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花园日版

      苏隐说,楚临云说不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楚临云看见了。”

      苏隐这样金贵的人,不惜用自己设一出苦肉计,不为别的,只单纯的想探一探楚临云。

      探一探如今的她在楚临云心中占什么样的位置,担得起多大的分量。

      探一探,楚临云会不会为了她,甘愿与楚随云为敌。

      苏隐从不做无用之事,第二日,试探的结果便出来了——楚临云,连夜离开了花锦城。

      悄无声息的走,还一路隐匿了踪迹……

      冷月一边打量着苏隐的脸色,一边佯装气势很足的说——

      “之前我们从花锦城运来的粮食,分好了运往各地,其中一处,因大雪压断了路,方圆十里,车马皆过不得,朝廷命人去修,修好了这一处,又断了那一处,着实是诡异得很!粮食始终运不进去,百姓望眼欲穿,朝廷苦于没有办法,九公子请命前往,应当也是无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帝下的旨意,九公子自是不敢违抗的。”

      说到后面,冷月自觉的闭了嘴。

      一番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也就罢了,还自相矛盾。

      莫说聪明如苏隐,便是冷月自己个儿也是不相信的。

      好吧,冷月承认了,事实就是,楚临云看见她家主子挨了楚徕云的打,不仅没问,也没想为她家主子出口气什么的,而是不声不响,直接走人。

      这事儿,九公子办得的的确确不够仗义。

      可冷月依旧相信九公子。

      “九公子待主子是不一样的。”冷月信誓旦旦的说,“真的不一样。”

      “就因为我三番五次勾引他,而他次次都没有拒绝?”

      披衣半坐在床头的苏隐,面上照旧是盈盈笑意,语气嘲讽,好像说的不是她自己。

      这坦然的态度愣是将冷月问得哑口无言。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的是。

      除了泰然自若应对苏隐一次又一次丝毫不避嫌的亲近,九公子那里,真就没有其他能显示他对主子不同的地方。

      就连登门,也是想要商议同粮食有关的事。

      所以啊,九公子对主子真没存其他心思。

      所以啊……

      既然九公子是个如此不好拿捏的人,主子为什么非要想方设法的去拿捏人家?

      这世间的男子多得是,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生得一副好皮囊的,千种脾气,万种品性,还找不到一个能入她眼的?

      为什么,就非要九公子不可呢?

      “我喜欢他不行?”苏隐垂着眸子一个劲儿的笑,回答得平静又决然。

      她说,“因为他是楚临云。”

      就是因为他是楚临云。

      只是因为他是楚临云。

      仅此而已,再没有其他的。

      冷月颇是认同的点头。

      是的。

      杀人放火、七情六欲,世上的所有事,从来只凭她家主子乐意,不需要为什么。

      “楚徕云如何了?”苏隐懒懒的问。

      说到这儿,冷月那张冰块脸都没绷住笑——“瞎了。”

      当场就瞎了。

      太医院最成器的老太医也说,楚徕云瞎了,说就算华佗再世也没得救了。

      架不住安和王府的人不信邪,四下粘贴告示,千金寻神医,他们说,只要能治好楚徕云,附良田万亩,豪宅一座,一生一世,自当受安和王府庇护。

      多大的好处,惹得人人都红了眼,热了心。

      这会儿,安和王府门前呜呜泱泱全是人,那些个自称神医的江湖术士和骗子,都快将安和王府的大门挤破了。

      “每人进去就能领一两银子,说是给他们的辛苦钱。”

      冷月越说越笑,苏隐却越听越不高兴了。

      “一群该死的蠢东西!”

      安和王府早晚是楚临云的,楚临云的家当,哪怕施舍给道边的花子,也容不得这样一群蠢货糟蹋。

      为了楚徕云是吗?

      想要救楚徕云是吗?

      “去将人杀了。”苏隐沉着脸道,“我倒看看,人死了,他们会不会找个跳大神的神婆来起死回生。”

      苏隐言说着,起身下了床,一面吩咐冷月去让人备马车。

      “这是……要去找九公子?”

      冷月好不容易聪明了一回。

      苏隐但笑不语。

      是啊,她就是去找楚临云。

      一路风霜,她怎舍得让楚临云独自去趟?

      冷月小声嘀咕,“人家连夜就去了……”

      本就是为了躲避某人才选择连夜逃跑的,得了机会,还不有多快跑多快。

      插上翅膀飞都嫌慢,还会让某人追上?

      苏隐笑容一滞,表情讳莫起来。

      “你信吗?只要我想留,就没人能走得了。”

      她让他在哪儿等着,他就只能在哪儿等着。

      冷月点点头,她信。

      再舔舔唇,其实,她也想一并去找九公子。

      苏隐手指缠绕着散落在肩头的长发,语气平和的问冷月,“能在我跟前活着就是你毕生最大的运气,你不但不知足,还想找我的晦气?”

      冷月心虚的摸摸后脑勺,“我又说错话了?”

      苏隐冷眉冷眼的回答——“不止一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