衿唇畔浮现一抹苦笑,他关上牖窗,白纱灯里跳跃的烛光映着他如玉的面庞。

      “神仙姐姐,回来吧,阿衿不傻,阿衿喜欢你,阿衿会娶你,无论生死……”少年眉眼覆着剪不断的情丝,午夜的低语在黑暗里逐渐消散……

      陆帷:嗷呜嗷呜,快放我出来,媳妇儿要跑啦……

      小可爱们晚安,记得积极评论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